歿世錄II 楔子

楔子 被文字鎖鏈的墮天使

聖正在打磨眼鏡。

自從劫後歸來,他的金髮滲入了不少白銀,臉上也增添了幾條皺紋。但他是聖,是充滿光的男人,是特機二課的隱領袖。即使特機二課戰死大半,他還是重新召募了新的組員,即使這些裔或特裔比起之前陣亡的同袍更會惹麻煩。

【Google★廣告贊助】

他還是沈默的撐起幾乎毀滅的特機二課,依舊在第一線戮力於消滅所有的危險。

但他最喜歡的時光,還是這樣靜靜的打磨鏡片,為他倖存的夥伴和親愛的小朋友。

他們一定要搞到這麼華麗嗎?聖無奈的搖頭苦笑。小靖如她所願,考上了紅十字會列姑射島分部附屬大學的社工系,以優異的成績畢業,卻沒如她所願的成為社工,反而被外調的柏人拎去了東南亞。

結果這兩個傢伙就開始「華麗」的清理東南亞的疫區,還跟勢力日興的無蟲教對幹起來了…

東南亞諸政府的抱怨和他們的悔過書都會送份副本給他,他也不是沒有去信「關切」過。但這兩個麻煩精只會回信說鏡片又弄破了,請他寄個一打過去。

「特機二課不是眼鏡行,我也不是驗光師傅。」他沒好氣的回e-mail,卻還是乖乖的寄上他們所需的數量。

能怎麼辦呢?柏人和林靖,是他僅存於世的親人之一,儘管沒有血緣。但活了這麼長久的時間,他早就知道,血緣並不是構成親人或家人的唯一條件。

在幫他們打磨鏡片時,是他少數能夠享受靜謐的時刻。他生活的太匆忙,需要管看的地方太多。

「聖!」所以駟貝興奮的衝進來時,他連頭都不想抬。

「交給阿默。」他端詳著鏡片的弧度,並且用聖光烘彎一點,「我說過,我要休息兩天。我已經三個月沒有休假了…」

「但你一定要看看這個!這真的…」駟貝急著說,卻被聖打斷。

「交給阿默。他一定能把你的問題消滅的乾乾淨淨。」自從阿默結了婚又生了個小男孩以後,簡直成了保護世界和平的超人,只要危急列姑射島一丁點的敵人,都成了肉屑。

雖然平時會覺得他小題大作啦,但在休假的時候,他真的非常感激阿默消滅問題的迅速確實。

駟貝還要爭,一郎卻攔住他,慢條斯理的坐在聖面前。「海盜問題真的太嚴重了。」

聖瞟了他一眼,「沒錯。因為航運困難和各國海軍預算的不足,海盜問題的確非常猖獗。」

災變之後,損失了一成的土地和人口,文明因此停滯不前。各國在紅十字會的協助下只能盡力救災,國防預算也因此一再刪減。諸國都同意,在劫後餘生的此時此刻,盡力生存才是最重大的目標,不是戰爭。

此外,即使地維已經在重大犧牲後保住了,但新地維如此脆弱,產生了不少力場混亂的漩渦或風暴,使得航海的危險性大大增加,甚至在陸地被消滅的病毒零還隱在廣闊的海洋上虎視眈眈,除了風暴和漩渦,突如其來的新瘟疫也可能奪走全船的生命。

即使防疫和航海技術日益高超,還是讓航運成了高風險卻高利潤的事業。往往過了一重海洋,就可以獲得數十甚至數百的暴利,畢竟再怎麼艱困的末世,還是永遠有需要國際貿易的企業和國家機器,而殘存的空運滿足不了這麼許多的需求。

然而,海防的脆弱和暴利的航運卻引來另一群不法之徒的垂涎。原本在二十一世紀絕跡的海盜,再度興起,專以掠奪商船為能事,並且轉運給走私商。這嚴重打擊了企業的研發和成本,間接造成文明的停滯,各國政府不得不把精力放在海盜身上。

這些敢在兇險海域稱王稱霸的海盜,自然有他們的一套,往往有利害的裔或特裔為之效勞,這也是為什麼紅十字會往往會介入追緝海盜的行列。

「昨天位於澎湖的走私港被掃蕩了。」一郎閒閒的說。

聖聳肩,「頂多就抓到一些婦孺和病患。」海盜和走私犯都很聰明,不會在陸地停留太久,除非是重病或下葬。再怎麼掃蕩也只是抓到幾個妓女和病人…或者是幾具準備下葬的屍體。

一郎點點頭,「是沒錯。喂,聖,記得我們承辦過一件幽靈船的案件嗎?」

他微皺眉,望著一郎。他當然記得。那是艘被瘟疫吞噬殆盡的油輪,全船完全沒有活口。讓人大惑不解的不是全船都成了殭尸,而是這些殭尸都死透了。

這還不是最奇怪的,更詭異的是,這艘油輪載運的原油,一滴也不剩。

這些海盜是用了什麼方法殺死全船的殭尸,然後又盜走原油卻安然無恙的撤退?這不是第一件,但也不是最後一件。這系列的幽靈船盜案,讓橫行亞洲的「翼民團」海盜聲名大譟,有些國家政府還因此私自與他們簽訂和約,就只求出入平安。

翼民團即使名聲這麼浩大,勢如中天,卻非常的低調行事,外人對他們幾乎不了解。只知道他們的海盜船在船首裝飾了巨大的女子像,雙耳有翼,據說他們崇拜墮天使。

在沒有信仰的末世,這是很奇怪的事情。

一郎仔細看著聖的表情,滿意的笑了笑。「哦,這本來是尋常的軍事行動。阻嚇的的作用大於掃蕩…但卻意外的得到更龐大的收穫。這大概就是無心插柳柳成陰吧?」

「…你們抓到什麼?」聖停下了手底的動作。

一郎卻沒有正面回答,「翼民團開出非常優渥的條件,要買回我們的『收穫』。當然,我方拒絕了。現在翼民團正在加碼,並且宣稱不惜一戰。」

聖猛然抬頭,「…你們抓到墮天使了?」

上鉤了。一郎對駟貝擠擠眼。然後正色,「聖,這需要你親自鑑定。你願意來看看嗎?哦,我忘了,你還在休假,當作我沒說好了…只是該讓你知道一聲。」

聖狠狠地瞪他一眼,「…去他的休假。人在哪?」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