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不設防 第四章

第四章

看見納瑞和小咪一起走進來,陳翔有股在門口撒鹽的衝動。為什麼大過年的,就有兩個瘟神走進來?

「你來幹什麼?」他咬牙切齒的對著納瑞小聲的說。

【Google★廣告贊助】

「我來給陳爺爺陳奶奶拜年啊,」納瑞說得很自然,眼睛還是骨碌碌的轉,奇怪,那個天使在哪裡?「順便帶你女朋友過來。」

奶奶臉色一變,「女朋友?」看著那個濃妝豔抹的風騷女人,厲聲說,「陳翔!你給我說清楚!」

小咪笑嘻嘻的走進來,「爺爺奶奶,恭喜發財。我叫小咪,陳翔提過我沒有?」一面把禮物放在桌子上。

「從來沒有。」奶奶冷冷的說,殺人似的眼光掃過陳翔,即使背對著奶奶,背脊還是一陣陣的發冷。

「小咪,妳別胡說!」他急出一頭汗,「妳早就訂婚了!」

「你這個沒良心的東西!」小咪一指戳到陳翔的胸口,「你不是追過我?你不是說要等我?我們連床都…」陳翔趕緊摀住她的口。

「連床都怎麼了?」安吉拉正好倒茶過來,好奇的支著下巴問。

小咪用力推開陳翔,「我們連床都上了!」她驕傲的一挺雄偉的上圍。

「上床睡覺?」安吉拉大惑不解,「我也跟翔一起睡覺呀。上床又怎麼樣呢?」

幾乎所有的人都倒抽一口冷氣,奶奶臉都紅了。

小咪被她一堵,惱羞成怒的轉過身來打陳翔,「你這個始亂終棄的傢伙!你跟我說過什麼來了?你不是說,只愛我一個人嗎?永遠等我嗎?現在你又愛上別的女人了!」

安吉拉的臉才蒼白了起來,「翔…真的嗎?」

這下子承認也不是,不承認也不是。「事情很複雜,安…夏天,我慢慢告訴妳…」

她的眼睛定定的看著陳翔,「你這麼說過,對不對?」

不想對她說謊,陳翔咬牙點點頭。

小咪得意的笑了,安吉拉低了頭,匆匆的跑進屋子裡。

奶奶真的忍不住了,拿出長刀,「陳翔!你這個無恥的傢伙!真是我們陳家之恥!看我劈了你~」

他跳了起來,奪門而出,小咪跟在後面追,怕被波及的納瑞抱著頭,也跟著竄了出去。

上氣不接下氣的追了一會兒,陳翔一個逃,奶奶一個追,兩個人把納瑞和小咪拋得遠遠的。

小咪腳一扭,納瑞剛好扶住她,「小姐,哪有跑步穿高跟鞋的?」

她沒好氣的把納瑞一推,腳卻痛的站不住,一屁股坐下來,「我怎麼知道陳翔會跑給我追?哪個美女不穿高跟鞋?」她的眼淚奪眶而出,撫著腳,咬牙忍著。

「追不上啦,別擔心,陳奶奶的長刀沒開鋒。陳翔從小就讓陳奶奶這麼追慣了,呼,好些年沒看到這光景了哩,」納瑞乾脆也坐下來,「小姐啊,妳訂婚啦?」

小咪想到腦滿腸肥的未婚夫,皺緊眉頭,「不要提那隻豬好不好?」

「奇怪,」納瑞好奇起來,「既然不喜歡,幹嘛訂婚勒?我還以為妳喜歡陳翔。」

她幽幽的嘆了口氣。「不要提這件事好不好?」

「那又不一定要嫁他。」納瑞很是同情。

「唉,說起來,我當然喜歡陳翔,」若不是喜歡,怎麼會約會了兩年?「我以為他是搞漫畫的窮小子,怎麼知道他家裡這麼有錢?」

「錢真的是很重要呢,婚姻生活還是得靠優渥的經濟能力,」納瑞深表贊同,「…不過看起來,他那個外國表妹似乎佔上風啦。還跟他天天睡覺哩。」

小咪悶悶不樂的揉了揉腳,「…那種小女孩,怎麼會是我的對手?」

他倒是很欣賞小咪這種爭取到底的狠勁。不管那女孩是不是天使,總之,事情好像越來越有趣了。

「我送妳回家啦!」納瑞熱情的把小咪背了起來,這些時候的相處,他實在滿喜歡這個個性麻利的女孩子,「趕緊把傷養好。妳還想搶回陳翔吧?」

她倒是嚇了一跳,沒想到看起來貌不驚人的納瑞,力氣這麼大。「欸,我很重好不好?放我下來啦。」

「很重?」納瑞狐疑的背著她,「幾公斤?我幾乎感覺不到重量。」

「…五十。」未婚夫總是嫌她胖。

「五十?!妳這麼高欸!起碼有一六五…要不妳覺得應該幾公斤?」現在的女人都流行當皮包骨嗎?

