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 第五章

第五章 我的眼睛還沒瞎。

湘雲會玩網路遊戲,本來就是讓其翼硬「魯」魯來的,之後是碰巧認識了一大堆朋友,也就無可無不可的一直包月下去。當然,她的好友名單同家徽的人比較多,卻不是她對武田家有什麼認同,而是因為這群很搞笑的人剛好是武田家的,其翼也是武田家的而已。

她對日本的歷史可以說是一片茫然,甚至什麼是「大名」,都讓葉隱解釋到想扁人。要一個對日本戰國的認知等於一片空白的女生有什麼認同感,真的也困難了些。

【Google★廣告贊助】

湘雲最熟悉的也只是貢獻腰帶的陰陽師老大。那個老大很酷,結束對話的時候都會很酷的說,「打擾看書。」

就在某個手指抽筋的夜晚,她想去捐腰帶卻誤點了一個任務選項,得送信給齋藤家的一個npc。

齋藤家?這個她知道。葉隱和其翼常常帶她去稻葉山組隊,稻葉山就是齋藤家的城市名稱。

每天這麼跑來跑去,怎麼可能不認識路呢?她自信滿滿的跑過信濃,很平安的抵達稻葉山。這是小事嘛,自己來就可以了。她不認為需要跟忙著把妹的其翼和洗澡的葉隱報備。

看了看任務內容,她開始在大街小巷尋找「齋藤道三」這個NPC。跑遍了不小的稻葉山,她沒有找到。難道是轉視角的時候遺漏了嗎?她決定反方向跑了一遍,還是找不到。

怎麼辦呢?只是找個npc而已,居然會找不到,這讓葉隱和其翼知道,一定會笑她的。

為了榮譽(?),她又細心的找了第三遍。結果還是沒有。

看著人多到會鬼打牆的稻葉山…她決定還是問一下好了。信on的玩家都很友善,一定會有人願意告訴她答案的。

「請問…有人知道齋藤道三這個npc在哪裡嗎…?」她使用廣播頻道問了。

馬上就有人回答了,信on的玩家果然很熱情。但是她接到的密語卻是這樣的。

「…」

「……」

「…………」

幹嘛一直點啊?用點的她就會知道嗎?來個說人話的好嗎?她不死心,又喊了一次,「請問有人知道齋藤道三這個『npc』在哪裡嗎?」

這次她接到更多的密,更多的點點點,點點點,點點點點點點點。是怎樣?就是不知道才要問啊!問個npc需要這樣的點點歧視嗎?終於有人幽幽的密她,不再是點點了。

「齊藤道三,等級一,一體…」還指了方向給她。

拜託,她現在會分npc和玩家了好不好?而且她要找的是「齋」藤道三,不是「齊」藤道三。這個齊藤道三明明是玩家好嗎?

「請問有沒有人知道齋藤道三這個npc…」

「呆雲!」看不下去的國眾密她,「齋藤道三在內城的城堡裡面啦!真的是呆呆的呢…」

為什麼呆?難道是我洗頻還是問了什麼笨問題?我也只是想要知道npc的位置啊!

她滿心疑惑的進入稻葉山的內城。雖然她對日本歷史很茫然,好歹也升到侍大將了,她也知道內城可以打TD,各國的大名也住在這邊。只是她升官的時候,武田家都在打仗,每次遇到的都是代理城主而已。

但是一個任務npc怎麼會在內城呢?應該是有名字的警衛之類的吧?她耐著性子找遍了整個內城,點了很多npc,都被無情的驅趕…

「外國人不要在這裡鬼鬼祟祟!」「看妳的樣子,就算被殺了也不能有怨言吧!」

真是的,她只是想要送信而已啊!

滿肚子疑問的闖進了大名的房間,赫然發現,「齋藤道三」就站在主公的位置上。湘雲對著螢幕張了好一會兒的嘴。

齋藤道三先生,那是主公的位置欸。代理城主還只有在打仗和妖魔陣的時候可以站一站…你站在那兒,不怕被殺頭嗎…?

過了幾秒鐘,湘雲的臉孔發白了。老天…難道…難道齋藤家的老大就是、就是…就是齋藤道三?

