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語 之六 貶仙(三)

那個天帝的「寶貝」,正是之後被貶的蛟靖偷走的。

蛟靖乃是蛟精飛升成天仙,晚了碁宿五千年。蛟靖成仙時轟動一時,被譽為妖族奇葩。

一般來說,人類壽命最短,但成仙最快(相對來說)。所以妖族修煉通常都是先修成人身,然後堪破大關飛升,比起慢吞吞的採捕吐納的妖仙之途,不但快多了,境界上也是另一個層次的。

【Google★廣告贊助】

但水族卻別有蹊徑,譬如蛟蛇魚等,只要直接修龍,就可以用靈獸身分躍升天界,少了一層工夫。

但蛟靖真的天賦異稟,他捨棄簡易的成龍之術,甚至跳過妖仙,以蛟精堪破大關飛升,可見下了多少苦心苦功。

向來不怎麼瞧得起人的碁宿,對這個勵志苦學的後進真是青眼有加,完全不在意出身的人蛟之別。兩個修煉瘋子一見如故,蛟靖也是唯一可以自由出入碁宿住所的仙人。

「這我就糊塗了。」我聽到頭昏,「不是說他們有舊怨嗎?怎麼一開始又很要好?」

「本來我也不懂,後來蛟靖被貶轉世來委託我,我才有點明白。」郎先生喝了口阿襄端來的冰檸檬水,「蛟靖在天上的時候英俊飄逸,可是很多天女愛慕的對象。」

「碁宿老大也不差啊。」我是不懂天界的審美觀,但就我來看,碁宿老大似乎頗有素養,長得也好,「他若肯笑笑應該很不錯…有的女人就愛酷酷的男人啊。」

「朱移,妳喜歡這型的唷?」郎先生好奇的問。

「…我什麼地方像女人啊?」我沒好氣的回答,「有女人會身上冒花冒葉子的嗎?」

郎先生偏離主題的笑了好一會兒,被我催促才說下去。本來兩個仙人極為要好,同止同息,一起修煉。但連碁宿也不明白(當事人憤慨親述),蛟靖漸漸喜怒無常,兩個人常有口角,有幾次還大打出手。

碁宿原以為蛟靖走火入魔,但他又一點事情也沒有,更摸不著頭緒。這個只知道修煉的天仙脾氣暴躁嚴厲,蛟靖無理取鬧的挑釁,他根本不可能息事寧人,只是哥兒們曾經那麼好,難免還念點舊情,沒痛下殺手。

蛟靖讓他打敗多次,每次都回去苦修惡煉,稍有進展就跑回來靜虛山找碴。有回碁宿入宮伴天帝下棋,回來發現他的靜虛山被燒了一半,金母娘娘派來送禮的侍兒被蛟靖禁錮在門口罰站…他終於暴跳起來,將蛟靖打個半死,鎮壓在後花園十年,天天和他隔著花園對罵。

後來還是天帝知道了,訓誡勸導了一番,把蛟靖放了,遠送到東海輔佐龍王才算暫時相安無事。

哪知道三年前天帝為碁宿辦了場盛大的宴會,慶祝他萬年飛升紀念(當事人表示,他根本討厭吃吃喝喝),四海龍王也在宴客名單內,蛟靖也隨東海龍王而來。宴後蛟靖突然發狂,燒了靈霄寶殿的夜明珠,依律當貶。

被刑之前,蛟靖送了封信給碁宿。等碁宿看了信已經來不及了,蛟靖已經入了輪迴。

…什麼亂七八糟的?

「他幹嘛這樣?」我不懂了,「他入輪迴也帶不走啊。」

「所以藏起來了嘛。」郎先生氣定神閒,「他信裡說,碁宿一定知道他藏哪。但碁宿那石頭怎麼可能知道?他翻了一年翻不出來,怒氣沖沖的私自下凡找蛟靖…」

「…蛟靖今年應該…?」我扳著手指算了算,覺得有點頭暈。

「剛好三歲。」郎先生笑笑,「他委託我的時候才一歲八個月哩。我第一次接到這種年紀的委託,真是嚇了一大跳。他說什麼也不想這個樣子出現在碁宿面前,而且還出了很好的酬勞…」

「什麼酬勞?」我小心的問。

「兩百年的修為和福報。落重本哩。」

…為什麼啊?花了這麼多心力、付出這麼大的代價,甚至故意犯天條被貶。什麼也沒得到,不是嗎?

最重要的是,還牽累得我們差點死了!

「我本來也不懂,這些恩恩怨怨似乎毫無條理。」郎先生轉著琉璃杯,「但被貶的蛟靖,花了重金賄賂刑官,讓他轉生為女孩。」

我覺得腦門一暈。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