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不設防 第六章

第六章

「死神先生?」她跳起來抱住他,「真的是死神先生!我好想念你啊~」

六翼露出一點點笑容,旋即K了一下她的頭,「叫妳下凡幹什麼來的?!成天就是玩!妳不跟好苦主,天天玩玩玩!算了…妳少跟他一些,說不定還能活長一點…妳到底是來救他的,還是來害他的?」

【Google★廣告贊助】

抱著頭,安吉拉逃開好幾步,苦著臉,「我很努力啊~我盡量不讓他受到大傷…」

「那就可以讓他受到小傷嗎?」死神先生吼她,「要不是苦主的爺爺積德已久,福緣深厚,妳早要了他的命啦!」

這話猛然的提醒了她,安吉拉臉色煞白,「…死…死神先生,你…你來幹嘛?」她猛然一抱,「不要不要…我會盡力保護他的,你不要把他帶走~」

她這一抱,衝得六翼一跌,後腦勺親吻了地球一下,他像拎小貓似的拎起安吉拉,「妳呀…妳這種冒失哪一年改啊~」咬著牙揉後腦勺的包,「我不是來帶他的!我是為了妳來的!」

安吉拉滿臉的失望惶恐,「我?陳翔的生命之花痊癒了嗎?」她若是貓,鐵定垂下雙耳,「…我一定得走嗎?我…我能不能留在人間?」

「他的生命之花還沒痊癒,」看她這樣沮喪不捨,六翼還是有點難過,「不過也快了。我是來提醒妳,生命之花遭折,算是他命裡有個大劫。妳要小心的看顧他,在最後痊癒的那天,恐怕會有很大的災難,妳得盡量幫他擋過去。這是妳的使命。妳還記得天使生來的天職吧?」

「我們是人類的牧者,應當耐心的看護所有的人魂。」安吉拉回答。

雖然她不愛讀書,這些守則記得倒牢。「雖然不是現在就得走,但是我得提醒妳,完成任務,妳不能留在人間。」

「欸?」一直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她臉蛋雪白,「不要,死神先生,不要…還是有天使在人間視察的呀!我可不可以…我知道我只是見習天使,但是我會努力的…拜託,死神先生…我不想離開陳翔…」

若是妳沒有動心,說不定還可以,現在動了心,他的恐懼也漸漸浮動。

「安吉拉,」他溫言,「我對妳雖然兇,但並不是討厭妳。」他輕輕撫著她柔軟的髮絲,「我只是不喜歡妳自暴自棄。現在妳這麼努力,我很高興…但是…」他沈默了一下,「妳上臂的印記還在嗎?」

印記?她幾乎忘記手臂有個符咒的印記。來到人間以後,漸漸淡得幾乎看不見了。

六翼心情沈重的看了看極淡的印記,拿出一個黃金臂環,「戴著。就戴在印記上。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能拿下來,知道嗎?以前妳說腦門裡有人對妳說話,現在還有嗎?」

咦?原來死神先生這麼關心她?連這麼小的事情都記得,「現在沒有了。」每天忙得要死,連發惡夢都沒時間。

六翼點點頭,「那就好。記住,不管那個聲音說什麼,妳都當沒聽見。發生任何事情,記得呼喚我。我一定會來幫妳的,不要走了偏鋒,知道嗎?」

不知道死神先生擔心些什麼,不過,她知道他是認真關心的,「嗯。」她用力的點頭,「我知道…我不能留下?」

「任何天使都可以,只有妳不行。」六翼看她要哭,輕輕抱住她,「安吉拉,別哭。陳翔的生命之花生長在橫死司…就表示他將來的死法。妳早晚會見到他的。等他的生命成熟時…我答應收割他以後,會讓你們重逢,這樣不好嗎?」

