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男生 五、她的爸爸篇

去阿雅家,比較常看到阿雅的媽媽和哥哥,她的爸爸倒是少見。

可是說到阿雅的爸爸周建國,以前的長官都會肅然起敬。據說當年國軍還沒有自製槍炮能力的時候,他帶領著一隊小組去紐西蘭勘查,每個人默記一部份,回來就開了藍圖,製作了國內第一挺裝甲用炮,並且試射成功。後來雖然該組因故解散,但是他在戰鬥職上的認真和勤懇,都是中華民國少見的模範軍人。

我當然也是佩服的。

【Google★廣告贊助】

偶爾在阿雅家見到伯父,他總是很慈祥的笑笑,有時會跟我聊幾句家常,看不出是那麼嚴肅正直的軍官。

他非常疼愛阿雅。我想,阿雅的性情這麼溫煦開朗,和幸福和氣的家庭有很大的關係。為了這個,我非常的感謝伯父伯母和她的哥哥。

所以,阿雅哭著告訴我,伯父反對我們交往的時候,我真的愣住了。都交往一年多了,為什麼現在才突然變天?

「妳爸爸?」我不敢相信。唉呀,大概是昨天我吻阿雅被伯父看到,所以怕我欺負阿雅吧,「我懂了,昨天我吻妳,他不開心是吧?妳沒跟他說,我和妳一起一年多,除了妳的手和接吻,我哪裡都沒碰?」

「不是的。」她接過我的手帕用力擤鼻涕。

「要不然為什麼?」我焦急起來,會有什麼原因呢?「我在妳家進進出出這麼久,為什麼現在才反對?」

她吸吸鼻子,「他以為你是女的。」

「然後?」女的就沒關係?伯父在想啥?

「如果你是女生,他不反對我同性戀。但是你是男生…他說他不要一個比我像女人的女婿!」

「什麼?!」我跳了起來,「我哪裡像女人?!」

為了這種鳥理由要我們分手?我是比較好看些,但是也不到像女人的地步吧?!

「是不像女人,」弟弟總算說出句人話,「你根本是日本美少女的化身嘛!說你像女人,實在太侮辱你了…媽~救命~哥哥居然把茶几扛起來~救我呀~」

美少女?我讓你看看這樣的哥哥可以扛著茶几追殺你!

痛扁弟弟並沒有讓我心情好一點,但是讓我冷靜些可以思考。

外貌又不是我要的,它就是長這個樣子。如果阿雅愛我,我愛阿雅,其實什麼問題都不大。真的沒辦法,我們還可以私奔。

等有了孩子,伯父大約也不會生氣太久。主意一拿定,我回去實驗室繼續努力,認真得教授都會驚異。

「如果可能,我幾乎想讓你今年畢業。」教授看著我的實驗進度,搖搖頭,「好好做,明年畢業,考不考慮來學校教書?」

我當然得努力。要不然,明年怎麼跟阿雅求婚呢?

但是看阿雅越來越無精打采,我知道,伯父的反對,讓阿雅很傷心。

「我已經好幾個禮拜沒跟爸爸講話了。」她沮喪極了,「我不想聽話,但是又不想不聽話,讓爸爸傷心。」

我也只能默默的握住她的手。

這樣下去,就算阿雅答應我的求婚,她也不會快樂的。唉…為什麼前途這麼多難…

見不到阿雅的假日真漫長。她要在家裡趕公司的案子,伯父在家,我又不能像以往跑去看她。無情無緒的躺到中午,正想到實驗室混時間,伯母打電話過來。

「阿法,還想不想當我的女婿?」伯母的聲音,真像極了阿雅。

「當然想,非常想!」

她連笑聲都像呢,「那趕緊來我家吧。當面跟建國說清楚。他只是一時無法接受,大家都躲著,要怎麼溝通呢?」

伯母說得對。躲避是最下策。

我趕緊穿上外套過去,伯母開心的過來開門,「阿雅跟建國說話了,趁現在,快過去吧。」

「…他畢竟是男人,男人就要有肩膀。」伯父的嗓門,玄關就聽得見。

「伯父,有時候肩膀不是長來看的,」我脫著外套,「肩膀是長來讓心愛的人倚靠的。」

「你…你這個…男不男女不女的傢伙!」伯父猛然站起來,「你來我家幹什麼?你能給我女兒什麼倚靠?你當過兵沒有?死老百姓站一邊去!」

我深吸一口氣。

「裝甲 1835 梯義務役中尉於民國八十八年退伍。陳營長是我的長官。我想,伯父你應該可以問問陳營長,我在他麾下的表現。」

「我會問的。」他瞪著我,「我記得…你姓史?」

「是。我姓史,史可法。」我站好,現在可是我一生幸福的關鍵戰役,不能現在輸掉。

伯父鋒利的眼神掃了我幾下,「退伍兩年,鬆懈了?」

「從來沒有,伯父。」

他站起來,非常有壓迫感,我只能不卑不亢的注視他,「跟我來。」

阿雅很焦急,我卻不能看她。我知道伯父準備對我「考試」,雖然不知道命題,但是我會全力以赴。

誰讓我愛上他的女兒呢?

