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篇] 歿世的詠嘆調 之二(一)

之二 劍仙?

翠巒環繞的水田,倒映著孤峰傲然的身影。在西方透紅金黃的向晚中,一縷炊煙,緩緩的飄向天際,和朦朧的薄霧交織成一片。

山下的村民看著孤峰,知道那是「劍仙」正在炊飯。

災變後十二年,劍仙的傳說在這個封閉的內陸盆地盛傳著。

不知道是刻意,還是無意的遺忘。當初那對兄妹搬來時,他們都說山上搬來了一戶妖怪。但自從那年冬天發生了一件事兒,妖怪就成了劍仙,村民從畏懼立刻轉為敬畏,偶爾還會發生小孩子上山拜求劍仙傳道的笑話。

【Google★廣告贊助】

但他們卻沒去細想,劍仙怎麼會需要拉電線,又怎麼需要煮飯。

那一年冬天,與世隔絕的盆地聯村,來了一個不速之客。走路搖搖晃晃,衣不蔽體,滿身惡臭。悄悄的潛入一戶農家,幾聲淒厲的慘叫,拉開了恐怖的序幕。

掙扎過末日的埔里聯村,卻在十一年後初次被殭尸潮血洗。位於邊陲的小村幾乎死個精光,來探看的魚池村民嚇得落荒而逃,身後跟著緩慢而堅決的殭尸,像是一股惡臭的海潮。

就在慌成一片的時候,一個年幼的小女孩衝了過來,迎面砍掉了幾個殭尸的頭顱。

「不要慌。」她超齡的穩重沈著,「殭尸動作慢,別被咬到就好了。」嘴裡說著,手下不停,拔起田裡的稻草人,標槍似的將幾個殭尸洞穿,讓他們倒成一片。「被咬到的人先集中在一起看管。」

追著小女孩來的銀髮少年,飄靈鬼魅的將追來的殭尸殺了個精光,個個沒了腦袋。

「看什麼看?」少年挺好看的眼睛卻像是灌注了無數霜雪,「有那個時間看,不如來幫殺幾個。自己的命不用自己顧?」

這對兄妹話很少,卻厲害非常。但妹妹年紀極小,恐怕也才十歲左右,卻還和藹多了。她簡單講解了如何對付殭尸,帶著村民挖坑誘敵,一把火燒了幾乎滅掉整個聯村的大難。

危機解除,他們倆就不見了。也是從這個時候起,這對兄妹就從「妖怪」升級成「劍仙」。婆婆媽媽們合十在門口拜天公的時候,會順便往孤峰拜一拜。

這對「兄妹」就是銀子和非塵。

對這件事情,他們看法很分歧。銀子覺得根本沒必要管,但非塵沒說什麼,只是抓著劍就衝下山。

不為什麼,只要是人,總是不忍聞苦聲。

「妳佛經看太多了。」銀子皺緊眉。

揉了揉鼻子,「也沒什麼書好看。」這疊佛經還是從個半毀寺廟裡挖出來的。歿世之後,連書籍都成了奢侈品。

「我默寫給妳。」銀子淡淡的說,「想看哪類的?」

「…我先想想。」非塵訥訥的說。

其實她很想看簡愛或亂世佳人。但她實在不好意思告訴銀子,也不知道準備當保鏢的銀子,有沒有輸入這類的言情小說。


感謝您若您願意當我們的乾爹乾媽,請見此小額贊助說明
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有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這是快速打賞連結,金額可自訂),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