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語 之五 無明(四)

「可找到啦!」仙風道骨的老道人對我喊,「妳跟七郎怎麼鑽得沒縫兒,找都找不到人?」

我眨了眨眼,這人,真眼熟…

好一會兒我才想起,這是隻蒼背,說白點就是狼妖。本來想收了我,結果被郎先生一陣暴打,不再敢打我的主意,卻涎著臉攀親帶故,硬認郎先生當親戚。

【Google★廣告贊助】

郎先生也不撕破臉,既然蒼背表示友善,他也就敷衍過去,偶爾會厚著臉皮跟郎先生來討茶喝。

最好笑的是,這是一隻吃素的蒼背,還特別愛喝茶。

「顧道長,我客居在此,沒好茶給你喝。」我笑著招呼。

「誰有那時間喝茶?」他愁眉苦臉,「禍事了!你家七郎呢?他在不在這兒?」

「他應該在本家那兒吧?」我有點摸不著頭緒,「你去犬封本家問問?」

「別提了,我還跟他們小輩打過一架了…七郎不在,去哪他們也不知道。」顧道長急得團團轉,「這怎麼辦,怎麼辦…?」

「先別急,」我覺得事態很嚴重,有種莫名心驚肉跳的感覺,「進來歇歇吧,我連絡郎先生…」

話還沒說完,我眼前一花,顧道長全身一軟,卻沒跌倒。我根本沒看清楚發生什麼事情,他就讓人拿住了後頸。

來的人面無表情,我居然看不出他是什麼…雖然我本事本來就低微。但我卻膝蓋發軟,「大難臨頭」像是長了翅膀,在我腦門盤旋。還來不及想什麼,兒臂粗細的藤蔓已經本能的突襲而去。

那個人動都沒動,只是微微挪了眼神,藤蔓就像是被幾千斤的重錘打中,倏然回返,我被反餽得差點吐血。

「哦?」那人微抬劍眉,「有點意思的先天玩意兒。」他沈下臉,「郎七郎在哪?」

他最後一句話讓我終於把血吐出來了,眼前金星亂冒,血液像是逆流,整個頭都發脹了。

「不關她的事情!」顧道長急喊,「你要找七郎,問我就是!天仙了不起?!欺負一個女人算什麼…」他的話頭突然斷了,眼睛突出,喉頭咯咯作響。

我的心直墜冰窖,一陣陣冒著寒氣。天仙?!

聽見動靜,附近的婆婆奶奶都圍攏過來,我驚覺不妙,趕緊擦了擦嘴角的血。「沒事兒,來找郎先生的,他們這些兄弟,喜歡打打鬧鬧,呵呵…」深深吸了口氣,「兩位請進來等吧,他一會兒就到。」

那人深深看了我一眼,冷笑一聲,拎著顧道長進門了。

我對婆婆奶奶們笑了笑,拎起針線籃,跟著進去了。

大約是郎先生的仇家吧?我不禁苦笑。郎先生真是惹大發了,惹到天仙去。顧道長大約是想來警告郎先生,沒想到被人偷偷跟蹤過來。但不管怎樣,都不能連累別人了…

阿襄嚇了我一大跳,她呆呆的看著那個人,莞爾一笑,「天仙先生,你要掐死老爺子了。別生氣,阿襄泡茶給你喝好不?」

「阿襄退下!」我嚇慌了,「前輩,她只是縷殘魂…」我下半句話沒能講出來,被他看一眼,我的聲音就不見了,連動都動不了。

但我沒想到,他居然就鬆了手,讓顧道長蹦的一聲摔在地上。「茶。」

阿襄疑惑的看看他,又疑惑的看我。我勉強點頭,她笑嘻嘻的轉去後面泡茶。

我想,他是不會對阿襄動手了。我的心稍微寧定了些。

「把郎七郎叫來。」他冷冰冰的說。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