轉進小巷子,他爬上三樓,跆拳道道場?

「聽說你練合氣道?」他吩咐了道場的師父,師父拿了套道服過來,「這裡是我學弟開的道場,你不用拘束。」

「我也練過跆拳道。」我開始換衣服,「只是幾年沒練,有些生疏。」

他點點頭,「戰場上誰管你練什麼?小王,派個初段的過來對打。這不是比賽,拿出真本事來。不判什麼打點,打到站不起來或求饒為止!」

撂倒了兩個初段,不太吃力。嚴肅的伯父才露出笑意,「很有點本事。我陪你練練。」

這可是大難關。若是打輸了,大約伯父就會反對到底。若是打贏了,保不定伯父惱羞成怒,還是反對到底。

「猶豫什麼?」伯父大喝,「是男子漢就堂堂正正對決!」

我想起長官敬佩的表情,起手勢後,凌厲的攻過去。

幾個回合,我漸漸覺得吃力。伯父年紀不小了,但是幾十年的苦練,他的技巧嫻熟,招數神出鬼沒,我從沒遇過這麼強的對手!對打了一個鐘頭,不知道他摔了我幾次,也搞不清楚被他摔了幾次,兩個人汗流浹背,誰也不肯認輸。

最後我會贏,到底勝在年輕體力好,實在沒什麼了不起的。

「小子,我可以認輸了。」他喘了一會兒,笑了起來,落寞的。

「伯父,你是我遇過最強的對手。」我衷心的說。

旁邊的人都鼓掌起來,伯父的學弟過來,「學長!你還是寶刀未老!若是判打點獲勝,這位小姐早就輸了。」

「我是男生。」我笑笑。

他愕了一下,哈哈大笑,「好清秀俊逸的男孩子!來來來,學長和你都過來,到我辦公室喝杯茶。」

伯父默默的走進去,看到掛在牆上的靶,順手把飛鏢射進紅心。這也是考試麼?不假思索,我也把飛鏢射在紅心。

他注視我了一會兒,「兩年前,有個快退伍的中尉得了軍中十項競賽的個人冠軍,也叫史可法。射擊滿靶,跆拳道無人可敵,那是你嗎?」

「是我,伯父。」奇怪他居然會知道。

他點點頭,「難怪我覺得有些面善。我也在司令台上。」他喝了水,「老陳,我回去了。有空來家裡坐坐。」

他不講話,我跟在他後面不知道考試的結果。

快到樓梯口,他終於開口了,「如果你和阿雅結婚,一定要穿著軍裝。穿上軍裝,你比較像男人些。」

我的考試通過了。心裡爆出狂喜,研究所上榜也沒那麼高興!

「說這些做什麼?」他疲憊的臉浮出希望,「還那麼久的事情,誰知道未來的狀況?孩子們的事情,總是說不準的。」他像是在自言自語。

「我一定會穿著軍裝娶阿雅的。」我鄭重的說。

他仔細的看我很久,嘆口氣。

「你敢對阿雅不好,天涯海角我也斃了你。」

「好。」我笑著,渾身的疲憊全飛到爪哇國,「伯父,請把阿雅交給我。」

他揮揮手,進了門。

阿雅一直想追問,我卻只是笑,不願意告訴她過程。她心目中英明神武的父親,不應該輸給我。

「你們…你們幹什麼去了?」送我下樓,她還不放棄。

「考試。」我摸摸她的頭,愛憐的,「我通過了。」

「考試?什麼考試?」她一臉疑惑的樣子實在好可愛好可愛…

「噓…祕密。這是 man’s talk。」我站在最後兩階,這個時候,我們就一樣高了。阿雅淡玫瑰色的嘴唇,好像有吸引力…我慢慢的俯下頭…

「姓史的小子!離我女兒遠一點!你在樓梯間就傷風敗俗?!」伯父氣急敗壞的打開門吼著,「你敢欺負我女兒,我就一槍斃了你!聽到沒有?!不會回答?有沒有聽到?!」

我聽到了…我想整棟樓都聽到了…大概也就不再有三姑六婆敢幫阿雅找相親機會了。

這下子,阿雅不嫁我也不行啦!

衷心感謝伯父的成全。一路大笑,高興的在馬路飛奔。

他的確是個善體人意的岳父楷模。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