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臨 第五章

第五章

上了教堂,麻煩事好像更多了。原本跟著她的只有東方神明,現在連西方神明都來湊熱鬧。

雖說有拒神符、送神令等法術可以拒絕沒天沒日的附身,但是檀茵畢竟是個心腸極軟的小女人,遇到懇托也很難拒絕。

這天,守護天使跑到她家裡來,先是在門口和東方神明打了一架——這群神明打上癮了——進了門又為了滿屋子的檀香皺眉,但他還是重整了儀容,顯露出最俊美、最慈和的面容,懇求地看著檀茵。

【Google★廣告贊助】

「天使大人,就算你這樣拜託我,我也不能從命。」檀茵有些膽戰心驚,「我連自己分內的神職都吃不消了,真的沒辦法出差……」

「唉唉,唉唉唉,何姊妹,妳不要這麼快就拒絕嘛!」守護天使非常誠懇,「若不是苦主的母親日夜求懇,我也實在是……但是妳也知道的,自從大戰後,神魔兩界簽訂合約,互相約定不能在人間現身;這個小島又嚴苛了些,都城還有管理者,我們的動作不能太大呀,除了以附身傳達神意外,什麼事兒也做不了。」

當初會請調人間,也是出自對人間的莫名喜愛。這片愛恨強烈、忽哭忽笑的大地,各種情緒都讓他著迷不已。久居人間,看多了無奈的悲苦,礙於天規,總恨自己不能多盡些什麼力量。

「這小女孩活不久了,她的壽命已經注定,難道不能完成她小小的虔誠願望?」他心裡有點焦急,雖然說,小女孩往生後就可以見到真正的天使,但是人類瀕死的那一刻,總是充滿恐懼和痛苦。

身為一個深愛人類的天使,他已經無力幾百幾千年了,更何況,他特別偏憐這個靈魂聖潔的小女孩,若不是她注定夭折,他是多麼希望這個小女孩可以當他的巫女啊!

「求求你,就讓我附身跟她說幾句話吧!」守護天使心痛起來,「她也只有這麼一個小小的願望啊……」

「別管他啦!」

「是他們自己沒本事找個合格巫女的。」

「呿,當年不知道燒死多少無辜女孩哩,現在又在這兒哭歪歪……」

「貓哭耗子啦!」

檀茵眼神嚴厲地一個個看過去,眾神明居然讓她看得一一低頭。

願意留在人間的神明,真的不是存壞心眼的啊,就是非常喜愛這萬丈紅塵,原本可以潛心修煉,不問俗世的「神」,凝於規定,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來請托她這個軟弱無用的女子。

「我沒讓西方神明附身過。」檀茵掙扎了一會兒,放棄了,「你不考慮找其他靈媒嗎?」

「我真有可以的人選,我就不會跑來搶人了。」守護天使一臉誠懇。

騙人!東方神明一起在心裡大叫。

認真要選擇靈媒神職,其實也不是那麼嚴苛。只是進入人類的身體裡附身,該靈魂是否純潔善良、清淨無瑕,嚴重影響神祇的六感。若是存有一絲污穢,就會沾染,那污穢宛如惡臭,嚴重的時候甚至令神掩鼻數年,經久不散。

