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語 之一 寄生(完)

本來以為,隱居之後,我就從人世的舞台退下來,但我發現,只要還有一口氣在,我依舊認同人類的身分,我就依舊還在人世之中,不管我隱居得多麼深。

像我救了那孩子,我以為他會嚇得再也不敢回望…但某天早晨,我卻發現門口有束霞草,上面附張卡片,寫著兩個字「謝謝」,連署名都沒有。

傷腦筋。沒有銜環結草,卻送了把花來。但我覺得…今天的陽光,分外燦爛。

【Google★廣告贊助】

這幾天的辛勞,不太算是一回事了。

郎先生說得是,我干涉人家看上的鬼巢,不可能沒事的。郎先生前腳才走,幾個小鬼就砸了進來,往我直撲…

卻掉進我剛畫好的鳥籠裡。

就是這樣,我才比較喜歡做針黹,而不是畫畫。我畫的東西往往留不住。但這次,倒是請君入甕。

這是禍種殘存的妖力,還是我被吃殘以後被激發的天賦,連郎先生都說不出個所以然。但我也的確不用持咒畫符,只要畫好,把圖掛起來就行了。

沒兩天,畫裡的鳥籠重重疊疊的擠滿小鬼,再裝下去恐怕會爆掉。而那術師不斷的派雜碎刺客來,我真的有點煩了。

而且他養了這樣數量龐大的小鬼…一個人絕對供應不上。大約同那孩子相同,騙些無知的人,說什麼開天眼,事實上是弄成個養鬼的巢穴吧。

一怒之下,我將我最大的紙拿出來,取出最大號的毛筆,細研了一缸墨,畫了一個氣勢磅礡的魚網,並且朝上面寫了幾行字:

「昔蛛蝥作網,今之人循序。欲左者左,欲右者右,欲上者上,欲下者下。吾取其犯命者。」

這個典故出自「新序雜事」,是成湯王說的。我雖遠不如他心地仁慈,但也不喜歡殺生過甚。

但這些小鬼真的缺心眼,也說不定不識字。這羅網一開,幾乎一網打盡,刺客日稀…我猜是能派不能派的都出盡了。

隔月郎先生再來,瞧見一屋鬼啾,不禁啞笑。「妳身子就不好了,哪擔這些鬼兒日夜攪吵?」

「中元將近了,到時候拜託一起帶走吧。」我淡淡的說。

「我面子可沒那麼寬,於例不符哪。」郎先生看了看,皺起眉,「傷這麼多無辜性命,耗損多少人福報,就為了一己之私。」他轉頭看我,「交給我處置?」

我點了點頭。

他瀟灑的揮手,「那兒來就哪兒去吧,冤有頭而債有主。」那些小鬼兒化成一群蝗蟲,呼嘯的飛走了。

「那術師還想有根骨頭留下?」我輕笑。

「歡喜作就要甘願受。」郎先生也笑,「愛開天眼不是?讓他開得滿身是眼。」

後來我在一則地方新聞看到了個奇聞軼事。某個「高人」突然長了無名瘡毒,全身潰爛。醫生診斷不出來,哀號數日而死。

看圖片,真是身上沒有塊好肉,開了大大小小的「天眼」。

我莫名被寄生,痛苦莫名,成了這副不死不活的德行,避之猶恐不及。人類卻自找寄生,還幫人寄生,最後因此而死。

不可謂之不奇。

我吃力的將畫軸收起來,上面已經空白無一物。

(寄生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