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語 之六 貶仙(完)

「私下議論天界隱事,嫌活太長?」冷冰冰的聲音從我們身後冒出來。

郎先生噴了一桌子檸檬水,嗆咳不已,我跳起來剛好撞到桌角。那可是玉石桌,痛得我眼淚直在眼眶打轉。

顫顫的回頭,我真想叫媽。

為什麼碁宿老大無聲無息的在背後,他為什麼會在這裡?他是聽見多少了啊?!我、我們…真的能夠活著走出這個屋子嗎?

【Google★廣告贊助】

「碁宿大人!」我將來擦桌子的阿襄往背後一塞,「阿襄是無辜的,吉量城也是無辜的!有什麼事情都是我和郎先生…」

他面無表情的看著我們,一言不發。

郎先生恢復鎮靜,「見過碁宿大人,請坐。」他喚阿襄去倒檸檬水,自己擦了桌子。「碁宿大人怎麼有空來?訪友還是公幹呢?」

我真佩服郎先生這樣若無其事的本領。

僵持了好一會兒,我和郎先生的冷汗都悄悄冒出來了。

我頭回看到碁宿露出冷笑以外的笑容。「哼,小半妖,你不該是犬封家的,奸滑狡詐,比九尾狐還九尾狐!不嚇嚇你怎消讓我在人間亂轉兩年的恨?」

…我心臟本來就不好,現在覺得快罷工了。

「我只是來交代幾句話。」碁宿輕描淡寫的,「若你再見到蛟靖,跟他說,就算是變成女人,也沒用的。男人我還跟他說幾句話,女人我是連正眼都不瞧的。」

…碁宿老大不愧是石頭。這麼乾脆明白的拒絕。

「他未必聽得進。」郎先生輕嘆一聲。

「那是他的事,不是我的事。」碁宿冷漠的說,「就為了他無聊的私憎痴纏,我被御史仙官參了一本。遺失玉璽、無詔下凡、私傷人口…我也被貶了。」

原來天仙也會暴青筋,而且非常可怕,「天帝要我學會收斂神威,下凡思過百年,最重要的是,這百年…」他怒吼出聲,「我不准修煉!」

我知道他已經收斂神威了,但他只是扶著,已經讓我的玉石桌成了粉末,上面的東西當然也一樣都不剩,一起隨風而去。

…天帝,聽說您頗為賢明。你怎麼把這個不定時炸彈貶下凡,不先收掉他一身神力呢?他頓個腳,吉量城就缺一角了,人類城市還想有渣嗎?

郎先生和我相視一眼,看到對方都有相同的憂慮。

但人家是鬥得過帝君的天仙,我們這兩個半妖和妖人,又能說什麼?只能空泛的安慰幾句,郎先生一再的說他「使命必達」。

最後碁宿大人悶悶的離開了,我們倆沈默很久。

「…該替人間先『預修亡齋』嗎?」郎先生搔搔頭,「還是我先去跟地府打聲招呼…」

我扶住額角。

但我們擔心的天災人禍沒有出現。

因為夏末秋初時,悶悶不樂的碁宿大人浪遊了幾個月,說不管是人類還是妖怪,都無聊得要命。不能修煉更是讓這種無聊上升到發瘋的程度。

「就你們兩個小傢伙還有點意思。」他非常大方的在我的客房住了下來。

郎先生沈默了一會兒,拉住我的雙手,「朱移,妳要堅強。」就逃之夭夭去忙他的了。

我想,我不但命犯華蓋,而且一定太歲當頭。

趴在新買的玉石桌上,一動都不想動。

(貶仙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