「不要不要,我不要陳翔受到這麼大的痛苦!」安吉拉哭起來了,「那幾分鐘比一生受到的痛苦還長啊!我不要!拜託…讓我待在他身邊,我想一直看著他,他臨終的時候,我會讓他沒有痛苦的!這我還做得到…我不要那麼久以後才見到他…我想要一生都陪著他,我不要他娶其他女人…」

六翼嘆口氣,默默的讓她哭。

「聽我說,安吉拉。愛彌兒這幾年越吵越兇,一直吵著要處理妳。」他的神情凝重,「她額頭的傷痕一天痊癒不了,妳的危險就會與日俱增…偏偏她那個傷是好不了了。現在妳不能出一點差錯,知道嗎?」

「我不是故意的,我根本不記得發生什麼事情!」她只記得醒過來的時候,愛彌兒大人發狂一樣,摀著額頭的血痕,揮著劍,想砍下她的頭,她發抖了一下,「…愛彌兒大人不是想把我趕出天界嗎?」她的臉孔發光,「那就把我放逐到人間去,好不好?」

六翼不忍心告訴她,愛彌兒不只想趕她出天界,還想讓她灰飛湮滅,「…行不通的,安吉拉。」

她低下頭。

「…除非妳發誓,終生不能取下這個臂環。」六翼沈重的嘆口氣,「如果妳發誓,或許…或許可以讓妳留久一點。」

「真的嗎?」安吉拉的臉都亮起來,隱隱發著美麗的珍珠光,「我發誓,我發誓!我一定會戴得好好的…」

摸摸她的頭,六翼凝重的,「記住妳的誓言。」

她努力的點頭。等六翼的身影消失以後,她輕盈的像是可以飛起來。

「翔!」看見陳翔在門口焦急的張望,她跳起來撲過去,所以今晚造成第二個跟地球用後腦勺親吻的男人。

「妳…算了…」他已經無力復誦那句台詞了,平安回來就好,「怎麼這麼晚?妳哭過了?小咪欺負妳?」他的指節咖啦啦的。

「沒有啦!」她滿臉是笑,「沒什麼。」突然覺得家裡有點異樣,「怎麼空氣變冷了?」她嗅嗅空氣。

「晚上了,當然比較冷。」陳翔沒好氣,「進來進來,我撿到一隻狐狸呢。好乖,妳一定會喜歡的。」

誰說的?安吉拉一看到那隻狐狸,就覺得不喜歡。那隻狐狸連正眼都不看她,斜著眼睛,不屑的掃尾巴,反而親熱的蹭向陳翔。

這隻狐狸一定有古怪。但是沒有法力的她,卻看不出有什麼不對。

「妳是什麼東西?」單獨和那隻狐狸相處的時候,「我警告妳,陳翔歸我保護,妳敢對他不利,我一定會把妳碎屍萬段!」

她發誓,那隻狐狸居然輕蔑的笑了!

「妳敢笑我!?」她舉起拳頭,那隻狐狸也豎起全身的毛,鼻子皺出憤怒的皺紋。

「安吉拉!妳在幹嘛?」陳翔一把抱住狐狸,「不要對九兒這麼兇嘛!她還有傷呢。」

九兒?什麼妖裡妖氣的名字?最可惡的是,那隻狐狸居然在舔陳翔的嘴!

「妳敢碰我的男人?」她真的一拳揮過去,九兒敏捷的一跳,對她發出威脅的聲音。

我的男人…陳翔聽得飄飄然。但是,也不能放任她們倆個打架呀。

「幹什麼呀?九兒不可以!」他阻止了她們倆,「好了,安吉拉,妳不累嗎?趕緊去洗澡!」

就是討厭這隻狐狸。她嘟嚷著。

晚上睡覺的時候,覺得她和陳翔間擠著一團毛茸茸的東西,「該死的狐狸!」她一把捉住尾巴拖出被窩,就這樣一路拖到庭院,扔出去,「想跟陳翔睡?等妳褪去毛皮再說吧!」

真是太可惡了!

