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曲 之七

可白翼畢竟不是古人,她就是沒參透當中的玄機。

烏羽的要求,她抓了半天的頭,只是對著王嫂子和大妞兒說,頭家怕吵,竹樓的打掃就免了,沒事不用進去。

王嫂子是個老老實實的人,老闆娘怎麼說,她就怎麼做,反而臉紅的笑了笑,拉了白翼去旁邊小聲的說悄悄話,要她抓緊時間快生個兒子,讓她尷尬透頂。

【Google★廣告贊助】

大妞兒低頭了一會兒,盯著白翼手上套著的銀纏絲鐲子笑,「老闆對老闆娘真好,還送這麼對銀鐲子,真好看。」

「就跟他說不用了,」白翼搔了搔頭,「幹活不方便。」

她很快就把這件事情丟開了。菜園剛試種了麻葉,她天天都很期待能種活。從小就愛喝麻薏湯,雖說入秋了,可秋老虎還是厲害的。不然煮些來清熱敗火也好。而且她好不容易得了些辣椒種子,正在忐忑的等發芽…

每天要忙的事情是很多的。

烏羽懶洋洋的跟在她後面,有時候幫她忙,有時候嘲笑她,一派悠閒。後來看中了菜園前大樹下的繩吊床,第一時間就霸佔了,每天要睡午覺的時候,兩個人都要吵上一架,白翼就沒吵贏過。

可有回,沒吵就贏了,白翼開心的才朦朧睡去,卻被「家庭小精靈」之一摀著嘴,悄悄的送到竹樓二樓,還拿了烏羽的字條給她看。

烏羽要她留在二樓,不要出聲。

她正納悶的時候,樓下的門悄悄的開了。偷偷探頭,烏羽睡在樓下的竹榻上,面著牆,走進來的人,是大妞兒。

白翼先是困惑,然後恍然,然後驚愕,不敢相信。最後烏羽冷冷的把大妞兒趕出去,站了一會兒,才縱身跳上二樓。

「我…」白翼的腦筋還有點打結,「我沒有對她朝打暮罵。」

「我知道。」烏羽陪她坐在地板上,「生氣了?」

「不是。」白翼很快的回答,「我不是…我們也不是…她才十四歲欸!」她覺得有點頭暈,「她想當妳的細姨…我是說,妾?」

「她想過得好一點而已。」烏羽聳肩。

「這才不好。」白翼變色了,「她沒有手嗎?」

烏羽順勢躺在地板上,兩手放在腦後權充枕頭。「大概就是妳這麼想,我才老想來妳這兒吃飯。」他閉上眼睛,很快的睡熟。

白翼的腦子亂成一團。她和王嫂子一家處得不錯,尤其是大妞兒,她們倆特別親熱。這幾個月,大妞兒常指點她農事,陪她去找稀奇古怪的野菜、種子。

王嫂子都叫她老闆娘,可大妞兒都叫她姊姊。

但是,剛剛大妞兒不但要烏羽多多憐惜,還告了她許多黑狀,說白翼時時打罵,剋扣工錢,還跟其他男人不清不楚。一面說還一面去拉烏羽的手。

為什麼啊?

