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臨 第十章

第十章

六年後,竹路鎮。

依舊平靜的小鎮,乩童還是一樣的多,香火一樣的鼎盛,卻也沒人發現封天的事實。

那家小診所依舊在,每天固定從早上六點開到晚上六點。

「我全身都痛,特別是肩膀痛得要命。」老婆婆不斷抱怨,「醫生啊,我是不是得了癌症?」

【Google★廣告贊助】

伯安笑笑地推了推眼鏡,覷了覷老婆婆的肩膀,「阿婆,妳只是壓力比較大而已,我保證沒有癌症啦!」

「壓力大?對啊,你都不知道我那個媳婦喔……」她開始長篇大論說起婆婆媽媽經。

伯安一直微笑著聽,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放輕鬆點。慢慢說,我在聽。」

醫生真是個好人!比她的兒子媳婦都好多了。

和老婆婆的想法不大一樣的,是趴在她肩膀上的妖異。它恐懼又憤怒的威嚇伯安,發出蛇一般的嘶嘶聲。

這個人類不是什麼好東西!聽說他專門收妖異,進了他的門就再也出不來了!雖然他這樣可口,是這樣上好的容器,但是礙於規則,它沒辦法對他下手。

這個斯文的醫生擦了擦眼鏡,「不要緊的,阿婆,我開個藥給妳吃。不管什麼時候……」他按住阿婆肩膀……上的妖異,「歡迎『妳』來。」

妖異愣了一下,瞳孔急速的收縮。他邀請了!他居然邀請了它!

被狂喜沖昏頭的妖異飛快的侵入伯安的身體,卻又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吸引出去,等妖異清醒了,發現它居然被封進醫生桌上那台該死的電腦裡了!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妖異怒吼著,「你這狡猾奸詐的人類~~」

伯安只是微笑著,沒有理他,繼續耐著性子聽老婆婆說話。

「欸?我肩膀輕多了欸。」老婆婆驚喜地摸摸自己的肩膀,「醫生,你真的好厲害,連藥都不用吃哩!」

「我不是說了嗎?」伯安笑咪咪的,「阿婆,妳只是壓力太大了。」

送走了婆婆,他掛出休診牌,電腦裡的妖異仍在大嚷大叫。

「冷靜點嘛!」他依舊是和藹的招牌笑容,「妖異先生,這樣是不行的。你需要住院一段時間,我想我的硬碟夠讓你休息一陣子。」

「下流無恥的人類!你憑什麼收我?放我出去~~」妖異不斷地搖晃著螢幕。

再砸了螢幕,可就賠多了。「小冥?小冥啊!」伯安敲敲螢幕,「別鬧了,乖孩子。有新的病患了,趕緊把他收進去吧!」

「誰是小冥啊?」冥主氣得差點突破螢幕,「不要用那種口氣跟我說話!陰險狡詐下流無恥的人類!」

「欸,咱們好歹也有父子的緣分。當過我的孩子,永遠都是我親愛的小冥呀!」伯安氣定神閒地喝茶,「快把病患收進去吧!」

冥主的臉直接冒出火來,好不容易拼湊起來的俊臉又出現了斑斑裂痕,「我我我……我真的會被你氣死!哇啊啊~~」

「一失足成千古恨。所以說,凡事都要三思而後行。」伯安居然很「慈父」地諄諄教誨起來。

「靠!」冥主暴跳如雷,「你不要以為收著我的一片碎片就了不起了!我之所以還在這裡,是因為要伺機奪走你的人生,總會有那麼一天的~~」

伯安拿起一個小玻璃瓶輕輕的晃了晃,冥主碎裂後的一小片碎片在裡頭閃閃發光,「我相信你有這本事的。讓管理者打碎,居然這麼快就聚合起來,很了不起呢,果然是我的兒子。」

「誰是你兒子?」冥主用最大的聲音吼出來。

伯安掏掏耳朵,「別忘了,你讓規則約束,是不能對我怎麼樣的,只要我沒邀請你。」

「反正你還有子子孫孫!我總是有機會的!」

真令人讚歎的執著。「你想附在神體上?會很痛喔,你要知道你的弟弟是哪吒。」

冥主不禁語塞。妖異懼神,他也不想給自己找麻煩。「總之,你總會有其他的後代。」

「你覺得你弟弟會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弟弟妹妹讓你當點心嗎?」伯安很好心的提醒。

「他不是我弟弟,他不是我弟弟!」冥主氣得在地上打滾,「哇呀呀~~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伯安把小玻璃瓶掛在脖子上,輕鬆的對冥主揮揮手,「我要下班回家了。記住呀,螢幕別摔破了,真的摔破,我也只好拿你的碎片來補。」

「你……你……你威脅我!」生氣過度的冥主氣得碎成一地,忙著將自己拼起來,「你有種就別用我的碎片威脅我!」

「我很沒種呢!」伯安伸伸懶腰,「我是膽小怯懦又無用的人類,一切就麻煩你了,乖兒子。」

不顧冥主怒氣衝天的吵鬧,他笑著離開診所,一路跟人打招呼,不管是看得見的,還是看不見的。

他想起六年前,得慕臨別前說的話:「其實,用電腦管理妖異人魂是很危險的。既然哪吒放棄神位來當你們的孩子,只要你們徹底拒絕相信妖異的存在,就可以拒絕妖異的煩擾。」

他當時是這樣回答的:「如果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只能看到黑白兩色,對於其他顏色自然無法想像。我們也只是恰好看得到所有顏色罷了,我並不想否定真實,即使我的真實和其他人的真實不太一樣。」