最讓人生氣的是,九兒對每個人都很好,連小咪都受到她熱情的歡迎,除了安吉拉。

「妳們大概八字不合吧?」小咪沈思著。

「誰跟她『妳們』?」安吉拉氣了,「那隻可惡的狐狸精!」

總覺得她行蹤詭異。她是怎麼溜進家裡的?那種詭異的傷又怎麼來的?

而且,自從她來到陳家,家裡的空氣就冷了很多,奇怪的雷又在附近隆隆的響著。

「妳想太多了。」小咪譏笑她,「喂,我的讀者送了我一個西瓜,趕緊叫陳翔來吃吧。」夏夜裡,大家都在院子裡乘涼,爺爺奶奶也笑咪咪的坐在前廊,看著這群年輕人。納瑞還帶了仙女棒,滿院子火樹銀花。

「翔?起來了,你這個午覺睡太久啦…天都黑了…」她臉色一變,呼呼大睡的陳翔,胸口趴著一個妖豔的女人。

不但妖豔,還一絲不掛。

尖叫聲惹得全院子的人都擠進來,憤怒的安吉拉拿起木劍,「陳、翔!」

「陳翔,你太過分了!」小咪也火大了,「你不接受我,卻接受那個狐狸精…」她的聲音越來越小,那個女人…那個女人…那個女人的屁股真的有一大蓬尾巴!

突然被吵醒的陳翔瞪大了眼睛看著身上的女人。那熟悉的瞳孔…「九兒?」

奶奶昏了過去,爺爺趕緊扶住她。

安吉拉氣得渾身起靜電,連木劍都起了啪拉拉的光…

「妳要聽我解釋…安吉拉,」陳翔一面推著身上的女子,「我什麼也不知道呀~」

「妳…妳太過分了……」她一劍砍向九兒,差點也砍中陳翔的腦袋,「我不是告訴過妳,不要碰我的男人嗎?」

「安吉拉!冷靜啊~」陳翔脖子一縮,卻甩不掉身上的九兒。

她捲曲著蓬蓬的大尾巴,嬌媚的纏著陳翔,「陳相公,救命啊~你不要忘記了,你答應救我的呢~」

「我答應什麼了呀?!做夢也算數?」陳翔一面躲著安吉拉的劍,「我根本沒有答應!我也沒有能力保護妳呀~」

「奴家不管…」聽到焦雷一響,她整個人縮得小小的,在陳翔懷裡發抖,「陳相公,救命呀~雷神來取我元神了~」

整面木窗都讓閃電打碎,外面有著渾厚的聲音大叫,「管九娘!快快出來應天命!妳修道千年,勢必無法逃過此劫!若要成仙,妳還是乖乖受死,重投人胎再修煉起吧!不要妄想褪去毛皮就此修成正果!管九娘!快快出來!」

安吉拉正在氣頭上,渾忘了自己半點法力也沒有,她指著外面大罵,「雷神!誰准你在這裡大呼小叫?你們跟這隻狐狸精的事情,等她出了這裡再去處理,誰准你隨意驚嚇我保護的人類?」

雷神?陳翔不禁苦笑,真是熱鬧極了,天使、狐妖,這下連雷神都到齊了!

「陳相公!救我啊~」狐精留著眼淚,豐滿的胸部一直擠著他的臉頰,害他的呼吸都不順暢了。「你不是對我疼愛有加嗎?奴家會報答您的!求求您,幫我逃過這次大劫,九兒一定會以身相許的…」

