異語 之一 寄生(二)

其實春夢的內容,我真的記不清了。但醒來總是四肢酸軟,疲憊欲死,心口突突地跳,有幾分亢奮,卻有更深的羞恥。

真不明白,我算是念過書的女人,一直很潔身自愛,即使在外走動,也目不斜視。為什麼會做這樣淫邪的夢?

夜裡春夢糾纏,日裡虛弱漸深,食不下嚥。最終我只能喝水,蜷伏在窗下,曬著太陽打瞌睡。外表完好,內在卻漸漸消耗殆盡。

【Google★廣告贊助】

不到半個月,我連梳洗都有困難,一跤跌倒,一口氣幾乎喘不過來,我想,我真的快死了。

真不懂,到這種地步,我還不想死。明明生無可盼,但我就是還想活下去。

哆嗦的爬起來,我扶著妝台坐下,呆呆望著銅鏡裡美麗的容顏,非常陌生。我突然希望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依舊是醜陋的蟾蜍姐,卻可以健健康康的走動,燈下刺繡,閒來整理菊圃,心有所感,可以玩玩丹青筆墨。

將來我會漸漸蒼老,從蟾蜍姐變成蟾蜍嬸、蟾蜍婆。無憾無恨的生老病死。

而不是現在耽一個我不認識的美貌臉皮,夜裡做著羞恥的夢,醒來卻面對自己來日無多的虛弱。

飛快的拭去落下來的淚水,我想划下鏡袱…卻在銅鏡裡看到我身後有個男人。

這一驚非同小可,我猛然轉身,感到一陣頭暈目眩。那個男人扶住我,「朱小姐,莫怕。我是郎家宗親,想同妳商量郎世宗先生的事情。」

他很快的放開手,殷勤的倒了一杯水給我。

我迷惑的看著他,不知道他是怎麼進來的。我家老僕重聽,眼睛也看不太清楚了,但脾氣非常的壞,誰也不能進我們家門。為什麼會放這個陌生男人進來?

他長得非常高,肩膀寬厚,眼神如電。頭髮剪得很短,但髮質粗硬。表情雖然溫和,卻內蘊著隱隱的桀傲不馴。他手裡抓著一頂帽子,身穿長衫。

我不認識他,也確定父親的故友沒有這個人。

「…郎世宗…是誰?你又是誰?」我愣愣的問。

「他…咦?」他仔細的看著我,「咦?怎麼會這樣?」他端詳了好一會兒,兩道刀裁似的濃眉漸漸聚攏,自言自語似的,「莫非我錯了?抱歉,朱小姐,我先告辭。」

他踏出房門,瞬間消失了蹤影。

移真似夢,我呆了過去。

但那天晚上,我就沒做任何夢,終於有了一夜穩眠。

只是第二天,他又來了。

一樣是無聲無息的出現,但這次我就沒嚇得那麼厲害。他依舊客氣有禮,「朱小姐,我姓郎,名七郎。我母親是府城人氏,父親來自犬封。」

犬封。我讀過山海經,但我沒想到裡頭的遺民會走到我面前。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他出現的時候,我會有那種莫名的壓迫感。

因為他不是人…起碼不完全是。

「…郎先生,你二度造訪,到底有什麼事情?」我問。

「我受宗親之託,希望朱小姐同意和郎世宗先生離緣。」他平靜的說。

我有點想笑,並且荒謬絕倫。「…我沒嫁過人…就算不是人也沒嫁過。」

他定定的看著我,眉頭再次皺緊。「朱小姐,我想妳也看出來了,吾等乃異類。人與妖共存於世,自有其規則與秩序。這次是郎家理虧,若妳同意離緣,郎家同意負擔妳往後的生活,並且加以補償。」他將一張產業清單遞給我。

我略看兩眼,不太感興趣的還給他,「不用了,你看不出來?我快死了。我不認識什麼郎世宗…要離緣就離緣吧,你們高興就好。」

「有妳這句話就行了。」他含笑的站起來,「朱小姐快人快語,郎某感激不盡。」

都到這地步,還有什麼值得怕的?「郎先生慢走,不送了。」

他反而停下腳步,定定的看著我。「…朱小姐,妳的權利,郎某會力爭到底。」

我忍不住笑出來。他這個公親倒是作得很不偏心。「謝您心意了。但凡死人,是不用任何權利的。」

「…朱小姐,妳想死麼?」沈默良久,他突然冒出這句。

「我不想。」我乾脆的回答,「但天不從人願,自古皆然。」

他欲言又止,不知道想說什麼。終究還是碰碰帽簷,離開了。

然後,我再也沒有做任何春夢,只是虛弱的速度,變得非常劇烈,我連床都下不了,甚至連水都不得飲了。

我心底明白,就快了。但我沒想到會有如此荒謬之事。

在郎先生拜訪後第十日,我試著下床梳洗,卻重心不穩的滑倒,擦傷了左手。見血處,劇烈的疼痛,冒出了小小的花芽,頃刻就怒放了碗口大的月季花,重重疊疊,香得令人頭昏。

這一朵誘發了下一朵,我痛到慘叫,但迸裂鮮血的花卻開滿了我整個左半身,甚至連房裡的木桌木椅都發狂似的開著豔紅的花,佔據了窗櫺和木門。進來察看的老僕立刻被吞吃了,淹沒在花海,只叫喊了兩聲,就沒了氣息。

這東西…會吃人。心底寒氣大盛,我連忙奪門而出,拖著鮮血淋漓的的左半身。每走一步路,發瘋似的紅花就沿途盛開。村人對著我尖叫,拿出鋤頭和菜刀,卻不敢靠近我。

我…我想不起要害怕,甚至想不起眼淚。我只想在不可收拾之前,能夠逃到深山裡,活活餓死我身體裡的紅花。

就在我視線模糊,搖搖欲墜,氣力即將用盡時,一隻大手緊緊握住我正在盛開血花的左手。藤蔓和花朵瘋長,幾乎將郎先生整個包住。

他指端出現小小的火苗,「…我發現得太晚。朱小姐,恐怕只能斷根了。」

不想死,但也不想害死別人。老僕臨死前的哀號還繚繞在我耳畔。「斷了吧。」

我閉上眼睛。

如在夢中,鮮明帶著花香的惡夢。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