「…我未婚夫說,四十五最標準。」

「鬼扯淡!他怎麼不四十五公斤試試看?」納瑞覺得很憤慨。

小咪笑了出來,有點不好意思的趴在納瑞的背上。她讓納瑞送她去醫院,卻堅拒送她回家,只肯讓他送到巷口,就一拐一拐的回家了。

爬到六樓,她已經累得不會動了。拐著走過滿是酒瓶的客廳,老爸抱著酒瓶睡熟了,老媽蒼黃著臉,在廚房和一群牌搭子打麻將。

她連招呼都懶得打,直接回到床和衣櫥就塞得沒路走的房間,小心翼翼的脫下昂貴的套裝吊起來,穿著破舊的運動服,往床上一倒,吐出一口氣。

薄薄的牆穿透著麻將嘩啦啦的聲音,她覺得煩,把音響轉大聲,還是蓋不過令人心煩的嘩啦。

她把存摺打開,望著裡頭接近七位數字的存款數字,心情才好一點。

大家看著她美麗的華服和昂貴的皮包,有錢得要死的未婚夫,總以為她過著怎樣窮極奢侈的生活。但是未婚夫只肯買衣服給她,不願意給她一毛錢,逼得她只得狂買衣服,然後偷偷地拿衣服回去退錢回來。還不能太張狂,未婚夫會考察她的衣服哪裡去了。

小時候父親生意失敗,債主上門討債叫囂的日子,她已經怕到不能再怕了,除了存摺以外,沒有任何東西可以給她安全感。

所以,當初未婚夫跟她求婚的時候,她一口就答應了下來。

幽幽的嘆了口氣。未婚夫雖然矮肥醜,好歹有些家底。嫁過去就算丈夫長相不如人意,總是富貴人家。她從小就生活在貧困中,只要有一點機會,就不打算往貧窮裡鑽。

本來覺得未婚夫不過超重了點,沒想到為了逃避兵役,未婚夫更狂吃得令人害怕,脫下衣服,身上的肉都會打摺。

或許自己就是什麼都想要吧?她靜靜的躺在床上。所以跟陳翔不死不活的拖了兩年。她知道,陳翔很喜歡過她。當初她訂了婚,陳翔大醉大吐,夜裡還打電話哭著跟她說,要等她一輩子。感動歸感動,她就是沒辦法和個窮編輯一輩子懷才不遇下去。

現在什麼問題都解決了,偏偏殺出那個該死的狐狸精。

要怪就怪自己情報蒐集不足。她聽說陳翔父母早就過世,祖父母在開跆拳道館,誰會想到他們家是大地主?聽納瑞說,半個景美都是他家的地,幾乎每任跆拳道冠軍都曾拜師在他家的道館,多少國外高手慕名前來,陳老先生還不一定收。說起來,算是台灣的武林世家呢。陳翔自己一路過關斬將,一直到大學前都是跆拳健將,還出國比賽過。現在,他又準備繼承這個道館。

一想到幾乎錯過了這樣優秀的結婚對象,小咪懊悔的幾乎吐血。

亡羊補牢,猶未晚矣。

作戰就是要情治資料正確,薛納瑞願意幫她,還有什麼比這更好的?想到納瑞,她唇角露出笑意。他真是個有趣的人…聽他講外星人和精靈天使,實在好玩的緊。去他家喝茶是少有的快樂經驗。她不曾遇過這樣單純像個小孩子一樣的男人,都快二十七的人了,還有張圓圓的娃娃臉。

男人約她到家裡,她也早有心理準備。男人嘛,還能有什麼花樣?再難看的男人,牙一咬,眼一閉,忍一下就過去了--男人再囂張能囂張多久?頂多十分鐘就非下來不可,有什麼了不起?能達到自己的目的就好。

沒想到納瑞約她喝茶就是喝茶,還開心的把一大堆奇怪的資料拿來給她看,他家真是古怪的要命!她笑出聲音,瞥見牆上掛著的面具,那是威尼斯化妝舞會的面具,漂亮的雪白面孔上面掛著一滴美麗的眼淚,鑲著水鑽閃閃發光。

納瑞本來口沫橫飛的說著威尼斯的歷史和精靈信仰的關係,望了她一會兒,「小咪小姐,妳和這個面具好像哩!」

我?我像那個美麗的面具?