說生氣,其實只有一點。更多的是惶恐、不知所措,和很多的傷心。

可讓她更傷心的是,之後大妞兒還是對她非常親熱,白姊姊前白姊姊後的,一點點都看不出來。

比傷心更多的,是害怕,非常害怕。人心如此恐怖詭譎。

看著吃不下飯的白翼,烏羽也默然了。這藥是不是下得太重…但看她一點機心也沒有,將來怎麼在二門內生活。

瞧她那雙手,又識字懂算的,家裡非富極貴,大概也只是個少奶奶的料子。但宅門生活沒點心眼必死無疑,比江湖還兇險。趁這機會敲打下,不然真不敢把她嫁出去。

可看她這樣,又不忍了。罷了,養她又不費事兒,更不費什麼錢。

「若是看著難受,都辭了也罷。」烏羽淡淡的說,「這麼大的村子,要尋些做工的還不容易?再不然我撥幾個手下幫妳養雞。」

「王嫂子人很好,虎兒也很勤快。」白翼咕噥,「這時代的女孩子怎麼這麼早熟…才十四歲就討著要當人小老婆…」她咬著筷子,小心翼翼的問,「那個…烏羽,你娶了沒有?」

烏羽橫了她一眼,「這種貨色妳敢推給我?恩將仇報?」

看她訕訕的,烏羽沒好氣的教訓,「這種女人,不能共患難更不能共富貴。妳又沒大她幾歲,幹什麼現在就當起媒婆?別亂來!就算看姿色…也就這鄉下地方讓人當寶貝!在外面當丫頭都不夠格…」

白翼呆呆的指著自己鼻尖。她比大妞兒可大得多了…今年都二十五了!

「快吃妳的飯。」烏羽的氣比較平了,「我既不想讓兒子當殺手,也不想讓女兒嫁殺手。所以我這世決不置妻妾,別亂攪和了。倒是妳,若有可心的對象…嫁妝我幫妳置了。」

「我不嫁人。」白翼臉色一繃,心情更惡劣。「媒婆還有點前途,媒公可沒有。別瞎操心…吃你的飯。」

她心情不好了幾天,看到大妞兒的親熱只覺得噁心。烏羽難得長篇大論,過後也擱開不談,成天都在吊床睡覺,心情好就來菜園幫忙。

但她又不想讓王嫂子和虎兒難堪。

想想村子裡的女孩子十三四就開始備嫁,她跟王嫂子提了提,給了她二十兩添妝。王嫂子簡直要樂瘋了,她就是兒女親事愁了很久,既拿不出嫁妝也拿不出聘金。白翼給的工錢是別人家的兩倍,可存到能嫁女兒,怕就耽誤了。

村子裡的女孩子過了十四還沒談好親事,是會被笑的。

二十兩,都夠她四個兒女豐豐富富的婚嫁了。

她興沖沖的去找媒婆,要女兒待在家裡做女紅備嫁妝。

白翼也暗暗的鬆了口氣,她省心,也不傷了王嫂子和虎兒。

可大妞兒居然跑來找她,抱著她的腿哀求,說要給她做姊妹,一起服侍頭家。

這種事情…求她也沒用啊!烏羽…說破天也只算她的朋友,頂多加重身分,謂之救命恩人。頭家云云,根本是擋箭牌、煙霧彈。

勸說無效,反而引起大妞兒的火氣,先是罵她不賢良、不容人,善妒,接著越罵越離譜。

「好好的女孩子,為什麼要給人做妾?」白翼也生氣了。

「同樣都是人,為什麼妳有人服侍,有銀鐲子戴,我就沒有?」大妞兒嚷了,「我明明比妳好看!我不要在把手做粗,更不要整天做工!我要體體面面漂漂亮亮的!我有什麼不比妳強?」

大妞兒很委屈,非常委屈。她和白翼差又沒幾歲(表面上看起來),長得比她漂亮多了,也能幹多了。為什麼白翼能雇她們一家子幫她做牛做馬,白翼卻什麼都不用做?

為什麼她有滿匣子亂丟的金銀首飾,自己卻什麼都沒有?

還不就是她有個走鏢會賺錢的丈夫?

大妞兒一輩子都待在這個山村,連小鎮都沒去過半次。滿山滿村都是種田的泥腿子,唯一的體面人,也只有老闆一個。

也只有老闆他們家才起造這麼漂亮的竹樓,才有這麼多的牛羊牲畜,有錢到可以雇人使喚。

她都這麼委屈了,委屈的願意當個小的了,可這個醜八怪卻這麼不賢良,堵著不讓她進門!

大妞兒還想再撒潑,臉孔發白的王嫂子衝了上來,當面賞了她兩個巴掌,含著眼淚羞愧的對白翼再三道歉,虎兒在背後低著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看著王嫂子扯著大妞兒一路打罵一路回去,白翼突然覺得很累…累得蹲了下來。

「升米恩斗米仇。」烏羽輕笑一聲,「救人得當個興趣,別想救出個什麼好來。」

「是你太楣了,帶累我。」白翼沒好氣的說。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