「你根本就只是想找個上品附身而已啊!好卑劣的搶人手腕啊~~」

但是讓檀茵瞪過,這群神明因為她徹底乾淨的靈魂,反而有些畏卻了。

「好吧!」她考慮了很久很久,顫顫的伸出一根纖白的手指,「僅此一次喔。」

「何姊妹,我代那小女孩謝謝你,謝謝你!」守護天使忘情的握住她的手拚命搖晃。

「小茵兒~~」

「他唬你的啦!他絕對不會找不出人選的!台灣多少他們的神職啊,我們可是只有你一個。」

「好啦,別吵了。」檀茵頭痛起來,「神本慈悲,難道要信仰你們才發揮那種慈悲?你們不是天天開導我,心胸要寬大,肚裡能容人?自己卻說出這樣話來!」

眾神靜了下來,雖有些不服,還是沉默了。

要怪,也只能怪檀茵的心地太善良吧!讓他們這樣喜愛,除了體質以外,就是這顆純淨無瑕的心哪!眾神無奈的互望,沉重的歎口氣。

這一天,檀茵突然說要去高雄探病,伯安驚訝地看看她,實在很不放心。

雖然說,這段日子檀茵似乎「痊癒」了,但是偶爾的失神和無人時無聲的自言自語,還是令人有點擔憂的。

「我跟你去吧!」他想了想,決定休診一天。

抬眼看了看他,檀茵沒有反對。其實她已經思考很久了,關於神職,關於她和伯安。

她是認真討厭當巫女嗎?對,她得承受很多側目和恐懼,她沒有親密的朋友,甚至連點頭之交都缺乏。在這樣科學壓倒神學,徹底理性的時代,她只是舊時代的殘餘而已。

但是,她是多麼喜歡……多麼喜歡因為轉達神意,可以避開災厄的那一刻。這是別人不能,只有自己才有的天賦。

那些善良的人臉上露出的感激笑容,就是她最大的報酬。或許會頹喪、抗拒,或許會自我否定、逃避,但是她從來沒有,從來沒有真心討厭過這樣的身份。

若是伯安真的愛她,愛到即使發瘋都能夠接受,那他就要能夠面對現實以外的「真實」。

「好,我們一起去。」她下定決心了。

一路上,檀茵一直很沉默。望著這個很少說出來,卻總是默默包容她的伯安——雖然是誤解的包容,不管結果怎麼樣,她覺得已經夠好了。

到了醫院,驚愕的病童母親看著這兩個友善的不速之客,「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們是來探望雅柔的。」檀茵溫柔的笑了笑,「你的祈禱,上天已經收下了。」

雅柔的母親張大眼睛,非常驚愕。她祈禱的內容從來不曾說出來,那只是一個身心俱疲、絕望到底的母親,為了她心愛垂危的小女兒,非常真誠的祈禱而已。

那是女兒唯一的、稚氣而童真的願望哪!

檀茵越過她,俯身看著清醒的小雅柔。她帶著毛線帽,容顏不像她想像的那樣枯槁,只是深陷的大眼睛和發黑的印堂,說明她已經快要油盡燈枯了。

這麼小的孩子,大概還不到十歲吧,就得面臨人生當中最神秘、最絕對的死亡,那麼,讓她無懼的上路,也是她這個神職者的工作之一吧!

「雅柔。」她微微一笑,「天使這就來了。」

伯安看著他嬌小的女友雙手環胸,閉著眼睛,病房中的微塵,在陽光下悄悄迴旋、跳躍,像是煙火般燦然的飛撒,匯成一道宛如光流的微塵瀑布,聚散間隱入檀茵的身體裡。

她猛然仰首,閉著的眼睛倏然睜開,她像是一個潔淨的水晶容器,盛載了太多的金光,以至於流洩出來,在她背上朦朧的伸展出巨大、泛著金光的翅膀,連她睜開的眼睛,瞳孔裡都有著奇妙的光彩流動,臉孔像是籠罩在白霧之下,隱約而慈悲。

「雅柔,我照約定,來接你了。」檀茵發出低沉而悅耳的聲音,像是許多樂器和諧的共鳴,「你知道我是誰嗎?」

病弱的小臉露出微弱卻愉悅的笑,她嘶啞地說:「我知道。你是天使姊姊。」

「不要怕。」檀茵俯身抱住她,模糊的金色翅膀覆罩了整個病床,「這是人生必經的過程,就像光與黑暗,生與死,這是另一次的誕生,只是走向另一個終點,我會陪著你,走完最後一點路程……」

