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篇] 歿世的詠嘆調 之二(八)

非塵的手環不太起眼,顏色宛如舊銀,渾如一體。若仔細端詳的話,就可以看到手環用魚鱗狀的奇特金屬鎖造的,扣環隱藏在幾乎看不見的魚鱗金內,還不容易看到,更不容易打開。

打開扣環後,手環會柔順如鞭柄,中空的鐲心可以用巧勁甩出金屬鍊,起碼也有一米半。鐲身另有一個可以激發出高壓電的小開關,也要點技巧才能發動。

到今天,非塵還是沒搞懂銀子是怎麼做的,也不懂為什麼銀子一定要她戴著,還得熟練。明明銀子說過,雖然連他都會被電到痲痹幾秒,但對那些修道的沒用。

但既然他說得練,她就乖乖練了。這玩意兒不好操控,她花了一年的時間才勉強可以當長鞭使,現在當然是使得熟練了。

只是使得再熟也沒用,又打不中銀子。銀子淡淡的說,除非完全沒辦法了,不能動手環。不然就是偷懶、作弊。

這個時候用,應該沒關係吧?雖然還是有淡淡的歉意,但她還是看著那些小孩子一湧而上的把昏過去的林叔綁了又綁,只是他們商量著要穿琵琶骨和討論琵琶骨到底在哪裡時,她阻止了。

倒不是她知道穿琵琶骨的下場,而是她看這群孩子不問自取的拿著菜刀比劃,怕傷了他們自己。

「仙女妹妹,現在該怎麼辦?」大孩子滿臉興奮,「做掉?」

「不好吧?」她有些發悶,這些小孩子真的該念點公民課。「先拖去警察局關著吧。」

非塵倒是很鎮靜,指揮這些孩子去砍些竹子,釘個疏疏落落的竹梯,這是簡便擔架,她看過救災時有人用過。只是別人擔架是兩人抬,這些孩子力小,抬不動。她將這九個倒楣鬼捆牢,綁上繩子,輕輕鬆鬆的拖下山,路上跌跌撞撞磨破皮碰了頭就難免,但被這樣死捆逃不了,就算醒來也只能哼哼而已。

拖到山下,魚池派出所的警察張大了嘴,瞪著非塵。

「山上還有三個。」非塵淡淡的,「麻煩去把他們弄下來,吊太高,我勾不到。」

警察大夢初醒的去把人抓了來,瞪著這一打窮凶惡極的匪徒,卻沒了主意。只好跟人借了小貨卡,又對無線電鬧半天,才腳步有點發虛的請劍仙小姐跟他去埔里警察局。

非塵倒沒很意外,默默上了車。在亂世,她也見得多了。

到了埔里,一堆男人已經在等了,警察停了車,小心翼翼的說,「那個禿頭…我是說,頭髮比較少的,是我們聯村村長。」

那個村長一臉的汗,低聲吩咐男人把後車廂疊著的幫派份子抬進警察局,看著這個小女孩,眼中又是不忍,又是害怕、惶恐,很複雜。

「劍…那個小姐,」他含糊的說,「您、您還是走吧…不是我們不感恩…只是…」他越說越結巴,汗淌得更兇。

「是怕連累我?」非塵問,「我懂。這是第一撥來探路的,後面還有人。」

「哎,小姐,妳懂就好。」村長又抹汗,「幸好您沒殺半個,這些黑道等他們人來了,我們賠個小心,說是誤會,也就揭過了…」

非塵默然片刻,「他們…你們想他們保護嗎?」

「保護?」村長氣得臉頰肉都顫抖,冷笑兩聲,「搶糧搶在前面,殺殭尸卻在後面逃,還圖他們保護?咱們壯丁還會被拉去搶地盤當炮灰…傻子才要他們保護!」

哦,他們不要這些人保護。問一聲的好,有的村子倒喜歡這套,上回她就好心辦壞事了。

「後面還有多少人?」她想盤算一下,要不要叫銀子早點回來。

村長頹喪了,「…他們說,還有兩百個,個個都拿槍的。」

非塵意外了,她張大眼睛,「才兩百?那不用叫銀子回來了。」

所有的村民都安靜下來,跟村長一起瞪大眼睛盯著這個小小的女孩。


感謝您若您願意當我們的乾爹乾媽,請見此小額贊助說明
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有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這是快速打賞連結,金額可自訂),詳情請見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