歿世錄II 第七章(二)

妹喜的焦躁卻節節升高。原本以為會輕鬆攻下的圖書分部,卻遇到如此頑強的抵抗,真是始料非及。

她向本命求援,但本命卻遭逢禁咒師的追殺,自顧不暇,要她自己想辦法,還責備她辦事不力。

這群該死的書生!

【Google★廣告贊助】

她搜尋那隻怪物已經半年多了,找到心浮氣躁。紅十字會已經讓她的教徒們滲透了,卻依舊遍尋不獲。直到她發現自己的盲點。

真正掌握一切資訊的,並不是紅十字會,而是夏夜的圖書分部。而圖書分部並不直屬紅十字會,守備薄弱,但各圖書分部卻有他們獨特而堅固的網路系統,想要竊取情報接近不可能的任務。

而且這群該死的學者幾乎是一致的頑固,她的「福音」根本無法影響他們。

然而這世界越來越排斥她,她的力量越來越弱了。哼,反正三界早就殘破不堪,她根本不希罕這個這個殘花敗柳似的世界,就算現在周朔求她成仙,她也不要了。

健康而完美的世界多的是,她只需要一個可以穿越通道,抵達其他異界的工具,這個醜陋的怪物就是她唯一的希望。

當初發現這隻怪物居然可以透過通道逃脫的時候,她是多麼狂喜。但她太心急了,穿了她的琵琶骨,結果失去操控語言能力的怪物,也同時失去穿越通道的天賦。

十年,她花了十年想盡辦法激發這隻怪物的潛能,無數苦心。但她得到什麼?做為生財工具的海盜居然為了一點點錢把她賣了!結果連交易都還沒成功,落到最棘手的紅十字會手中!

結果她還是逃脫了,恢復的能力卻還是不歸妹喜所有。

就算拆了這個世界,她也要找出那隻醜陋的怪物。所以她選擇看起來最薄弱的華文圖書分部,等把這群蠢學者殺乾淨了,她就算把整個圖書分部翻過來,也要找到那怪物的下落。

她是我的!

但這個時候,妹喜還不知道,她要找的目標近在咫尺,並且驚恐的看著她,甚至「看到」她所有的想法。

十三夜只覺得喉頭乾渴,她失神的低頭想了一會兒。轉身奔下樓梯,接近本能的找到正在裹傷的明玥。

戰鬥已經持續了一天一夜,明玥顯得疲憊,臉頰上還帶傷。

不該這樣的。十三夜抓著她,「…她要我而已,讓我去。」

「什麼?」明玥皺緊眉。

十三夜喘了一下,急促的將她「看到」的部份說了一遍,「讓我去!不要再有死傷了…」

「住口!我怎麼可能讓妳跟小曼一樣…」明玥變色,「妳當我們是誰?強盜搶錢可以給她,搶家人可以給她?不要侮辱我們!」

「但、但是…」她哭出來,「都是我害的…」

「我叫妳閉嘴。」她氣息粗重,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他們炸斷了幾個要道,援軍才開不過來,已經在搶修道路了!整個東部…幾乎沒有駐防軍隊,他們才敢柿子挑軟的捏。我要讓他們知道,我們不是好惹的。把妳獻出去?我們臉要擺哪?還有,妳給我記清楚,妳又沒做什麼,為什麼都是妳害的?別逼我把妳五花大綁泡在泉水裡清醒!」