小雅柔已經無力伸手了,她只是滿足的將臉偎在檀茵的臉上。「別讓媽媽太傷心好嗎?等我休息夠了,我想回來當媽媽的小孩。媽媽不要哭,我還會回來的……」她表情安樣的閉上飽受折磨的眼睛,宛如安眠般,停止了氣息。

孩子的媽媽哭了出來,心裡卻不完全是巨大的傷慟。她知道自己的孩子已經有天使照顧了,天父會將她的痛苦一併洗清,讓她在榮光中安息。

雖然非常悲傷,卻像是被滌清了一切遺憾。

將那小小的、純淨的魂魄還歸於天,依舊被附身的檀茵轉眼看著呆若木雞的伯安,「你可看得到?你可看到了原本就該看到的事物?」

這是神跡!身為虔誠教徒的伯安受到很大的衝擊,像是一個生銹已久的鎖困難的轉動,轉動……

原本讓理性、科學、知識,深深禁錮的五感突然真正的張開了。那些被他合理解釋,進而不聽不看不聞的種種異象:暗處的私語只是風聲和熱脹冷縮的聲響,瞥見的白影只是視網膜的繆誤……一切一切被賦予合理的解釋,以致自我暗示到看不見聽不見。

因為這個突然的衝擊,突破了理性薄薄的表面張力,他「看」到了。

他不僅僅看到附身在檀茵身上的天使,也看到了跟隨在後的東方眾神,有巫女血緣的他,瞠目看著他原本就應該看得到的一切。

沒錯。怎麼能夠說,這是幻聽、幻視?大部分的人都看不到聽不見,就能夠證明不存在嗎?

他像是生活在黑暗中許久許久,突然看到一片光亮,逼得他幾乎睜不開眼睛,讓五顏六色的世界鬧了個頭昏眼花。

現實,到底等不等於真實?看不到聽不見,就不存在?

「我看到你了。」他垂首,真誠的祈禱。

「跟他說破嘴,不相信就不相信,倒是讓那鳥人裝模作樣一下,倒是信了。」

「西方那群傢伙真是好演技。」

「搶人搶到這樣,演技那麼好去演偶像劇啊!」

東方神明很不是滋味,不住地碎碎念。

看起來,這場搶人大戰,還有得拚呢!

檀茵使了個拒神符,總算得到了片刻清靜,她和伯安默默相對,兩個人都無言。

「我自認愛妳,卻對妳誤解這麼久。」伯安緩緩的開口,溫柔的語氣掩不住深深的懊惱。

「我愛你的。」檀茵紅著臉,小小聲地說,「而且,就算你誤解了,你也一直在我身邊。」

毋須言語,在互相的擁抱中,找到了深至靈魂的瞭解和愛意。

「檀茵,嫁給我吧!」經歷了這麼多,他的生命已經不能沒有她了。

蜷在他的懷裡,她很輕很輕的點頭。

她,終於讓伯安接受了她的一切,不管是「現實」,還是「真實」。

結婚以後,她大概就必須上表奏,請求去職吧!但是,她突然寶愛起自己的神職身份。這也是她的一部分,她的天賦、她的生命價值,在時間巨輪隆隆,人神愈行愈遠的二十一世紀,她說不定會是最後一個巫女吧!

「結婚以後,我得放棄神職嗎?」她不確定地問。

「為什麼要放棄?那也是你的一部分,當先生娘就不能當掛號小姐?若是可以並行,那麼多兼一個神職也不算什麼吧?」他得好好想想,怎麼幫檀茵掩飾過去,才會看起來正常點,總是要多顧慮一下凡人的眼光嘛。

