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語 之七 謫居(二)

抱走那台筆記型電腦,碁宿老大真的安靜下來,起初還聽到咖啦啦的打字聲或滑鼠的聲音,接下去就安靜無聲了。

繡好了一幅前襟,天色已經昏暗下來。雖然我不知道天仙需不需要照明,不過還是起來開燈。

不經意一看,我獃住了。

碁宿凌空盤腿坐著,筆記型電腦自然也是凌空的。他交疊雙手,碰也沒碰鍵盤或滑鼠。但網頁飛快閃過,同時自動輸入搜尋的字,滑鼠游標急移。

【Google★廣告贊助】

我揉了揉眼睛,不太敢相信我看到的。

他像是驚醒,挪了挪眼神看我,「人類的法寶也很厲害呀。但所謂萬法歸宗,跟各類法寶相同,不外是『陰陽』而已。」

只玩了一個下午,他就滔滔不絕的給我上了一堂「電子計算機天仙版概論」。我哪聽得懂什麼零和壹與陰陽,什麼程式語言和符學的比較,我怎麼知道神識要怎樣侵入硬碟和網路…

「…我若聽得懂我就成仙了。」我自嘲的說。

他真正的看著我,「妳想成仙嗎?」

「完全不想。」我很乾脆的回答。

「怕苦?怕累?」他頗感興趣的問,「其實若不追求太高的境界,成仙也不難。」

「就算吞顆仙丹就成仙我也不想。」我把針線籃拿進來,繼續刺繡。

「為什麼?」他追問,「雖然我延了妳的命,痛苦或許減緩。但妳依舊要生活在病痛中。妳不想擺脫病痛?能讓妳徹底擺脫病痛,唯有成仙的脫胎換骨…」

雖然我不太懂眾生之事,但基本知識還是有的。「我這樣子…只能修入妖仙。」

「對,七郎也是。」他點頭。

「或許會有天仙看上我們這兩個小小妖仙,帶我們升天。」我低頭刺繡,「但我不想去掃別人的門口,更不想成仙好方便別人掏我的內丹…或說禍種的內丹。」

我又不是呆子。在人間雖然不濟,我這點小把戲還是可以對付大部分來找碴的傢伙。天界?你開玩笑?隨便哪個端茶倒水的小仙婢都可以掏出我的內丹來玩玩,我是個不完整的妖呢。郎先生那種個性,你說他會願意去給誰掃門口?費那麼大的勁修入妖仙去幫別人看門掃地?別亂了。

碁宿直直的看著我,看得我有點害怕。「妳和七郎不如來跟我。我絕不會叫你們來掃地,如何?」

「…啊?!」

「我先說服七郎好了,妳是個石頭。」他咕噥,繼續把神識侵入電腦中(大概吧),螢幕又開始飛快的閃網頁。

…被石頭說是石頭,情何以堪?

***

一週後,碁宿大人又撿起我的繡花針和繡繃。

我慘叫一聲,趕緊搶回來。「…這是女人的活!」

「哎,人間的知識太少了…繡花可以多消磨點時間。」他滿臉無奈。

「…你都看完了?」我真不敢相信。

「中文的部份都看得差不多了。」他厭倦的嘆息,「其他都是重複的,翻來覆去變花樣。還有魚目混珠胡說八道的…連那個我都看了,妳說說我有多無聊…」他伸手要我的繡繃。

我把繡繃藏在身後,拼命搖頭。所謂急中生智,我想到碁宿之前是天界的棋院士。

「…你以前陪天帝下棋對吧?」

「是呀。」他打了個呵欠,「天帝的棋藝實在是…平均兩百年才可以贏我一盤。幸好他棋品還不錯。」

「那個法寶可以跟別人下棋唷!規則可能不太一樣…但不會差很多。」我把繡繃塞進針線籃,叫阿襄趕緊提走。

碁宿精神一振,也很快的進入狀況。但說真話,網路圍棋的人類對手想跟天仙下…這根本是螞蟻和長毛象的戰爭。

我看他很快就興味索然,還沒等他抱怨,我就決定蟻多咬死象了。

「你又不一定只能跟一個人下。」我哄他,「你可以開很多視窗跟很多人下啊。」

「有道理。」他精神都來了,「這有趣多了。」

…我只希望被他殺得片甲不留的網路對手,心靈不要留下太深的傷痕。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