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臨 第三章

第三章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檀茵覺得有些頭昏腦脹。她很莫名其妙的有了個帥哥醫生男友,也很莫名其妙的談起戀愛了。

而且是以結婚為前提的戀愛喲!

她實在不知道自己是哪點吸引了醫生,醫生為啥會看上她這個既無家世,也沒有家產的高職畢業生啊?雖然她掐著哪吒的脖子逼問了一夜,但是都沒有滿意的答覆。

【Google★廣告贊助】

被掐得哇哇叫的哪吒叫苦連天,「拜託,相親失敗妳又哭又叫,有了結婚的希望妳也又打又鬧,妳到底想怎樣嘛?不是我啦,我沒那麼神通廣大,若是妳真不喜歡他,要趕走他我是滿有辦法的……」

「你敢!」檀茵氣急敗壞,「你敢的話,我永遠不理你啦!」

「吃這個也癢吃那個也癢,你到底想怎樣啦?」哪吒突然滿想撥兒福專線的,這根本是家暴啊!

「我……」檀茵讓他堵得說不出話來,突然覺得很頹喪,「有你們隨便搗蛋,遲早要分手的,那還不如……」

哪吒躺在地上翻白眼,「檀茵,你搞清楚,你是神職欸。我們眾神受百姓香火,原本就是要替百姓謀福祉的。自古以來,雖然人神兩隔,卻都有巫女替我們服務,現在好啦,時代進步,巫女全沒啦!好日子的時候沒人想到我們,一臨災厄百姓只會抱怨眾神無明。當真是有事鐘無艷,無事夏迎春。

「但我們受百姓香火,能不管事嗎?說不管,自然也成,就跟那些修煉到沒人性的上神一樣,誰說不行?也就我們這群人性多一點,愛管閒事些,聽不得百姓哀苦的,還能透過你理上一理。人神殊途,千百萬人中也沒有個巫女體質的可以跟我們溝通,好不容易出了個你。

「真要阻你婚姻,於天理不容,我們也不敢有違,只是事有輕重緩急。你想想被阻了幾次相親,是不是活了多人性命,少了許多災厄?你有你的不得已,我們也有我們的不得已啊!」

檀茵被堵得說不出話來,只是低下頭。上次相親起乩,哪吒冒著洩漏天機的危險,報了明牌,真解了王大媽一家的困境,還逮到了肇事者。說救,真是救了一家的性命。

前幾次的相親,不是起乩警告火災,就是救了掉到水塔裡的小孩,這些神明或許散到脫線,閒到啥事都愛管,但的確是一片熱心腸——雖然不大識時務。

能怨嗎?該怨嗎?

「我不是這種救國救民的料啦!」她「哇」的一聲哭起來了,「我只是個鄉下女孩啊!」

「真要救國救民那種,我們才不敢要哩。」哪吒嘀咕著,「人家的好心腸,都讓他拿去殺生玩戰爭了,救國救民就是野心,有野心的人是很可怕的啊……」他感慨萬千。

他一直不太懂得人類是怎麼回事。幾次遇到能溝通的巫人,最後總是弄得戰火連天,一片好心成了人間災厄,好不容易遇到全無野心的純潔少女,怎麼不讓他們欣喜若狂啊?只是久不居人間,是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罷了。

「好啦,別哭了,很煩呢……」哪吒發牢騷,「這個人看起來福緣深厚,得此良緣,本神也很欣慰啊,一定會力促此事……」

「不不不!」檀茵忘了哭,立刻回絕哪吒,「不用不用!我自己來就可以了,只要你們別天天吵著要附身,戀愛這種小事不勞你們費心……」

「這個人可以厚?」哪吒悠閒地拿起仙貝。

「可以可以,再好也不過了。」檀茵拚命點頭。

「還嫌不嫌本神多管閒事啊?」他很跩地鼻孔朝天。

「不會不會,一點都不會。」檀茵拚命搖頭。

「嗯哼,肩膀好像有點酸呢……」他誇張地扭了扭胳臂。

檀茵趕緊幫他按摩,「這樣行嗎?三太子大人。」

哇哈哈~~爽!硬忍住打滾的衝動,哪吒的嘴咧得大大的,終於感受到一點當神的威風了。

不知道哪吒是使了什麼手段,她的身邊果然淨空了好長一段時間,連哪吒有事回天庭,她仍然清靜無事,無神來擾。

哈哈哈~~她終於擺脫這該死的宿命啦!