她轉頭抖著聲音問正在努力虧妹的其翼,「…齋藤家的老大叫什麼?」

「妳說大名?」其翼只顧埋首打字,連頭都沒抬,「齋藤道三啊,不然勒?」

「…謝謝。」她趕緊把信送一送,飛奔回甲府解任務,並且祈禱全稻葉山的人都在掛網,沒人注意到這個小插曲。

所謂紙包不住火,她把齋藤家的主公當成任務npc的笑話很快就流入了其翼和葉隱的耳朵裡。

其翼笑倒在鍵盤上,葉隱只覺得太陽穴不斷鼓動。有這種親友團兼室友實在是夠了!「妳好歹也玩了三個多月!連齋藤家的老大都不知道?妳是玩到那邊去了啊~我問妳,妳該不會不知道武田家的老大叫什麼吧?」

這…湘雲不大自然的將臉轉旁邊,「…不是叫做武田不辣嗎?」

「最好是武田不辣啦!」葉隱的青筋通通浮出來了。

「這很正常嘛,」湘雲想要硬凹,「就像伊賀的老大叫做『伊賀忍一忍』,雜賀的老大叫做『雜賀魚』之類的都很正常嘛…」

「妳再掰啊,再掰啊~」葉隱的青筋有蚯蚓粗。

「最少我知道上杉家的老大叫什麼!」哼哼,組隊的時候,上杉家的朋友說過呢,「他叫做上杉信謙對不對?」

「…我該高興妳沒說上杉牙籤嗎?」葉隱跳了起來,「上杉謙信!謙信!天啊~妳這三個月是玩到哪裡去了~」

其翼已經無力的從電腦桌滾到地上捶地大笑,奄奄一息。

從以上的故事就可以知道,湘雲對國家認同度低到等於零。所以她一直覺得家裡那兩個熱情又認真的討論國家前途的男生很無聊…但是同樣被魯來的葉隱,卻非常認真的加入護國軍的行列,熱血的幾乎會沸騰。

這該說是可愛還是愚蠢,她真的很難說明。但是打仗的時候,她還是會被拖上戰場。

坦白講,打仗真是無聊的馬拉松。她也很不明白為什麼敵國喜歡搞投票部隊影響外交好開啟戰端,甚至在巴哈發戰文激怒對手,還很細緻的搞了間諜哩。

這些心思拿去現實生活,搞不好已經出人頭地了。

「搞這些花招有什麼用?」湘雲很不解,「履歷表可以寫『日本大一統、XX家家老』嗎?」

葉隱被她問得語塞,「啊,網路也是另一種現實,妳女孩子不懂啦。想出人頭地,手段是一定要用的啦。」

「那你們為什麼不用?」

「喂!做人要有品好不好?現實就夠骯髒了,妳逼我在虛擬也得如此啊?!」

這種邏輯真的很詭異。不過她早就放棄教育這兩個熱血到血會滾的男生了。

***

湘雲到公司快半年了,公司的同事和她相處的不錯…但是僅限女同事。大家有些可惜的發現,雖然擁有這樣美麗的容顏、溫和的脾氣、嚴肅的工作態度…但是湘雲對所有男生卻保持一個寬闊而禮貌的遙遠距離。

真是可惜了這樣的相貌身材…總是包得跟粽子一樣。可憐她還沒二十五呢,即使是夏天,她也穿著薄薄的長袖襯衫,裙子也永遠是中庸裙,包得風雨不透。

即使相貌好,無疑的,湘雲將來大約會成為老小姐、老姑婆。同事們都私底下推測,湘雲可能是在愛情上受了傷,所以才討厭跟男人接觸。因為向來脾氣溫和的湘雲,只有女同事因為失戀而哭泣的時候會大發雷霆之怒。

「什麼?!」湘雲向來嚴肅平靜的臉頰湧起了憤怒的紅暈,「因為妳胖了三公斤那男人要跟妳分手!?這種爛男人死死好啦!應該先催眠,太極集氣五次,一發真太極送他上西天!然後用轉生一把他救活以後,再破鎧破刀破蛋蛋凌遲他一千遍!讓他永世不能超生!這種廢物應該直接送去餵可魯,活著只是浪費糧食啊~~」

(雖然聽不懂她在念什麼…但是充滿黑話的憤怒好兇惡好可怕啊…)

「他、他也沒有那麼壞啊…」失戀的女同事膽戰心驚,害怕湘雲真的去把她的前男友碎屍萬段,鬧出人命之類的。

「不過那個黑色馬自達呢?」同事們聚在一起八卦的時候,有什麼這麼疑問著,「那個黑色馬自達也不是嗎?」

「不止黑色馬自達喔。」有人凝重的提出新情報,「還有輛白色Dio喔。」

在分秒必爭搶九點整打卡的人群中,黑色馬自達會像摩西分開紅海,緊急的在大樓門口停車。

「跟你說過我上班會遲到!一大早把我拖起來忙到現在!」湘雲憤怒的踹車門,「以後再一大早把我吵醒,我一定…」

「妳踹?妳還踹!」非常有型的帥哥從車窗裡探出頭來,「踹壞了我的車門,晚上當心我給妳四連擊!」

「四連擊…啊…」同事們心裡冒出這句感嘆。(喂喂喂!你們怎麼想到那麼邪佞的地方去?!)

