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女生 八、懷孕篇

都怪那天月色太好。

有了自己的房子以後,我們也不愛去外面約會,兩個人總是牽著手,一起到我們的新家。約會最快樂的事情就是一起做晚飯,整理家裡,或是替家裡買點小擺飾小家電的,這樣就會讓我們高興半天。

雖然買房子讓我們兩個變得好窮,能夠相聚在一起,卻比什麼都甜蜜。

可以在那個美麗的滿月底下喝點小酒…或許就是喝酒壞事了。

【Google★廣告贊助】

「那個…」我臉紅了半天,「同事說…我們同事都說…呃…或許我們該去做個婚前檢查…」這叫我怎麼說呀?「那個…我聽說…男生…都…都會去那個…嫖…不是啦,喝花酒…」已經一身汗了,「我不是怪你唷!我只是覺得,有什麼毛病婚前就治好,將來比較不用擔心。」

很好,我講完了。大大的呼出一口氣。

阿法聽懂了,因為他的臉也紅起來,「呃…我應該…應該還沒有什麼毛病…」

兩個人都安靜下來,連根針掉地上都聽得見。

「阿法…」我怯怯的問,「你還是處男嗎?我不是只問你而已喔,我沒有經驗。」

「這個…這個…」他手足無措了半天,「妳知道的,當兵的時候學長都會帶我們…呃…去轉大人。」他胡亂畫了半天手勢,「妳知道的。我不能不去。」

「那時候你還沒遇到我!不用解釋。」我倒是鬆口氣,「也好,要不然,兩個人都沒經驗,將來怎麼生小孩?」

從小我就為了這種事情很煩惱。男生都把我當同性,只有看A片的時候才會突然意識到我是女的,把我趕出房間,好吧,我看不到。

女生們偷看A片,只要我在場,她們就扭捏又臉紅,沒人要跟我一起看。

老爸太正直,本來就沒有A片庫存在家,老媽又太勤勞,哥哥的A片全藏在同學那邊,我也偷看不到。自己去借,我又沒這個膽。

每次看羅曼史,他們又寫得不清不楚,我還是不懂。

阿法呼吸突然濃重起來,「阿雅…妳想知道怎麼生小孩嗎?」

臉馬上燒起來,「我…我…現在還不能生小孩…我們還有…還有房貸…」

但是他吻了我,輕輕在我耳邊說,「我不會害妳懷孕的。妳…妳想知道嗎?」

我…我是很好奇…聽說避孕不可能百分之百,但是,應該不會那麼倒楣吧?

沒想到真的需要面對這個問題。

痛苦的吐了很久,卻只吐出一點胃酸,我覺得又慌張又無助。

難道…難道…難道我真的…懷孕了?

第一次坐在電腦前面發呆,心慌得什麼也不想做。拿起電話,我的手顫抖了半天,還是猛然的掛上,跑出去用手機。

「喂?媽,呃…我同事在問…」我從不說謊的,現在卻結結巴巴,「呃…女人…女人懷孕,會…會怎樣?」

「啊?」媽媽應該在吸地毯吧,吸塵器的聲音好大,蓋得住我隆隆的心跳聲,「懷孕?每個人都不一樣呀。大部分的女人都會孕吐吧,然後想吃酸的東西…」

「如果不想吃酸的東西呢?什麼東西都不想吃?」小心翼翼的問。

「有可能唷。我懷妳的時候,也是什麼都不想吃,懷孕七個禮拜就吐得要命呢…」

完蛋了。我果然懷孕了!我跟媽媽的情形一模一樣。

怎麼辦?我和阿法為了房子,已經一點積蓄都沒有了,每個月還有房貸,已經跟他說好,兩年後繳清房貸,存夠了錢再結婚。

現在一無所有,孩子卻來報到了?!

我該怎麼辦?

「我要請假。」我衝進辦公室,「喵喵,我要請假。」

「阿雅…咳,組長。」喵喵看著我的臉,「妳怎麼了?臉蒼白的像是鬼一樣。」

「我不舒服。」喃喃著,「我很不舒服…」

「妳哭了?!阿雅!妳不是勇得跟牛一樣嗎?!」喵喵嚇壞了,「我也請假帶妳去看醫生吧?!」

我搖搖頭,眼淚亂甩,「顧好辦公室…」

「放心吧,不會有人把辦公室扛走,」她慌得語無倫次,「妳趕緊去吧。」

去醫院?我不敢去。這麼大了,還沒去過婦產科。

在大街漫無目的的亂走,發現停在阿法公司的門口。哽咽著要找他,總機也嚇壞了,讓我在會客室等著。

「怎麼了?」阿法緊張得抱住我。

「怎麼辦?」哇的哭出來,「我懷孕了!」

「懷孕?」阿法像是被雷打到,「真的嗎?我要當爸爸了?!」

「這不是重點啦!」哭得死去活來,「現在沒有半毛錢,怎麼生小孩?你騙我你騙我…你說不會懷孕的…」

「但是…」他想了想,「的確有懷孕的可能,只是機會很小呀…」

我就知道!避孕沒有百分之百的!

