歿世錄 第六章(三)

當然,我很感激,在畢業典禮的時候,他們非常安分,但這這安分慢慢的沸騰,焦躁,等我代表班級上去領畢業證書的時候,終於爆發了。

他們又是吹口哨,又是鼓掌、叫好,而且完全沒有常識的喊…「安可!」

【Google★廣告贊助】

…這不是演唱會現場。

我的臉整個發燙,匆匆的和校長握手,連忙逃下台去。腦袋好像有幾千斤,抬都抬不起來。

「…好熱情喔。」我們班上的女生神情很一致的陶醉,「他們有沒有女朋友?有沒有?…」

…別問了。

但你若認為這就是災難,那就錯了。真正的災難還在後面。

不知道從哪兒流傳的復古流行,聽說是最近演的偶像劇吧…女學生會去索取喜歡的畢業學長鈕扣,而且是外套第二個鈕扣。

這種莫名其妙的流行一點道理也沒有,而且叔叔們也不是畢業生。這群花痴麻瓜女生一湧而上,七嘴八舌的索取他們的鈕扣。

這、這很危險吧?

「喂!妳們不要亂來啊!」我尖叫。

「年輕女孩的氣真舒服呢…」一郎很陶醉的深吸一口氣,露出色咪咪的笑容,在誘拐一個未成年少女。

「一郎叔叔,我不要幫你寫報告書了!」我將那個傻瓜少女推開,惡狠狠的對他說。

他哀怨的到牆角畫圈圈,我繼續想辦法把災害降到最低。

好不容易連哄帶騙,又恐嚇又哀求,儘可能維持住秩序,點來點去,發現少了一個。阿默呢…?危險指數最高的阿默呢?!

我替他寫過上打的悔過書,悔過的內容通常是屍體損毀和人質傷害。當然他也不是啃很多…就手臂或大腿咬掉一口。

我趕緊拿下眼鏡,看到他在花陰下,舔著嘴唇看著迷得暈頭轉向,連自己姓啥都不知道的小女生。

「住口!」我氣急敗壞的大叫,「別咬下去,那是我同學啊~」

他鼻子獰出怒紋,「別干涉我處置食物!不然我就吃妳代替!」

…別在我學校鬧亂子,我還想在這兒上學啊!趕緊將他撞開,那個小女生居然還瞪我,大發嬌嗔的問我是誰。

我是誰?我是來救妳這麻瓜的倒楣鬼!

來不及回話,我已經讓暴怒的阿默抓住,他大吼,「吃了妳!」

冷冰冰的聲音劃破這團混亂,「不是告訴過你,林靖是我的嗎?你想死?」…柏人來幹嘛?他不是出差中嗎?!

那個白癡小女生居然雙手緊握,「為了我打架欸…好浪漫喔~」

…說她是白癡,一點都不虧。

在我又哭又叫,和聖叔叔的強力干涉下,終於平息這團混亂。我啜泣著,所有叔叔的外套都沒了釦子,連聖叔叔都不例外。唯一外套完整的,只有遲到的柏人。

但他和阿默的臉可不太完整,兩個人臉上都有淤血和擦傷。

「你們是來幹嘛的啦。」我氣哭了,「還打架…怎麼這樣啦…」看柏人那張淤血的冰箱臉,越發有氣,「你不是在上班?」

「我蹺班了。反正只是例行檢查。」他掏出手帕亂擦我的臉蛋,「哭什麼?」

「他們只是想要慶祝妳畢業啊。」聖叔叔拍拍我的肩膀,「大家一起照張相。」

我愣了一會兒,不太自然的轉過頭,「…我不喜歡照相。」

「因為人會一個個消失?」柏人點了煙,唇角有些血漬。「沒錯,每個人都會消失,生離死別,在所難免。」他將我拽到最中間,「但是,妳還是得照。」

我看著有些不好意思的叔叔們。他們…沒有參加過這類普通人的活動吧?他們興高采烈的換上西裝,忐忑又興奮的來參加畢業典禮,而我…卻跟他們沒什麼關係,他們卻這樣用心的愛我。

我比之前還想哭,但反而擠出笑容。

後來我凝視著這張照片,這成了我最寶貝的寶物。特機二課的叔叔不太自然的對著鏡頭傻笑,伸出兩個指頭,對著鏡頭說「Ya!」一副傻兮兮的樣子。

我是這群傻兮兮的大叔們一起疼愛到大的。以後不管會消失多少人,我都沒有忘記過他們的名字。

他們都是我親愛的「爸爸」。是我這個貧窮、殺掉親生父親也要活下去的孤女,終生的親人。不是他們的寶貝愛護,我可能早就背棄一切,墜入深淵了。

這是我們的「全家福」。特機二課的全家福。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