有些黑色馬自達沒來,會有個俊秀的帥哥騎著白色Dio,將湘雲送到公司門口。

「認識你真是倒了八百輩子的楣!七早八早把我吵起來幹嘛?!你居然偷開我的門…女生的閨房是隨便你進出的嗎?!」湘雲憤怒的踹著Dio的車殼。

「幹嘛這麼兇嘛…」俊秀帥哥盈盈欲淚,「妳再這麼兇,晚上我不幫妳補精氣囉…」

補精氣補精氣補精氣…是補什麼精氣…啊?(喂喂喂,你們怎麼越想越邪惡啊?!)

「…他們兩個…都是妳男朋友嗎?」八卦的同事終於忍不住問她了。

「不是啦!」湘雲吼了起來,「我眼睛又還沒有瞎!他們兩個都是我的室友啦!」湘雲真不懂這些人怎麼會這麼認為。很明顯不是嗎?哪有感情這麼差的情侶?

「那…你們幾個人住在一起?」八卦是人的天性,又是這麼驚世駭俗(?)的八卦。

「就我們三個啊。」

哇…住在一個屋簷下的三角戀愛!居然沒有發生喋血事件,會不會太神奇了?

「他們…相處的怎麼樣?」同事們瞳孔放大,興奮得要命。

「還…不錯吧?」湘雲看了看騷動不已的女同事,是思春期的關係?「妳們對那兩個草包有興趣?需要幫妳們介紹嗎?」

「不!君子不奪人所好!」女同事們異口同聲,「跟他們…一起,應該很辛苦吧?」

「對啊,」湘雲有點感動,終於有人知道她的辛勞了,「跟他們一起玩真是有夠累的。」

一起玩一起玩一起玩一起玩~~真是太令人羨慕了!和兩個帥哥一起「玩」~

(你們是想到哪裡去了啊…)

雖然這樣的戀情(?)有點背離世間的常軌,但是,這不正是少女漫畫才會出現的情節嗎?!深愛著對方,三個人痛苦又歡愉(?)的共同生活在一起…搞不好連「睡」都「睡」在一起…

說不定那兩個帥哥愛著湘雲之餘,也彼此相愛著啊~(這段是腐女們激動的內心OS)

還有比這更華麗、更激烈,痛並且快著的悲戀交響曲?!難道不該為他們的勇氣、愛與希望,寄以無比的祝福?

(只能說,你們實在想太多了…事實根本不是這樣…)