「說不定妳也有精靈的血緣!」他精神大振,「我方不方便跟妳抽一點血驗看看?」

小咪嚇了一跳,「呃…一點點的話是沒關係…」反正她也有捐血的習慣,「不過,」她玩心突起,「萬一我是勒?你打算把我解剖以後泡福馬林?」她指指罐裝的小人兒。

「開什麼玩笑?!」納瑞很憤慨,「妳不要跟陳翔一樣神經好不好?那是我故意唬他的啦!」他搖搖那個小人,「這是假的啦!我拿流產的胎兒改裝的。看他嚇成那樣…如果妳是的話,我當然還是妳的朋友啊!只是我們可以開發精靈能力,我想知道精靈和天使的一切…」他神情很陶醉,「這些奇特的種族怎麼繁衍,法力的根據是從哪來的,我只是想知道嘛!」

小咪笑著伸出手臂,若不是環境如此,她的好奇心也是很驚人的,「好吧,如果我是的話。有什麼能力,看你怎麼開發給我。」

她當然不是。只是納瑞這個朋友,實在很可愛。

「你為什麼這麼喜歡嚇陳翔?」聽他說小時候的趣事時,她忍不住問。

「因為他的反應很有趣啊!」納瑞縱聲大笑,「他很好玩哩!陳爺爺不准他隨便動武,修身養性,他就乖乖的遵守。從小他連大笑都很少,更不要說害怕。看他嚇得面無人色,氣得咬牙切齒,實在很好笑啊~」

小咪想想陳翔的死樣子,不禁跟著大笑。

「送妳!」納瑞很慷慨的把面具往她懷裡一送。

「這個?」小咪大吃一驚,這麼精美的面具一定貴得要命,後來她拿去問人,價格讓她的下巴差點掉下來,「我不能收!這一定很貴~」

「收下收下!」納瑞熱情的拿給她,「我喜歡妳!小咪小姐!別人聽我說這些,覺得我是神經病,小咪小姐卻這麼津津有味哩。別擔心,我幫妳把陳翔搶回來!」

嗯,納瑞會幫她的,她知道。閉上眼睛,愉快的睡著了。

明天又是戰鬥的一天。

***

抱著被奶奶K了滿頭包的頭,陳翔找遍了屋子,才在後山找到安吉拉。

她孤單的撫著阮琴,曲調悽楚,身邊聚集了許多鮮豔羽翼的鳥兒,靜靜的聽著她。陳翔一走近,鳥兒們才戀戀不捨的飛走。

想擦掉她臉龐上的淚水,安吉拉一閃,默默的擦去。

「不要生氣…」陳翔實在覺得非常頭痛,居然為了一個過去而摧毀現在的幸福,害他覺得很懊悔,「我跟她真的已經什麼也沒有了…」

只是偶爾會上床。再說,之後,他絕對不會跟她有任何關係了。

「…哪一天,你也會忘記對我說過的話?」安吉拉悶悶的撥著琴弦,斷斷續續,像是嗚咽一樣,「語言是有著可怕的力量的。每一句話都應該謹慎。」

「我不會忘記對妳許下的任何承諾!」陳翔大聲起來。

「…你已經忘記對她說過的承諾了。」安吉拉吸吸鼻子。

「那時我喝醉了!」陳翔覺得煩躁,難道年少輕狂不能被原諒嗎?「我跟妳承諾的時候,是非常非常清醒的!」

「但是你記得你說過什麼。」她把阮琴擺一邊,表情嚴肅的看著他,「不要緊,死神先生也說過,人類是種很脆弱又自私的生物。我不怪你。」冷冽的冬風撩起她金黃色的髮絲,「但是,就像你說的,婚姻是種神聖的誓約,我不想冒瀆所有的神聖,所以,我不能嫁給你。」

「安吉拉!」他全身的血液都冷了。

「我會保護你到生命之花痊癒為止。雖然我的保護只是害你受傷…然後,我要回到天界去。」她哭了,美麗的淚水像是透明的朝露,閃閃的浸滿悲傷,「我…我本來想來央求天父帶我回家…但是我卻離不開你…我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要離開,心臟好像要碎裂了一樣…我好怕,也好痛…」

陳翔伸手抱住她,她柔弱的像是要消失一樣。「安吉拉,不要這樣…我會…」

「不要說,」安吉拉抱緊他,不停的顫抖,「不要說。這樣就好了…讓我還能陪你的時候,好好的陪你吧…原來『愛』就是這麼痛?一想到你可能不愛我了,可能忘記所有對我說過的承諾,我就好害怕…你不要說,不要說。我也忘記你說過的承諾,我陪著你,這樣就好了,好不好?」這樣,不得不離去的時候,她的心裡還會充滿甜蜜吧?