這麼多年,他倒是沒有後悔過。或許「絕對否定」可以解決別人的問題,卻不是他選擇的方式。

他和檀茵已經適應了,還適應得很好。

進門的時候,檀茵正在替神壇上的香爐上香,這是她每天的習慣,依舊溫柔的「承認」所有留在人間的陰神。因為這點香火,所以陰神們尚可留存人間。

他和檀茵擁抱了一下,「今天有什麼事情嗎?」

「沒什麼特別的。」檀茵微笑著,「只是上個禮拜往生的王奶奶來抱怨,說天堂的班機嚴重誤點,害她現在無聊得要死,我請她來家裡小住幾天……」

她話還沒說完,突地響起一聲憤怒的尖叫,一個衣衫不整的小小孩從浴室衝出來,「就跟你們說過了,別把家裡搞得跟鬼屋一樣!是怎樣?洗個澡也得被偷窺,這屋子到底還能不能住人啊?」

「哪吒,說話要像小孩子一點。」檀茵很嫻熟的彈了彈他的額頭,「不可以對王奶奶沒禮貌。」

「哇靠,檀茵你怎麼老彈我的頭?」他抱著腦袋逃開,「本駕幹嘛尊重一個老鬼……」

「叫媽媽!誰讓你叫我的名字了?」

「不可以說髒話!都要上幼稚園了,還不規矩點!」

他的父母很合作地一起斥責他。

喂!他們到底有沒有搞清楚狀況啊?「吾乃上天親冊中營神將、哪吒三太子是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為什麼我要去幼稚園跟一群流鼻涕的死小鬼鬼混?你們到底是有沒有把我放在眼裡啊~~」

「你是我們的孩子!」這對父母一向都是很齊心的,「叫你去你就去!不然不准你看東森幼幼台,沒收你所有的玩具!」

可惱啊,這不但是漠視人權,還漠視神權啊~~

「當你們的孩子真是倒楣到家了!」

雖然一肚子氣,哪吒還是板著臉讓父母親拖到幼稚園去了。

看著這對笨蛋父母又是打躬又是作揖地要老師多關照,雖然氣悶,還是有那麼丁點感動啦!

只是開學第一天,一大群小鬼一起大哭大鬧,他混在裡面覺得很沒力而已。

「小朋友,你們看,王哪吒和潘湘雲都沒哭欸,我們學他們一樣勇敢好不好?」老師盡力在哄這群哭鬧的小小孩。

哪吒不耐煩地看了一眼。那個小女孩不是不哭,而是嚇得哭不出來。只見她眨著大大的眼睛,強忍住淚水,不去看牆角蹲伏著的妖異。

真麻煩。他以為那對笨蛋父母已經是最後的神媒和巫女了,怎麼又冒出一個?他可不要多管閒事了。

就是一時不忍心,多管了閒事,結果呢?結果呢?!他現在若想回天庭,除非是用這人身拚死修煉了啦!

根本沒人瞭解他的犧牲,這對笨蛋父母只會威脅不給他看幼幼台和扣留玩具,真是有沒有天理啊~~

說是這樣說,他還是留意了那些妖異。階等太低的妖異沒神智理性,只剩下本能,連懼神都沒學會,自然也不太怕他,真是!

直到放學,那個小女孩在門口躊躇不敢前進,一干妖異虎視眈眈地垂涎著。

「你媽媽呢?」哪吒實在看不下去了,很老氣橫秋地問她。

湘雲眨了眨大眼睛,試著不讓眼淚流下來,「我家就是學校對面的便利商店,媽媽要我自己回家。」

「他們不存在啦,你愈怕他們愈高興。」人類真是笨到有剩。

「你也看到了?」她終於放心地哭出來,「媽媽都說我說謊,但是他們明明就在那邊……」

受不了。他頭痛地拍拍額頭,「手來啦!」他粗魯地握住湘雲的手,「我帶你過去啦!」

「他們會撲上來,我會發燒……媽媽說,我再亂說話、變得奇怪,她就要丟掉我……」湘雲害怕得一動也不敢動,「不要不要啦……」

一握她的手,天就陰了下來。真是麻煩的體質啊!哪吒順手在地上撿了一根樹枝。

「有本駕在,怕什麼?」他堅決地牽起湘雲的手,「不要回頭看。」

每走一步,低等妖異就愈多,哪吒只是冷冷一笑,沒說什麼,走到便利商店,他終於明白為何會這樣。

因為一踏入店門,就有自動語音的「歡迎光臨」,這不就是邀請妖異進門麼?

「你們搞清楚,這裡誰當家作主。」哪吒猛回頭,快速的拿起手上的樹枝在身後一劃,「我沒有邀請,你們不能夠進來。」

妖異們恐懼憤怒地尖叫,卻被困在門口的「歡迎光臨」和店內的界線中間,無盡迴圈徘徊著。

在小小的湘雲眼中,只覺得他好帥、好帥。

這個「好帥」的哪吒,回返天庭的道路,因此而更遙遙無期了。

不過,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這一日的竹路鎮,依舊平靜無事。水牛依舊在路上散步,伯伯騎的機車,還是比行人還慢,一切都跟以前一模一樣……

封不封天,都一樣。

都是一樣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或是支持實體書喔

2007年春光出版《降臨》  定價180元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