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語 之五 無明(三)

我對阿襄倒是刮目相看,「妳怎麼知道呢?」

「先生帶我去過瀛洲呀。」她歪著頭,「那兒的地仙爺爺還問我要不要留下呢,說他那兒的哥哥姊姊會陪我玩。」

「…跟妳一樣的哥哥姊姊?」我小心的問。

【Google★廣告贊助】

「是呀。」她回答得理所當然,「但他們都好像一直在生氣。我才不要留下呢,我喜歡先生…現在最喜歡姑娘。」她露出無邪坦白的笑。

我的心軟了下來,摸了摸她的頭。想來也是,阿襄跟著郎先生走南闖北的,見識一定比我多(姑且不論她缺不缺心眼),但我沒想到也有煉魂的地仙,還會對阿襄有興趣。

一般來說,不管人間將神仙分成幾品,妖怪的分類就很簡單,就只有天仙、地仙、散仙、妖仙、鬼仙五種。

人身修煉到頂,升天而去的,稱為天仙。到頂卻堪不破大關,只能在俗世混混的,稱為地仙。當然也有速成的,不到頂甘願捨棄肉身兵解的,稱為散仙,但實力就比較差…也聽說過散仙終於悟透成為天仙的。

至於妖仙和鬼仙,就是直接用妖身或鬼身修煉的,但這兩者高下相差甚大,聽說高手級的妖仙和鬼仙,也有被邀上天界或修入天界的,但一般的大約只能在諸仙之末。

但地仙是真的很厲害的,難怪不用遵守吉量城的規矩。

其實我也是想差了。後來城主奶奶說,那是個剛修入地仙不久的的新手,不懂規矩。現在老老實實的作客領玉牌了,只是來尋幾樣天材地寶,也是要照樣遵守吉量城的管轄。

我差點沒笑出來。沒想到眾生跟人間也差不了很多,治安說不定還更好。

「丫頭,那可不一定。」城主奶奶不無自豪的說,「咱們到底是差點成了靈獸的妖族,別的妖城打劫殺人的可多,是咱們別人難惹罷了。一個地仙,沒什麼了不起的。」

當然也是。犬封族組織力強悍,法術和武藝都讓人難以小覷,看郎先生就明白了。但是我住這麼些時日了,也知道吉量的貿易量實在驚人。與其自己花無數時間和精力蒐羅材料,還不如來這兒買賣,節省多少時間心血,這個地位還沒人敢隨便動搖的。

後來阿襄指給我看,我才知道這城裡什麼眾生都有,人類修煉者也不希罕,仙人雖少,但偶有得見。更有趣的是,只在山海經露臉的神民,這兒也不缺。很奇妙的各族和睦相處,偶爾打鬥也在特別的決鬥場,大夥兒愛看熱鬧,我是不愛的。

我在吉量就這麼安穩的住下來,過著一種又熱鬧又安閒的生活。

自己覺得頗好,但附近的奶奶婆婆卻替我抱不平。

「妳家七郎已經兩個月沒見了。」柳奶奶抱怨,「就在這個城裡,有什麼好忙的?還捨不得來看看妳?」

我想了想,「十日前我在廣場瞧見他一次,說了幾句話。」

「…姑娘呀!妳就不埋怨?!」

這…這有什麼好埋怨的?郎先生是很會衡量事態輕重的人。若我快病死,他就會撇開別的來照顧我。若我好端端的,他就得辦更重要的事情。辦完了就會來,辦不完自然就沒空來了。

「妳這丫頭,」柳奶奶無奈了,「男人是要教的…妳就不想他?」

「想。」我點頭,「自然的,我們相識那麼久了。但他有他的事情要忙,我也有我的呀。」

她氣得直搖頭,咕咕噥噥半天。

就算說,別人也不懂。我真不覺得有什麼奇怪。郎先生來訪,我當然是高興的。但天天在一起有什麼意思?自然是久久見一次,才有話好聊。買了那麼多布料,又想做這個,又想做那個。每天還得彈彈琴,省得生疏,又讓阿襄拉著外出去逛,忙得有點疲倦了,還有空去想郎先生來不來?

一直到春初,我才不得不想郎先生的問題,還是被逼著去想的。

在一個春初的下午,我在門首刺繡,抬頭卻看到一個故人。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