仙姑失靈了,對小鎮來說可能是個壞消息,連何必問都有點黯然,對她本人來說,可是個天大的好消息哪!

原本跟伯安的交往充滿疑慮和不安,現在全沒啦!她從來不知道戀愛是這樣甜蜜愉快的事情。

雖然說,他們在診所裡還是謹守醫生和掛號小姐的關係,甚少私人談話;下了班也只是吃吃消夜,偶爾看場電影,最遠也不過到嘉義市逛書店買書。

對從來沒有戀愛經驗的檀茵來說,這已經是無上的快樂啦!她終於可以跟個平常女孩一樣,上班、戀愛,和心愛的人過著平常的日子……這真是太美好啦!

不過呢,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漸漸的,就有些出槌的狀況了。

這日,她和伯安在鎮上唯一的電影院剛看完電影,有說有笑的走出來,她突然覺得一陣冷,心頭暗叫不好,神智已經開始模糊了……

「喝!祝融休得猖狂!」她突然拉開一個架式,聲音濃重,伸手一掠無形的美髯,「勿傷無辜人命哪~~」說完,她急如星火的往前直奔。

伯安讓她搞得莫名其妙,「檀茵?檀茵,你要去哪?檀茵!」他趕緊拉住臉孔漲紅的女友。

急急附身的關老爺正火大地想立馬斬了這個無禮的傢伙,突然想起哪吒的殷殷囑咐,這可讓關老爺為難了。

退駕麼?真退駕了,悶燒的這把火恐怕會奪去無辜百姓性命;不退駕等巫女清醒,他對哪吒那小賴皮沒法交代……

關老爺硬著頭皮扯尖嗓子,「官人,前方失火了,危急呀~~」轉手抓住伯安,拖著他往前直跑。

官人?伯安滿頭霧水兼莫名的起了雞皮疙瘩。為什麼明明是檀茵,他會有種起寒顫的錯覺?

一路跑過了整個鎮,伯安有點吃不消,檀茵卻氣定神閒,喘也不見喘,只見她神勇無比的踹破一戶人家的大門,濃煙馬上冒了出來,他這才驚覺真的失火了,正忙著用手機撥一一九,檀茵已經衝進去救人了。

「檀茵!」他阻止不及,只好拿起鄰居提來的水往身上一澆,準備進去救他莽撞的女友時,卻見他那身高不到一百六十的嬌小女朋友,左手挾著兩個大人,右手挾著三個小孩,背上還背著一個老太太,手裡提著一隻狗,氣勢凜凜的從火場衝了出來。

「本駕在此,祝融休得囂張!」她很大氣的將人往地上一放,對著夾著濃煙的火舌一指,很神奇的,張牙舞爪的火舌居然退捲回屋,像是懼怕她一樣。

「本駕?」伯安瞠目結舌地看著派頭很大的女友。

這下完蛋了……附身的關老爺想起哪吒的囑咐,頭皮一陣發麻,他只顧著救人,忘了哪吒的交代,萬一讓那小潑皮知道了,他老關可是要吃不完兜著走了。

「退駕!」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檀茵「啊」了一聲,清醒過來。剛剛,該不會是……又讓……這次是關老爺吧?她呆若木雞了片刻,小心翼翼地回頭看伯安。

果然,他一臉古怪,毀了毀了……

「檀茵?」伯安小心翼翼地問:「你怎麼了?還好吧?」

「啊哈哈~~」她乾笑,「當然,我當然很好啊,啊哈哈~~」

「這麼遠,你怎麼知道有火災?」太不可思議了。

「哈哈~~因為我鼻子很靈啊!」她尷尬地繼續乾笑。

「那……你怎麼能夠一口氣救出這麼多人?」伯安手指輕顫地指著一地的人。

這怎麼解釋?檀茵呆了一會兒,而後義正詞嚴地說:「人命關天,所以一時刺激了腎上腺素,連卡車都抬得起,何況只是幾個人?」

聽起來倒是挺有道理的,但為什麼他還是覺得有點怪怪的?