「妳敢!」安吉拉和小咪一起怒喝。

「一個小小的見習天使也敢跟我嗆聲?」雷神冷哼一聲,「那個人類最好快快離開這裡,如果他硬要替那妖狐強出頭,休怪我無情!」

「你要怎樣?!」安吉拉火了,「這人類是無辜的!而且,睜開你的鳥眼看清楚,這個男人在我的保護之下!」

「哼哼,」雷神縱起閃電,「好得很,看看是你西方基督厲害,還是我東方神佛高強!」只見閃電雷鳴,安吉拉氣得失去理智,縱劍和雷神鬥在一起。

木劍禁不住這樣的衝擊,立刻碎裂開來。

安吉拉覺得上臂劇痛,不知道為什麼,黃金臂環居然出現裂痕,許久不見的法力,居然竄出來,將她的怒氣鍛鍊成雪白的利刃,辛苦的架住雷神鎚。

「哼,妳這見習天使還有點本事,」雷神冷哼一聲,「但,這點本事是不夠的!」

黃金臂環的裂痕越深,她的法力流竄得越洶湧,但是她卻有種失神的感覺,這樣強大的法力,不像是她擁有的…居然能夠把雷神逼出室內,在庭院打得他落花流水。雷神一時心急,居然抓起站在一邊的納瑞,「別動!為什麼要阻止我?妳再靠近,我就劈死這個凡人!」

「你敢!」小咪嬌喝,拿起木劍也劈向雷神,「不要!」納瑞往前一撲,雷神反擊的雷電筆直的落向納瑞的背。

尖銳的叫聲在庭院裡迴響著,連雷神都為之踉蹌了一下,像是被火光造成的聲音穿透一般。

小咪裹在火焰中,眼睛燃著怒火,「你想對我的納瑞做什麼?」火焰凝成的爪子讓雷神半隻手臂都燒焦了,她奪過納瑞,害怕的看著已經被雷擊停住呼吸的他,「納瑞,你醒醒啊!」眼淚也帶著純白的火焰,悄悄的落在他的臉上,納瑞動了動,「小咪,妳沒事吧…」

連爺爺都看呆了。

「火精?」雷神怒吼了起來,「就算妳把天神地祇全請了來,今天我一定要劈死妳管九娘!天使火精算什麼!」

被氣惱沖昏了頭腦的雷神,居然將夏天所有的落雷都放出來,一口氣擊向緊緊抱住陳翔的管九娘。

眼見落雷即將貫穿陳翔,安吉拉飛撲上去。

「糟了!安吉拉!」白光閃爍得眾人皆盲。剛剛甦醒過來的奶奶心裡一陣冰涼。被這樣大規模的落雷筆直的打中,安吉拉恐怕魂飛魄散了。

落雷發出閃耀的電光,依舊威脅的發出劈哩啪拉的聲音,等落塵與電光漸漸消失,安吉拉消失的翅膀意外的高舉,圍繞著陳翔。

即使有天使的羽翼眷顧,陳翔還是被電擊衝昏了過去。

她咳了一聲,訝異的看著自己吐出雪白的精氣。這是…我的血?