雖然也會充滿痛楚。

不過,她會回去守好他的生命之花,讓他一生幸福快樂。

「…我不說。」陳翔用力抱緊她,「我不再說了。但是我會讓妳知道,我對妳的感情,不是用承諾就可以證明的!

安吉拉在淚眼朦朧中望著陳翔。她回想著六翼氣急敗壞的告訴她,「妳根本不懂什麼是愛!」

死神先生,你說對了。在橫死司的時候,我的確不懂得。但是你卻沒有告訴我,懂得的時候,是多麼的痛和恐懼。

默默的回家,奶奶雖然怒氣不息,看到安吉拉委靡的的神情,不禁心疼,「乖孩子…到哪兒去了?奶奶好擔心…」

「奶奶對不起…讓妳擔心…」她衝進奶奶的懷裡,「對不起對不起,我不能當陳翔的新娘子了…但是我能不能留下來?讓我留到我的使命結束為止…」

「孩子,妳能去哪裡?」奶奶也哭了,「陳翔這個死孩子在外面搞那些飛機,是奶奶沒把他教育好,奶奶也要說對不起…給他個機會好不好?」

看她們兩哭成一團,爺爺輕輕喚著陳翔,「來吧,翔兒。有些話我們爺兒談談。」

默默的正坐,爺爺靜靜的抽煙,過了好半晌,「翔兒,你跟那個叫小咪的女孩…現在怎麼樣了?」

「…我跟夏天一起的時候,就沒跟她連絡了。」

爺爺緩緩的吐出一口煙,「孩子,男人婚前風流,本來也沒什麼。到底有了老婆以後,這種事情就不應該了。但是你怎麼讓女人找上門來吵鬧呢?這就是你沒處理好了。」

「是。」他覺得非常沮喪。

捻熄煙,爺爺嚴肅的說:「夏天在氣頭上,你先緩和著哄哄她。我擔心的倒不是這個,女人家愛上了就是愛上了,我看她對你也不是沒有情意,花點時間總是會回心轉意的。倒是夏天的出身…你到底知不知道?」

陳翔心底一凜,難道爺爺看出什麼端倪?

「上回枯榮大師來訪,看到夏天,居然頂禮膜拜,夏天也只微笑,輕輕的摸摸他的頭。事後我問他,他光會笑,直說福份。被我逼不過,他才說夏天不是凡骨,叫我們要好生照顧。後來鐵板神算的李先生來下棋,看到她也大驚失色,直說她是天女命格,不該在這裡出現。我細想很久,看她萬般靈巧,或許,真的我們家意外的有了貴人。」

爺爺凝重的看著他,「孩子啊,姻緣自有命定,若是你娶得到夏天,那是你的福份。娶不到,你也不用太傷心。畢竟也有過緣份。只是緣份緣份,有緣無份也枉然,知道嗎?」

陳翔細想,心裡說不出有多傷感,強忍著淚,「爺爺,我曉得。」

原以為安吉拉氣他,沒想到臨睡時,她還是默默的進來,依著寫稿的他默默繡花。

「安吉拉。」輕喚著她,伸出手。

她像是溫馴的小鳥,靜靜的依在他懷裡,一句話也不說。

他幾乎要忘記安吉拉是天使的事實。就算要安吉拉嫁給他,留在他身邊,如果他老了,死了,安吉拉要怎麼辦?如果嫁過人的天使不能回返天界呢?

他惶恐的回憶聽過看過的傳說,仙女可以嫁過人生過小孩還回歸天庭,但是天使呢?

凡人的一生在天使的眼中,是不是只是一瞬間?我和安吉拉,難道有緣無份?

「留妳下來,我很自私。你們的死神先生說得很對。」陳翔覺得心痛不已,「我不知道天使能活多久…一定比常人長很多很多…但是,我還是希望妳留在我身邊…人死了以後,真的有靈魂嗎?」