當八卦傳遍了公司以後,悲傷的主管們默默收起準備幫湘雲相親的打算,女同事和大部分的男同事都默默的對他們祝福。

但是你知道的,這社會上總是有些敗類想趁火打劫。

某個晚上,湘雲煩悶的站在公司樓下,沒好氣的看著手錶。向來準時的葉隱居然遲到了十分鐘,她開始有點擔心了。

正要撥手機給他的時候,紅牌業務的車停到她面前,嘻皮笑臉,「唷,湘雲,還在等男朋友啊?」

就跟你們說過不是男朋友…而且,請你叫我秦小姐。我跟你很熟嗎?不過是打過幾次照面。

「不說話?」他下了車,走向湘雲,「別這樣嘛…我送妳回家,如何?我的車可是比馬自達好幾百倍呢!」

「不用了,謝謝。」湘雲冷冷的回答。

「別這樣嘛,我們不是同事嗎,要好好相處不是嗎?」紅牌業務靠近她,低低的說,「反正妳也很會玩吧?妳要不要試試看?我也是很勇猛的喔…」

怎麼搞的?信ON有這麼紅嗎?大家都在玩?但是她真的討厭別人靠她這麼近。

她美麗的眼睛露出冷冰冰的兇光,「滾。」

「妳別跟我奧梨子裝蘋果…」那傢伙試圖要抓湘雲的手臂,湘雲的皮包已經砸在他臉上了。

「妳居然打我!」狂怒的男人揚起拳頭…

「你想對我們湘雲怎麼樣啊?!」一聲暴吼,像是平地響了聲雷,葉隱從車窗口露出獰惡的臉,在黯淡的路燈下,宛如修羅。

「少管老子的閒事!」業務的聲音卻漸漸軟弱,驚恐,兩腿開始無法控制的發抖。

那個像是混黑社會的男人從車子裡頭走出來,還拿著沈重的拐杖鎖。「說說看啊!你想在人來人往的街頭對我們湘雲怎麼樣啊?!」

那把沈重的拐杖鎖像是武士刀般指過來,真正可怕的不是拐杖鎖,而是那男人全身洶湧的怒火和氣勢。

如果現在他一面說「殺生為護生、斬業非斬人」一面拿拐杖鎖「斬」過來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事後嚇得失禁的業務發誓,那個黑道份子的背後浮現了猛虎的雄壯影子。

(先生…你只是嚇到產生幻覺吧…)

鄙夷的看了看跪在地上發抖的男人,葉隱將拐杖鎖扛在肩膀上,「呿,比其翼那死娘炮還沒用…哎唷!」冷不防他讓湘雲皮包打中了背。

「你遲到了!」湘雲氣得要死,「你遲到了十分鐘!是不會先打個電話給我喔?我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情!」

「…跟妳說過我反對暴力!」這女人的背包是擺石頭嗎?超痛的…「有人出了車禍塞車嘛!我不是盡快趕過來了!遲到十分鐘幹嘛報備…」他瞥了那個還在抖的男人,心裡有點後悔,「好啦,以後我一定會打電話。上車啦!」

「知不知道我也會擔心啊!笨蛋!」湘雲一面罵一面上車。

「災啦災啦,吼,妳很煩欸。」氣勢十足的葉隱在湘雲面前就氣餒了,「我被揍是一定要還手的…」

「等等來道場啊!」湘雲美麗的眼睛露出兇光,「來PK啊!」

…誰受得了陰陽道的真太極啊…他不想去道場丟臉,死其翼會在旁邊笑出眼淚。練到那麼強幹嘛…葉隱嘀咕著,練到這麼強會嫁不出去。

(這位先生,兩者沒有絲毫關連性好嗎…?)

回到家,葉隱跟其翼講了剛剛發生的事情,其翼皺眉了。「以後你來不及去接湘雲跟我講,我去接她好了。」

「也只好這樣了…」

「拜託,我也有機車好不好?」湘雲發牢騷,「你們不要這樣接來送去好嗎?我對同事都不知道怎麼解釋…」

「不行!」「妳別想!」這兩個男生一起吼了起來。

千萬不能讓她自己騎機車上下班…光想到就會兩腿發軟。她是怎樣平安活到今天的…

為什麼這兩個男生這麼有志一同的反對…其實是有很凝重的原因。若不是其翼跟湘雲借過一次機車,他們永遠都不會知道湘雲的祕密。

湘雲到台中以後,買了一輛黑心二手機車。其翼跟她借機車出門…發現那輛可怕的機車不但龍頭向右嚴重傾斜,輪圈是歪的,機油好像從來沒換過。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煞車有跟沒有一樣。這種車…到底是要自殺還是要殺人用的,他實在搞不懂啊!

悄悄的把車牽去機車行修理,又悄悄的牽回來。但是第二天,湘雲抱怨機車不好騎…

他們才發現這個可怕的事實!湘雲她…她事實上不會騎直線!看著她一面騎一面逼近快車道,然後猛然拉回方向騎回慢車道,如此循環…停紅路燈時,她居然將煞車猛然一按,整個人差點飛出去,才停下來。

這兩個冷汗涔涔的室友面面相覷。

「…湘雲,」晚上她回來的時候,葉隱開口了,「我順路送妳上下班吧。這樣早上團練後妳才不會遲到。」

「你不順路吧?」湘雲奇怪的看著突然好心起來的室友。

「從今以後就順路了!」葉隱太陽穴爆出青筋,「拜託妳讓我載吧!」

「葉隱沒空的時候,我載妳去吧。」這次其翼也站在葉隱這邊。

「我自己可以上下班…」

「不行!」這兩個男生一起喊了起來,「拜託妳讓我們接送吧!!」

每天接送和白包比起來,接送比較划得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