「擋我者死!」雷神憤怒的走進來,每一步都帶著雷電。

我擋不住他第二次。安吉拉恐懼的抱緊陳翔。

「死神先生,救救陳翔…」她緩緩的流淚,雪白的精氣又吐出一些,「救救陳翔…」

『求他,不如求我吧。』腦門裡很久沒有出現的冷漠聲音又出現了。

『妳?』安吉拉倉皇著,『妳是誰?』

冷漠的聲音輕蔑的輕笑,『我就是妳。或者說,本來是我,妳只是天神製造出來控制這個身體的傀儡。』

『…』安吉拉腦中一片混亂,『妳會救陳翔?』

『當然。只是我救了他…妳就會消失。連消失都不怕嗎?妳會再也不存在。』

『…只要能救他,我不存在也無所謂。』她突然充滿勇氣。

『哼哼,』冷漠的聲音發出冷笑,『那就拿下臂環吧。』

她驚疑的摸向臂環,『但是我答應死神先生…』

『反正臂環已經毀得差不多了,』她仍然冷漠,『要不然,妳也可以等他死。他死了以後,大約這個臂圈還是會毀滅,妳同樣也不存在。』

沒有陳翔,我存在幹什麼?她停住眼淚,緩緩的拿下臂環。意識慢慢的模糊…陳翔…妳一定要救陳翔…

安吉拉緊閉的眼睛漸漸睜開,原本如堇色的美麗眼睛轉變成澄澈的葡萄酒紅,連神情都改變了。

「憑你也敢叫醒我?一個低賤的雷神?」她的聲音清亮冷漠,一字一句都讓人心底一凜,「憑你也敢叫醒我翩行者?」

她抽出兵器,卻不再是雪白的劍刃,而是白銀打造般的薄鐮刀,那是死神的專門武器,「是你傷害了『我』要保護的人嗎?」

她揮動薄鐮刀的時候,發出比雷神還強大的電光和雷鳴。雷神被震出房間,強大的威力毀了好幾重門與牆壁。

管九娘只顧著看著陳翔哭。她一點也沒想到事情會變得這麼嚴重。早知道就去投靠舒祈,起碼事情不會變得這麼大,「陳相公,你…你可還活著吧?嗚…我想說雷神最少會給天使一點面子嘛…我怎麼知道…陳相公!你也出個聲音…火精!火精!救救陳相公呀!」她哭著向呆住的小咪,「火精的眼淚可以起死回生,求求妳了…」

「我…我哭不出來…」小咪慌著扶起陳翔。

「救救他,小咪!」納瑞緊張得要命,「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妳…妳不是一直愛著他嗎?」為什麼這麼說的時候,心裡會一陣陣抽痛呢?

小咪怔怔的看著納瑞,心口一陣酸楚,「我愛的人是…我愛的人是…是你呀…一直都是你呀…」

她落下一串串的火焰眼淚,陳翔迷迷糊糊的醒過來。

我還活著?

他鬆了一口氣,一坐起來,險些被削去腦袋,安吉拉像是瘋了一樣,封住了雷神的飛行,半毀的屋子都是她不留情的身影。

雷神無力的抬起手,已經連要躲過安吉拉的梟首都已經沒有力氣了…

「妳在幹嘛?」陳翔擋在她面前,「夠了!殺人不過頭點地,他已經沒有力量反擊了!」

她的鐮刀只差一點點就刺中陳翔的脖子,然後靜靜的凝住。

雷神已經眼白一翻,昏過去了。

「讓開。」她的聲音冰冷,語氣卻有點不穩。

「安吉拉?」覺得她怪怪的,陳翔輕輕撥掉她的鐮刀,搖搖她,「怎麼了?為什麼不說話。」

「我不是安吉拉。」她突然拋下手裡的鐮刀,抱著頭,「我…我…我是…我是…不可能,妳不可能回來的…」痛苦的跪在地上發抖。

「安吉拉?安吉拉!」他搖了搖她,慌著抱緊她,「安吉拉,妳怎麼了?不要嚇我…」

含著淚光抬起頭,「翔…」微微一笑,軟癱了下來。

只覺得白光一閃,鏗鏘一聲,天使長撒拉弗試圖砍下安吉拉的腦袋,六翼的死神先生卻架住了他。

「天使長,你想做什麼?」六翼冷笑,「安吉拉還是我的部屬,你想動私刑,先得問過我。」

「不要阻止我,六翼。」撒拉弗的眼神森冷,「你看到了!她居然有能力自行打開封印!沒有人可以阻止她的!她非破壞到毀天滅地不可…有缺陷的完美天使翩行者!」

「但是,出現了她的封印,不是嗎?」六翼輕易的讓撒拉弗繳械,「是有人可以阻止她的。」

大家把目光都集中在陳翔身上,他正吃力的抱著軟癱的安吉拉。

連六翼都覺得這樣的封印太不牢靠了,嘆了口氣。

他扶過昏暈的安吉拉,沈重的看著她。「撒拉弗,你若是服侍天父的天使長,就該把這件事情告訴天父,等待他的裁決,而不是動私刑。」

撒拉弗冷哼一聲,撿起他的兵器,回天界寫報告書。

六翼轉過頭,對著剛剛醒過來的雷神,「雷神尊駕,西方基督天界和東方神佛天界並沒有起衝突的意思。」他瞟了一眼驚惶的狐精,「她的時刻撐到了吧?已經過了凌晨,也就是說,她逃過了九雷之災,正式的有成仙的資格了。你也盡力了,但是擾亂人間,你的上司也會給你正式的懲罰,回天覆命吧。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這麼拼命的想毀去狐精,但是因私廢公,並不是一種好態度。」

