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臺令II 之九

逼出金毒後,花嫣的臉色更蒼白。紫陌默默的幫她上藥,她堅持不肯離開案發現場,滿地的死人倒著,空空的眼眶瞪視著漸漸西斜的太陽。

紫陌的心情不好,很不好。

不好到撩起花嫣的衣服,替她肚子纏繃帶的時候,都沒注意到那是個女孩子的楊柳腰。他只覺得又鬱悶又生氣。花嫣向來是個好性子的人,絕非好殺之徒…為什麼突然這樣血腥的大開殺戒,手段令人髮指。

他不是沒有殺過人…有個那樣的師父,想不殺人也滿難的,老有人尋仇,不想死不得已也得讓人死。

但絕對不是這樣殘酷暴虐的酷刑。

【Google★廣告贊助】

望著滿地的死人,花嫣一直在沈思。最後她還是慢慢的開了口,「紫陌,我不是被附身,也不是中邪了。我跟附喪門的怨仇很複雜…今天我殺了他們的人,不能善了了。就此別過吧…」

後腦一痛,花嫣摀著腦袋,目瞪口呆。紫陌在她後腦巴了一下,氣得全身發抖。哆嗦的指著她,「妳這不守信用的傢伙!碗都白摔了啊妳!?」

「真的很危險,」花嫣語塞片刻,誠懇的說,「附喪門後面的頭頭,一直都很神祕…我想他們背後有元嬰級的高手…」

「靠北啦!」紫陌氣得飆出鄉音。

他們倆對瞪了一會兒,花嫣頹下肩膀,揉了揉後腦,「嘖,需要打那麼重嗎?我天靈蓋還有傷呢。打這麼用力,腦漿從那個洞噴出來怎麼辦?」

「真的嗎?」紫陌一整個緊張,抱著她的頭看,「怎麼辦呢?這裡也不能上藥…別擔心,變笨了我也會照顧妳的…」

笨蛋。真好騙。花嫣彎起嘴角,眼中的淚卻幾乎滴下來。

「…我父母,因為家裡過不下去,賣了我。」她拉住紫陌,在她對面盤坐,很認真的說,「那時我才五歲而已,但我還記得一些事情。不過常五叔和公子都很疼我,一直以來,我並不覺得當個婢子有什麼不好。」

她幼年就跟在公子身邊,受常五叔教導。從飢寒交迫到豐衣足食,從天天被罵賠錢貨,到關懷備置。她很小就能接受成為婢女的事實,又因為對公子的仰慕,除了「忠」以外,還多了一份親人般的「愛」。

可以說,她不只是被要求需要將公子放在第一位,還是發自內心深處的甘願為公子做任何事。

當時在邢天宮,她是少有的小孩。許多奴僕都對她好,特別是一些黥面奴。這些黥面奴,修為都是築基以上,甚至還有一兩個抵達元嬰。他們都在丹室或制器室做著最髒最累的活,但個個反應都有點遲鈍,被打被罵是家常便飯。

他們喜歡還是孩子的花嫣,常常親切的喊她小花,得了閒就來找她玩,有點好東西就留給她吃。

但公子看到她和這些黥面奴玩,眼神卻總是很悲傷,常柔聲跟花嫣說,要她讓著這些臉上刺青的哥哥姊姊,不要欺負他們。

後來公子別開洞府,在邢天宮不遠處隱修,花嫣才少見那些黥面奴。

但公子的洞府,卻沒有一個黥面奴。邢天宮若送來,他會冰冷的退回去,一整天心情都不好。

「公子,人很好。」花嫣有些恍惚的笑,「或許你會覺得,因為他是我家公子才這樣講…不是的。他當初會修仙,是因為他需要力量重振幾乎滅絕的常家,需要面對魔潮。他…公子,從來沒有忘記過,他是禮王朝皇室一脈。名分可以不要,但『常君』,就該站在百姓之前,不然就忝為皇室。

「但他太愛潔,許多污穢都看不下去,太多不公不義,他都沒辦法忍受。他總跨不過自己名為良知那道坎…就是不能裝瞎。」

在花嫣二十歲的時候,常君的「坎」,終於被暴烈的觸發了。

他對這個從小看到大的孩子,溫和而疼愛,面上淡淡的,行動上卻處處留心。知道她還是愛玩的年紀,有時候會差她給故人送信送禮,時間上都很從容,讓她玩個痛快再回來。

花嫣也沒讓他擔心過,但有回,她去慧中送禮,卻一去不回。

「公子和常五叔找到我的時候,」花嫣的語氣非常淡,指了指天靈蓋和小腹,「兩處都插著喪門釘。氣息已斷,心臟也停跳了,裝在棺材裡,快運到慧北了。就是這樣,所以多半失蹤的人都找不到…

「附喪門別名趕屍門,連修仙門派都不太算,是飼弄行屍的外道。但誰也沒想到,他們會把眼光從屍體挪到修士身上…或者說,大家都知道,卻沒人去深想吧。畢竟門派越大,越需要劍奴丹婢藥童。

「他們很聰明,不去碰名門大派的弟子,專找小門派或修仙家族、或者個別隱居的散修。修為也不會太高,大概是築基以上。從南邊綁來的,就賣到北邊去,從北邊綁來的,就賣到南邊去。

「每個修士在他們眼中,就代表很多、很多、很多的錢。加上他們隨身的法寶、靈石、祕笈等等…可他們的迷藥連修士都會著了道…我是因為有個小妹妹跟我問路,我才低頭…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常君劈棺後看到自己被禁絕的貼身丫頭,同行的還有十具棺材。一一破開後,發現死了三個,有兩個瘋了,其他倖存的也或多或少留下損傷。花嫣因為年紀輕,眾多靈丹仙藥培養著,才沒留下什麼損害。

但她也有段時間認不得人,記憶混亂,夜夜驚夢,撓著牆大聲哭喊。

常君的壓抑崩解了。他沈著臉,喚著常五,「帶著花嫣,出門。」

「…公子?」

常君宛如謫仙人的玉面冒出罕見的煞氣,「討債。」

沒有人要管,那他這個應該不問世事的前代常家家主,就要管上一管。

只用一年的時間,和許多權貴門派明裡暗裡都有深厚關係的附喪門,就讓常君蠻不講理的掀了,從北而南,徹底的犁了一遍。

不但讓整個附喪門崩解,當中的高手更被常君拿來當大補丸,練出氣海的都被抽了個乾淨,用不怎麼正道的借術移到花嫣的氣海內,讓她不到百年就抵達一個驚人的高度,可以說附喪門貢獻良多。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