檀茵趁他還在思索,趕緊抹抹鼻子上的灰,道:「我們走吧!警察來了,我很討厭這種場面的……」她一把拖著伯安就走。

這種場面?難道他的小女友常常進入火場救人嗎?看起來,她的腎上腺素真的非常發達。

俗話說:「有一就有二,無三不成禮。」

眾神明發現三太子在天庭的事情似乎一時半刻還理不完,關老爺緊急附身也沒出什麼岔子,就漸漸地放大膽子了。

只能說,這些神明真的真的很有愛心,愛心多到滿出來,只是苦於人神殊途,他們實在沒有發揮的餘地,所以,檀茵就大禍臨頭了。

很快的,伯安就發現他小女友的腎上腺素真的非常發達,發達到可以衝到快車道救起差點被砂石車碾過去的幼兒,可以跳進暴漲的溪水中拖起失足落水的釣魚客,直到她現在力拔山河般抬起卡在平交道上的小貨卡,厲聲喝停疾馳中的自強號……伯安才驚覺,「腎上腺素發達」不足以解釋這些不可思議的現象。

「檀茵。」他默默地注視活蹦亂跳、還在身上搔癢的小女友。

附身的齊天大聖覺得還沒玩過癮,但是想到那只比他賴皮千百倍、嗜好是到處告狀的哪吒,不禁頭痛起來,勉強壓抑住搔癢的衝動,裝出尖細的嗓音,「什麼事情?哈尼。」

伯安讓她這聲「哈尼」叫得全身寒毛全數豎立,忍不住輕顫了一下,「檀茵,你是不是不舒服?手扭傷沒有?我看看……」

這下子換大聖的寒毛全體起立了,他對男人可沒興趣啊!退駕退駕,本尊不玩啦!馬上逃之夭夭。

檀茵輕顫了一下,清醒過來。

老天,她又疏於防範,被附身了!誰不好來,偏偏是那隻猴兒,現在她是要怎麼掩飾過去?

「檀茵,這不是腎上腺素可以解釋了。」伯安回頭看看那台劫後餘生的小貨卡,和無法啟動的自強號,「到底是怎麼回事?請你告訴我吧!」

「我、我……」這叫她怎麼解釋呢?她好想哭。

「檀茵,看著我。」伯安專注地看著他嬌小的女朋友,「你不相信我嗎?我們可是以結婚為前提交往的男女朋友,交往的時日雖然不長,但我已經認定你了,有什麼困擾不能告訴我嗎?這些事情都太不尋常了。你這樣失神的狀態有多久了?是什麼原因導致的呢?」

檀茵掙扎了好一會兒,抬頭望著他澄澈的眼。或許,他能夠接受自己特異的體質吧?一直瞞著他,她的心裡也不好受啊!而且看起來,似乎也瞞不下去了。

她嚥了口口水,勇敢地抬頭看著他,道:「伯安,我知道你不太相信這種怪力亂神,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在聽。」他的眼神溫暖而誠懇。

「我、我的體質很特別。」檀茵沉默了一會兒,又道:「我看得到神明,也常常被神明附身,我……我是乩童。」

「是嗎?」伯安露出鼓勵的笑,「嗯,說詳細一點,慢慢說,不用急。」

檀茵不知道自己到底說了什麼,只是急著把一切都說出來,說得很亂,但是很詳細,等說到沒得說了,她突然鬆了口氣。

呼~~再也不用隱瞞了,雖然她的愛情可能因此完結。

但是,欺瞞得來的愛情算什麼呢?這段時間她實在覺得很悶、很辛苦。

「如果你覺得不能接受……」她的聲音微弱如蚊鳴,「想要……沒關係,我可以接受的。我知道我這輩子大概沒有結婚的可能了,謝謝你這段時間的照顧。」

「檀茵,你真是的。」伯安輕聲喝斥她,「怎麼?我們就是這樣的關係而已?有問題當然是要一起去面對,歡笑一起,難道危厄不該一起?不過,我對精神科不夠專精,還是得請精神科的醫生診斷。」

聽他這樣講,她當然很感動,但是但是……「我不是精神病啦!」檀茵急叫,「是真的!我只是……」

「當然不是精神病。」伯安安撫她,「只是精神上有些感冒而已。你放心,現在精神醫學已經很發達了,很多症狀是可以靠心理輔導和藥物控制的。檀茵,我依舊愛你如昔,只是精神上的感冒若是不好好醫治,終究會對未來的生活有影響的,別擔心,我會一直陪著你,雖然我不會說甜言蜜語,但是……」他溫柔地拉起檀茵的手,「我會用行動證明我的決心。」