雷神垂下頭,「…她穢亂人間。」

狐精管九娘一擦眼淚,「哼,那是因為我不跟你穢亂!」

雷神居然只是漲紅了臉,將頭一撇,奮力飛走了。

六翼不想多說,只是嘆口氣,對著陳翔招招手,「來吧。陳翔。我想你有滿腹的疑慮,你是疏失下的犧牲者,我想跟你單獨談談。」

陳翔驚疑不定的和這個高大的黑衣死神走到庭院。他一直以為,死神都是頂著骷髏頭的黑衣模樣,沒想到除了黑衣以外,這個堂皇俊美的死神,卻有著天使的氣質和華美的六翼在背。

「我是六翼。」他心平氣和,「不用懷疑,事實上,我放棄了天使長的資格後,連同以往的名字都一起捨棄了,我只是個叫做六翼的橫死司死神。你的生命之花在我的園子裡,不管是誰的疏忽,總之,我應該負責到底。」

陳翔從驚愕裡清醒過來,「總是會有各式各樣的意外的。再怎麼說,我都還活著,請不要責怪…責怪安吉拉。」

六翼有點意外,看起來,他能成為安吉拉的封印,恐怕不是巧合。

「你…愛安吉拉嗎?」

陳翔一愣,「我用全副心神和生命愛安吉拉。」

六翼點點頭,「你的生命之花癒合的很好。我想不出幾個禮拜,就應該能夠完好如初了。或許,你不再需要安吉拉的保護…」

一想到安吉拉就要離開他的生命,陳翔覺得恐慌莫名,「但是…但是,那也是好幾個禮拜後的事情啊!請不要帶走安吉拉…」

六翼的確想帶走她,陳翔的懇求卻讓他遲疑了一下。「…安吉拉留在你身邊,一直都有弊無利。她雖然努力,卻總是讓你受傷。」

「…我知道。」陳翔沈默了一下,「但是,也只是受傷。如果這是留她在身邊的代價,這點代價,我還付得起。自從看見她的第一眼…我就愛上她了…越相處,我越愛她。這些小傷算什麼?」他落下眼淚,「若是斷去一手一腳能留下她,請你動手。」

他想到再也看不到認真的堇色眼睛,心痛的像是要裂開來。

六翼嘆口氣,沈默下來。安吉拉若是回天界,可能會面臨監禁的命運。她的力量太強大,預言天使愛彌兒為了當年她無法控制的力量,在額頭鏤刻了不會痊癒的傷痕,強大的恨意令人心寒。

她多次央求天父處決安吉拉,天父不忍心,和愛彌兒約法三章,祂封印了安吉拉的第一人格,重創了一個天真的第二人格來使用這個擁有強大法力「完美天使」的肉體。

第一人格還記得她的最初封號吧?翩行者。

天真無邪的安吉拉無法使用這樣強大法力的身軀,害怕她的天使,也對她遠離和排斥,導致原本和神最接近的完美天使,居然一降再降,現在降無可降,又自行打開封印,天父再慈愛,也免不了她被監禁終身的結果吧?

在這種命運之前,如果眼前的人類真的愛她…短暫的甜蜜,能不能讓她被監禁的歲月好過些?

「…你留下她吧。」他嘆氣,「當她的任務完成的時候,我會來接她。不過,在這之前,我得讓你知道這一切…」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