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語 之七 謫居(一)

之七 謫居

自從叩關之後,我這妖人和郎先生那半妖可說吉量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不管我怎麼分辯,沒有人相信我跟郎先生不是一對。

這種流言終於終止了,但新的流言恐怕會出人命(或妖命)。

傳說我已經移情別戀,還有天仙為我棄天下凡,郎先生敢怒不敢言之類的。

【Google★廣告贊助】

說來說去,都是因為碁宿老大實在太無聊。他無事可做,只好跟著我後面轉。連我和阿襄去廣場逛逛都亦步亦趨的跟著,流言當然如野火燎原,而且妖族想像力向來豐富。

郎先生也覺得流言實在傳得太不像話,硬擠出時間加入逛街的隊伍,流言也從善如流的轉了方向…

兩男一女有很多排列組合,整個呈現大亂鬥了。

我和郎先生都是那種無所謂的人,愛傳去傳吧,哪管得住別人的嘴。但碁宿老大脾氣暴躁,連帝君都鬥得起的人物…整個吉量城加起來不夠他一個拳頭。城主奶奶就把我們叫去囑咐過,要我們好生款待,出任何事都不饒我們。

…我從來沒有這麼想家,真想趕緊逃回台北的屋頂花園。但台北都是高樓大廈,萬一跟來的碁宿老大咳一聲,引起地震,死傷人口真的太多,凡人又不耐打。

我只能悶悶待在沁竹園偏院,乖乖隱居,省得有絲毫風聲吹進碁宿老大的耳裡。買什麼東西都差阿襄去買,這傻孩子跟個八哥似的,聽到什麼就回家重播一遍,我都得把她拖到旁邊去,省得被老大聽到。

等我回到前廊,嚇出一身冷汗。

百無聊賴的碁宿大人,拿起我繡到一半的繡繃,正在繡花。

他果然聰明靈巧,光看也會繡,手工還挺精的…不對!

他是誰?他可是敢與帝君爭鬥的碁宿大人哪!多少天女愛慕的對象…淪落到在我這兒繡花?!讓他保留這個習慣到回天…我不成了天界的罪人了!?

不行,這樣下去絕對不行。我得試著給碁宿大人找點事情做,除了繡花以外。不動聲色的將繡繃拿回來,「大人,你在天界多年,有什麼消遣?」

他想也不想,「修煉。」

能修煉不就大家省心快樂?閉關百年,剛好回天。

「除了修煉,別的呢?」

「沒了。」他嘆氣,「只有修煉我不膩,其他都太簡單。修煉有諸多法門…」成天不語的天仙,一開這個話匣子,就不給人安生。從修煉的心法、口訣、煉器、內丹外丹,滾滾滔滔,沒完沒了。

我想換個別的修道人說不定如獲至寶,欣喜若狂。可惜我像是鴨子聽雷,痛苦莫名。

「…總有別的消遣吧?」好不容易打斷他的話頭,我哀叫。

「無聊。」他閉上眼睛想入定,又睜開,煩躁的嘆了口氣。

…不行,一定要想個辦法。「偷偷修煉不行麼?」

他冷下臉,「天帝就是相信我,才沒褫奪神通,讓我自我克制。我既然答應要反省思過,怎可故意犯法?!」

果然是顆石頭!

「妳還有什麼書可以看?」他嫌棄的看著閱微堂草記,「淨看這些胡說八道。」

我客居在此,怎麼可能有多少書…呀,是了。

翻了半天,終於找到郎先生怕我太悶送來的筆記型電腦。我記得他說吉量城有無線網路(……),外城不知道收不收得到…

等確定網路沒問題,我鬆了口氣。

「這是什麼?」終於引起他的興趣了。

「筆記型電腦。」我發現我不知道怎麼說明給升天上萬年的天仙了解,「…人類做的一種法寶。」

他一臉迷惑,我趕緊打斷,「不重要。總之,這有很多可以看的書…」

坦白說,電腦我只會BBS和開網頁。我是DOS時代開始接觸電腦的,但我不像妖怪們都可以站在時代尖端(這點郎先生就像妖怪了),若不是286時代的電腦要輸入英文指令,我硬學會了26個英文字母,還學了一點英文單字,我是不可能自己去學英文的。

雖然教天仙這種科技產物怪怪的…但我還是盡力了。我只教他開網頁和搜尋引擎,還拼命回憶倉頡的拆字法,設法結結巴巴的教給他。

「行了行了。」他嘆氣,「看妳教我就累了。這麼簡單的邏輯,為什麼到妳手上這麼難…」他看了一遍鍵盤,接著就運指如飛,快速而正確無誤的在搜尋欄打上字。

我啞口無言。天仙的學習能力真是…讓我自慚形穢。

不過只要他有別的事情忙,而不是繡花,就達到我的目的了。

我真的不要再看到他拿我的繡花針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