檀茵滿足的窩進他的懷裡。她是遇到一個值得的人了。

只是,在晴朗的天空之上,一場異變,已經無聲無息的展開了。

他們不知道,依舊留戀人間的各方神明,也還不知道。

那一天,終於來臨了。

出差很久很久的哪吒,終於回到檀茵的家。

他風塵僕僕,滿臉的疲憊,萬分不捨的將頭埋進檀茵的懷裡,一聲不吭。他會非常想念,想念這個如姊如母的檀茵,想念這個萬丈紅塵。

這裡,比天界更像是他該待的地方。

「三太子,怎麼了?」本來很高興看到他的檀茵,心裡突然害怕起來,「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又要封天了。」哪吒絕望地抬頭看著她,「這次範圍更大,等於是要全封了!繼大神『重和黎』隔絕天地以後,這次真的要封了,要封閉所有通道了。」

「什麼?!」聚集在檀茵家的眾神明大吃一驚,為什麼沒有任何預兆?這是說,所有的各路神明都得返回天界,人間將不再有神?

「為什麼呢?」

「是啊是啊,為什麼?」

「我不要回天界!我喜歡這裡!」

「總給個理由啊!」

哪吒強忍住淚,卻哽咽地說不出話,孫大聖抬起陰晴不定的臉,問:「是不是天界的龜裂又更劇烈了?」他曾經擔任邊疆守關,知道這個天界的隱憂。

自從神魔大戰之後,雙方簽訂合約,互相約定互不侵犯。之所以止戰,實在是這場在人間進行的神魔大戰,已經嚴重威脅到三界生存。不說人類的文明毀壞殆盡,幾乎滅絕,連天界和人間、人間和魔界的接壤,都已經出現嚴重龜裂,崩塌只在片刻。

天界協議後,派了大神重和黎將天界通往人間的通道關閉了大部分,女媧奉命補天,魔界也派了大魔堵住多數通道,盡量彌補這場大戰的嚴重傷害。

經過多年的休養生息,人類漸漸恢復文明和數量,滿懷愧疚的天界從僅存的幾個通道,派下天神,透過巫女傳達神意,照顧人間百姓,但是人類在神話時代曾經有過的光輝燦爛文明已經不復見,所有的法力都消失了,壽命也大為縮短,盲目的崇拜前來「救災」的神明。

這場大戰,沒在人類的記憶裡留下,卻悄悄的潛伏在潛意識裡。日後人類往理性與科學的路上走,徹底排除神秘,也是潛藏很深的精神創傷所致。

早就知道,人神殊途,各行陌路的日子會來臨,但為什麼這麼快?快到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真的不能再撐了。天帝有詔令,即返天庭,四日後徹底關閉通道,大約只留幾個有管理者的都市尚有通道。」哪吒強打起精神,將詔令打了出去,頃刻間,所有的東方神明都接到訊息,倉皇得不知如何是好。

長處人間,怎麼忍得下,怎麼放得了?

哪吒最是傷心,雖是短短十餘年,但他和檀茵朝夕相處,早就把她當姊姊、媽媽看待,天地一旦隔絕,恐怕生生世世再也無緣相見。

「我不想回去……」頒完詔令,哪吒哇哇大哭,「我不要離開檀茵!」

這消息來得太突然了,檀茵忍不住熱淚盈眶,心頭一陣陣痛,「我也捨不得你呀,為什麼……」她好不容易接受了自己的定位,為什麼就這樣結束了?

臨行前,哪吒哭紅了眼睛,表情凝重的在檀茵和伯安的腦門上輕拍。「我暫時封上你們的天靈。此後無神,以前還有我們照看,現在都沒了,天界不管,魔界不理,這人世飄蕩的妖魔鬼怪,會盯上你們這兩個『完美容器』的!聽我說,檀茵……」

一串串的淚又滑下他粉嫩的臉頰,「世間無神,對其他凡人沒有什麼影響,但是對你們的影響就大了!什麼都不要問,趕緊上都城吧!都城尚有管理者,還可以保你們安全,我們會聚集在竹路鎮不去,就因為這裡是正鬼門,有我們在,妖魔還不敢動作太大,我們走了,你們怎麼辦?」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