十三夜瞪了她一會兒,無力的摀住臉。「…我只會拖累你們。」

「誰說的?妳可以幫我照顧師傅。她主陣壓力很重。」明玥深呼吸幾下,「有萬一的時候,妳要保護她。」

她抄起月光,又踏風而去,投身入激戰中。

我要保護師傅。十三夜抹去眼淚,握緊懷裡的匕首,走到湧泉前。水曜依舊保持著相同的姿勢,和泉水同步,顯得非常脆弱。

咬著唇,十三夜輕撫胸前的十字架,低聲祈禱。

聖還沒有回來,不知道是不是遭逢了無蟲軍。嚥了嚥口水,她決定不要煩惱這個。

遲疑的抬頭,她發現,在黑暗的虛空中,她又能「閱讀」到什麼,卻不是她想知道的。

龐大的蜈蚣從天而降,那是無數無蟲所匯集,宛如天災般,正在破壞水曜生命維繫的結界。

「別想…你別想!」所有的恐懼和害怕都化為憤怒,她對著天災似的巨大無蟲怒吼,「有我在,你別想!」

這是第一次,她自主性的妖化,雲從風生的飛騰於空,像是一隻憤怒的人身紅龍。無視結界的破空而去,並且抓破了無蟲的眼睛,讓他崩潰了一小部份。

這不是純粹的「無」。她模模糊糊的領悟到。當無得到智慧和狡詐,就已經滲入了「存在」,也就是相對的「有」。

不再純粹,就不再擁有絕對強大的力量。

「fire!」她張口。

熊熊的天火從她嘴裡噴湧而出,襲上了巨大的無蟲。被烈焰灼燒的無蟲發出尖銳的慘叫,反過來捲住十三夜。

天空一片紅光,像是天堂的焚毀。

好痛。蜈蚣般的聚合體幾乎將她壓碎,而匯集的無蟲咬得她遍體鱗傷,雖然她的尖刺也穿透聚合體。

她從來沒想到會這麼痛,她畢竟罕於戰鬥。但被無數無蟲啃噬…被焚燒的不過是一小部份,她覺得她會死,被數不清的無蟲一點一滴的吃掉。

但聚合體卻鬆開她,發出更尖銳的慘叫。她差點墜落,不純熟的穩住自己,點點滴滴的血從細小的傷口潸潸而下。

但聚合體卻扭曲顫抖,和她接觸過的地方腐蝕擴大,像是被濃鹽酸潑過。

…是我的血嗎?她驚愕的看著自己的手。剛剛她摀住額頭,滿掌的血。她鼓起餘勇,笨拙的撲上去,將血抹在聚合體頭上,那隻巨大蜈蚣痛苦的擺首,將她撞上北塔,坍塌了一部份的城牆。

好痛,真的好痛。

但她蜿蜒的爬出石堆,深深吸了口氣。我不怕無,我不怕。要怕我的是他才對,他怕我的血。我並不是血清製造體,我可以做什麼的。

我是怪物,但我也是人,可以做什麼而不是等人救的人。

「fire!」她又怒吼的噴出天火,將巨大蜈蚣逼離城牆,然後飛騰於空,有些不穩的。

她覺得虛弱。或許十三夜的血是無蟲的剋星,但她體內的血有限,而無蟲則無窮。所以她不再撲上去,而是在巨大蜈蚣的周圍飛繞盤旋,並且不斷噴著天火逼退。

但像是無蟲看穿了她的念頭,巨大蜈蚣開始分解,像是邪惡之霧般籠罩而來。十三夜只能噴著天火對抗,但火力越來越弱,她也開始陷入絕望了。

就在她強迫自己面對自己末日時,突然湧起令人睜不開眼睛的強光,像是太陽出現在午夜,照亮了漆黑長空。原本就帶有厭光性的無蟲重新聚集對抗強光,卻被巨劍劈碎。

張開六對烏黑翅膀,聖挽住虛弱的十三夜,「抱歉,我來遲了。」

她大大喘口氣,不禁淚流。「我以為見不到你最後一面。」

聖想回答,卻被巨大蜈蚣撞得一偏,十三夜怒火陡生,尖刺宛如長矛刺穿巨大蜈蚣,並且伸手抓住聖。

他的妖化漸漸消失。真是兩難。使用神敵的天賦,他就不能使用聖光,而且會失去理智。使用聖光,他就不能變身。

「妖化我來就好。」十三夜輕輕的說,「你做你該做的事情。」

那一夜,對無蟲軍來說,都是可怕的一夜。噴著天火的人身紅龍和她身上發出嚴厲白光的聖騎士,不但斬殺了他們神聖的巨大無蟲,更氣勢萬鈞的在大軍之上肆虐。

在殘軍之前,人身紅龍和聖騎靜靜的看著他們,和妹喜對峙。

「想要我?」十三夜語氣寧靜,「那就追來吧。」他們悠然往北飛去。

妹喜瞳孔緊縮,命令殘軍全力追擊,沒留下一兵一卒。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