安吉拉默默的點點頭。

「沒有了肉體,妳還會喜歡我嗎?我老了以後…」

「我喜歡陳翔,我喜歡陳翔…有沒有肉體都一樣…」她的淚悄悄的滲進他的衣服。

「我死了以後,妳帶我的靈魂走吧。」陳翔擁著她,「這樣就可以一直在一起。」

安吉拉沒有回答,只是用力抱緊他。

***

除了大年初一,小咪和納瑞不再出現,陳翔以為一切都沒事了。

安吉拉還是不肯嫁給他,不過,想到她得當很久很久的寡婦,他也就不那麼積極。在一起就好了,婚姻,那不是最重要的。

起碼現在她有笑容了。

不過等開春後,居然在道館看到小咪和納瑞穿著道服對他獰笑,他突然覺得天地為之昏暗。

「你們來幹什麼?」他吼著。

「來上課。」納瑞嘻皮笑臉,「我本來就是道館的弟子,你不要忘記了。」

「小咪!妳又來幹嘛?」陳翔一時語塞,轉頭吼小咪,「拜託妳,我跟妳已經結束了!妳訂婚都訂婚了,不要來煩我,好不好?」

「我跟他解除婚約了,」小咪晃晃戒痕,「你可以忘記你說過的話。反正我會讓你再說一遍。」她神情愉悅,「現在你把我當成一般的弟子就行了。女孩子也得練點工夫防身嘛,要不然,」她挺了挺雄偉的上圍,她道服裡什麼也沒穿,深陷的乳溝讓其他的弟子拼命吞口水,「像我這麼誘人的美女,實在太危險了。」

陳翔氣得發昏,「好,隨便妳!不過下次上課,妳道服裡給我穿上衣服!還有,妳那手長指甲不剪,我馬上把妳摔出道館!」

小咪狠心剪掉那手漂亮的長指甲。

「太可惜了,」納瑞惋惜著,「那麼漂亮的指甲。」

「沒關係,反正上次摔跤的時候,指甲也裂傷了,」小咪滿不在乎,「本來就打算重留了。」

安吉拉來送飯的時候,剛好遇到小咪。她眉頭一皺,轉身就要出去。

「怎麼?打算夾著尾巴就跑了?」小咪冷笑著。

她生氣的轉過身,「我沒有逃走!」

小咪輕蔑的打量著她,「我真不知道陳翔看中妳哪點,他不是最討厭外國人嗎?沒胸沒屁股的,到底有什麼好?」

安吉拉想反駁,看看她漂亮的雙峰和玲瓏有致的身材,咬牙了一會兒,「怎麼樣?反正他就是看中我了。」我就是幼兒體型嘛!怎麼樣?我也很奇怪為什麼其他的天使姊姊都發育得這麼好,就只有我長不大呀!

「我告訴妳,陳翔是我的!」她大聲的說,「我才不會讓給妳!我比妳早到,妳不要想橫刀奪愛!」

安吉拉氣得發昏,「這話妳告訴陳翔好了。什麼讓不讓的?陳翔又不是東西!」

兩個女人眼神激出火花,站在身後的納瑞心戰膽驚,覺得自己快被鬥氣烤焦了。

「大家冷靜一點…」他試著要化解僵局。

「閉嘴!」兩個女人異口同聲。

「妳不會以為我沒事幹,跑來道館吃苦受罪吧?」小咪氣勢洶洶的一昂下巴,「想當道館的女主人那麼容易?妳知道奶奶是什麼段數?她可是黑帶二段喔!我為了配得上陳翔,花了這麼多苦心,妳又付出什麼努力?就憑一張漂亮臉蛋?」

「我如果想要,一樣也可以黑帶二段!」安吉拉氣昏頭了,「哼,我一定會比妳升得快!」

「用嘴巴講誰不會。」小咪冷笑。

安吉拉咬牙切齒,「我現在就來道館上課,我不會輸妳的!」

陳翔發現安吉拉也在道場的時候,簡直快昏倒了。

「安…夏天,妳在幹嘛?」

「我來上課!我才不會輸給那個女人!」她怒氣沖沖的瞪著小咪,小咪不屑的回瞪回去,「妳也只會出張嘴。」

「妳說什麼?」安吉拉氣不過,撲了過去,「好呀,打一場就知道了!」

兩個人真的就在眾目睽睽之下撕打了起來,陳翔想把她們拉開來,卻中了安吉拉一腳,命中要害,又被小咪一個拐子幹中左眼。

「妳們…妳們把道館當成什麼東西啊?!」陳翔忍住痛,對著她們大叫,「道館不是給妳們逞兇鬥狠的地方,通通給我去角落正坐靜心!要爭風吃醋,等出了道館再說!」

兩個女人真的乖乖的到角落正坐,爺爺不禁露出微笑。

「可是…」納瑞小聲的咕噥,「她們是為了你爭風吃醋呀…你還罰她們跪…」

正痛得冷汗直流的陳翔瞪了他一眼,「你要不要也去正坐靜心一下?」

可惡…安吉拉的力氣真大…

嗚嗚…她真的是來救我的嗎?我怎麼覺得她是來讓我絕子絕孫的?好痛…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