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語 之三 怒風(二)

我不得不說,現代的電梯真是一項很棒的發明,不然我實在沒辦法爬那麼久的樓梯。當然,計程車也是,打通電話就有車來接了。雖然打這通電話讓我傷了腦筋,但這個純擺設的電話終究派上用場。

想想除了住進來的那天以外,六年來我沒離開過居處。關於這人世的一切,電視看到的還比較多。

以為我的容貌會驚世駭俗,但現在的人修為真不錯,沒人指指點點,甚至我吃力的爬進計程車車時,守衛還來幫忙,細心的等我坐穩才關門。

【Google★廣告贊助】

我說了一個接近醫院的地址,計程車司機點點頭,殷勤的問我是不是要去看醫生。

「…不是,想去買把拐杖。」我笨拙的開口,「原本的壞了。」

「火災是吧?」他莊重的點頭,「水火無情啊。我上回載到一個小姐也是,真是可憐…」他開始暢談他載過的各種奇式傷殘人士,還誇我完整的半邊臉很漂亮,要勇敢走入社會什麼的。

原本不解,中途我才恍然大悟。他在繞著彎子鼓勵我。

…我年輕的時候,誰把臉燒爛了,是前世不修,活該。幾十年過去了,果然社會文明是會進步的。

我淡淡的笑,下車的時候給他一張千元大鈔,堅持不用找。他很開心,我也很開心。「這樣不好啦,要不,妳要回家的時候,再叫我的車?」他遞出名片,質樸的臉孔露出粲然的笑。

其實真的不是什麼大錢。舉凡金銀財富,越不需要的人反而會越多。我根本用不著,但郎家當年賠償給我的產業,郎先生管理到後頭,煩了,通通脫手,成了我銀行簿子裡的一行數字,後面足足有九個零。

去年年初郎先生給了一捆錢讓我收著,我用到現在還用不到三分之一,何況只是張千元大鈔?

但我還是收下名片,道了謝。一跛一拐的,慢慢的走入小巷。

這家小店在眾生間赫赫有名,其實不是做拐杖的。但我也看不出魔杖和拐杖有什麼不同,郎先生又給了我這家小店的地址。

年老的師傅正在專注的擦拭一把小小的杖,從眼鏡上緣看著我。「要什麼?」語氣很不客氣。

「我需要一把拐杖。」我將郎先生的名片遞給他。

師傅接了過去,看了看名片,又沒好氣的瞪著我,「妳就是七郎養的禍種?老兒從來不是做他媽的拐杖的!偶爾幫他做了一把,倒都成了我的事情!原本那把就算用個幾百年也不會壞…」

默默的,我將被我折斷的拐杖遞給他。

師傅一跳老高,慘叫出聲,「我的傑作啊~~這是上好梨骨烏心木啊~~」然後一串子聽不懂的話。

從語氣的慷慨激昂聽起來,應該是飆粗口。

他罵到開心了,才停了下來,老實不客氣的敲了一大筆工錢。我也沒還價,金錢對我沒什麼意義。

這麼昂貴還是有價值的,他答應作好會送來給我,我就省了一趟了。即使幾步路,我也覺得疼痛難忍。

師傅也好心,借了根純鋼的給我。千交代萬交代,要我別又折了。

雖然不太趁手,但終究有個代替品。我回去的時候腳步就比較輕快,不那麼痛了。

但我才走出巷口,心底就有種強烈不妙的感覺。

對面車道一輛聯結車,突然失控的撞過來。我所在的地方是醫院附近的人行道,來往行人極多,而聯結車頭上,一個活像無毛猴子的老頭張開無牙的口不住狂笑。

猛然被扯到一旁,聯結車轟然的撞上大樓牆壁。那老頭恨恨的啐了一口,消失了。

「…我還以為只有七郎會惹麻煩哪。」老師傅鬆了我的胳臂,「怎麼連他養護的花也是。」

我道了謝,愣愣的。這個時間靠近中午,車水馬龍,行人密密麻麻。這起可怕的「車禍」傷了不少人,造成連環追撞,甚至有人死了。

剛載我來的計程車司機,不知怎地,也在這團混亂之中。他的手無力的垂在破掉的車窗外。

我跛著走上前,用力扯開卡死的車門,「…司機大哥,別睡,睡了就別想醒了。」

他似昏非昏的抬眼看我,「我要去接寶寶。他…他放學了,該去接他了…」

救護人員將我擠開,將他抬上擔架。

「小花兒,別插手人世。」老師傅跟上來,低低的說。「斷了塵緣,就不是這世的人了。」

幸好這杖是精鋼製的。我想。不然非讓我弄斷不可。

「不來惹我,自然是這樣的。」我淡淡的說。心底的火苗越來越旺,洶湧狂暴,「惹了我,那就難說了。」

我轉身就走。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