行、行動?檀茵的臉孔整個緋紅了。天啊!伯安實在太溫文有禮了,除了第一次的「意外」,他們連牽牽手都很少呢!現在他居然要用「行動」證明他的決心……

她把眼睛緊緊地閉起來。啊啊,好緊張好緊張……雖然這麼緊張,她還是把小嘴嘟了起來。

「所以,明天我們就上台北去吧!」伯安握緊她的手,堅定的往北一指,「美好的明天正等著我們,讓我們正面挑戰這個精神上的感冒吧!」

這不是他X的感冒啊!就只是起乩,起乩而已啊!

「我、我我我……」檀茵哭笑不得,「我先問過我爸爸再說吧!」

她根本是被老爸丟出家門的。一聽說伯安要帶她去台北,她那個老爸啊,樂得嘴巴快要咧到耳朵了,根本沒聽清楚女兒微弱的說明,馬上就把行李袋丟出來。

「老爸,你不怕我私奔喔?」檀茵真是欲哭無淚。

「私奔我剛好省嫁妝。」何必問的嘴樂得合不起來,「你都不知道鎮長的臉多精采,哇哈哈~~我的女兒是先生娘呢!」

八字還沒一撇吧,老爸,她男朋友還當她是神經病哪~~

默默的跟著伯安上台北,一路上檀茵的話都很少,伯安倒是將他家的情形說了一遞。直到現在,她才知道伯安的父母親都已經過世了,台北只剩下寡居的奶奶。

「等我們去過醫院,」伯安溫柔的笑笑,「我就帶你去見奶奶。」

雖然被當成精神病很不爽,但是伯安的心意卻令人感動。他是醫生欸,長得這麼俊俏,要娶怎樣的小姐沒有?但是他卻一心一意地對待自己,就算她真的有「精神病」,他還是要帶她回家給奶奶看。

就為了這份心意,檀茵只輕輕的歎口氣,卻沒有抗議什麼。

只要沒有多管閒事的神明來鬧,想必醫生也看不出什麼毛病吧?她自我安慰著。

穿過了台大醫院古老典雅的迴廊,他們來到精神科。精神科的主任正是伯安的好友,醫生很熱情的招呼他們,檀茵瞥見醫生的名牌,很客氣地寒暄:「你好,劉醫生。」

「是何小姐吧?請坐請坐。」劉醫生端詳一下伯安寫的病歷表,「伯安,你先出去一下,我單獨跟何小姐談一談。」

「麻煩你費心了,劉。」伯安擔心地看看檀茵,「我就在外面,不要怕,嗯?」

檀茵回他一個苦笑,點點頭。

「何小姐,叫你檀茵好嗎?」劉醫生露出職業性的溫和笑容,「據說你有幻視幻聽的現象?」

「我想,不是幻視幻聽吧!」檀茵無奈地看著一堆神明擠在劉醫生後面伸長脖子看病歷表,還一面憤慨地大發議論,她結著手訣不敢放,就是怕他們撲過來。

拜託,讓她證明她不是精神病患吧!

劉醫生問診了一會兒,覺得有些疑惑。說起來,她若是精神分裂,不可能這樣清醒的回答問題,幫她做了幾個測驗,發現她的個性開朗,也不像是有什麼困擾。

這倒有些難倒他了。

「咦?檀茵,你的手幹嘛扭成這樣?」他瞥見檀茵的手,問道。嗯,很多精神官能症都有特殊的強迫症狀,這說不定是關鍵。

「這個……」說出來豈不真的成了神經病了嗎?檀茵有些哭笑不得,「沒什麼,只是習慣。」

劉醫生更肯定自己的看法,「檀茵,沒關係的,你先把手鬆開吧!」

「一定要嗎?」她哭喪著臉。

「要。」劉醫生很肯定,「檀茵,別擔心,我和伯安都會幫你的。」

這又不是你們想幫就可以幫的。她絕望地看看那群蠢蠢欲動的神明,心裡吶喊:拜託,別讓她真的成了神經病!

「我們在罩的神職,會是神經病嗎?」這群不識時務的神明倒是異口同聲。

她翻了翻白眼,慢慢的把手鬆開。唉,一切都是命哪!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