「妳在這裡別走!」他轉身要出去。

「阿法!」我好怕他就這樣不要我了。男人不是都怕負責任嗎?

「乖,我去請假。不能讓妳一個人難過害怕。」

兩個人坐在咖啡廳,我只是不停的掉眼淚,每隔一陣子就乾嘔。他心疼的拍我的背,「對不起…」

「這不是你的錯,」用力吸吸鼻子,「你又沒強暴我。」

「我們結婚吧!」他握住我的手,「趕緊結婚,反正我們本來就打算結婚了。」

「可是…我們沒有錢…」還有沈重的房貸,「我怕…我怕貧賤夫妻百事哀…我沒有心理準備…我怕我不會照顧孩子…」

剛剛升上組長,工作對我來說,還是樂趣無窮。我們打算這兩年還清貸款以後,存點錢,到處自助旅行,等我們身心成熟了,再歡欣鼓舞的迎接孩子的到來。

現在卻陷入無準備的慌亂中。

「…去把孩子拿掉吧。」我下定決心。

「我反對!那是我的孩子呀!」阿法憤怒起來,「妳不要私自決定這種事情!」

「沒有準備的狀況下生下他,對他會比較好嗎?拿掉吧!」

我們吵了起來,旁邊的客人很憤慨的來勸架,「先生,我忍不住了,是男子漢就不要逼女朋友拿掉小孩!男人要有肩膀!」

「我是女的!我是他女朋友!」我吼他,要不是阿法架住我,大約一拳打飛了那個有眼無珠的傢伙。

一片混亂中,阿法把我帶走。

「…妳不是說真的吧?」阿法開口了,「殺掉我的孩子?」

我又哭了起來,抱住他。

「我知道妳害怕,雖然我也害怕。」他抱住我的腰,「總會有辦法的,那是我們的孩子呀。只要在一起,一定有辦法渡過這些難關的。只是…對不起,要讓妳吃苦了…」

我第一次看到阿法哭。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他的眼淚,突然湧出勇氣。

「剛剛你跟我求婚嗎?」我擦乾眼淚,「我也跟你求婚吧。請你跟我結婚。這樣才公平。」

帶淚的他,湧出我這輩子見過最美麗的微笑。

家裡聽說我們要結婚,一片人仰馬翻。

「我…我是知道…」媽媽張大嘴,「但是…你們不是說,兩年後才…」

「我們不想等了,」也等不得了,肚子大起來,大家就知道了,我不要這個孩子被人家笑足月早產,「可以的話,我們想下個月就結婚。」

「下個月?!我什麼嫁妝都還沒辦呀~」媽媽慌張得跑來跑去,「啊!我得趕緊通知建國…」

「對不起,媽媽,」我哭出來,「對不起…」

媽媽靜下來,拍拍我的頭,「哭什麼,傻女孩…我早就知道…會有這天…」媽媽也哭了,「阿法是好孩子…他會待妳好的…」

兩家都炸起來辦喜事,阿法和我卻悄悄的站在婦產科前面。

「還是,」他的聲音顫抖著,「還是去做個產檢吧。」

「我怕。」我抖得跟個篩子一樣。

「我也怕。」阿法深深吸一口氣,「深呼吸~好,我們進去吧。」

沒想到診療室裡除了醫生,還有好幾個護士。實在太尷尬了。

驗完尿,醫生低頭寫著病歷表,「沒有懷孕。」

啥?

「不可能的!我吐得很厲害,肚子也會動呢!大夫,驗孕是百分之百的嗎?」

他抬起頭,疑惑的看著我。「準確率的確不是百分之百。」考慮了一下,「多久了?」

「兩個多月了。」

他拿超音波照了半天照不到,最後準備照內診超音波時,我脫了褲子躺在診療台上,臉孔紅得可以煎蛋。

大夫半天不做聲,「小姐,你的處女膜連傷痕都沒有,這樣要怎麼懷孕?」

處女膜?傷痕?「不是…不是做過處女膜就會自動爆開嗎?」

大夫和護士都瞪大了眼睛。大夫最早回神,他咳了一聲,「未婚夫陪妳來了嗎?小倩,請他進來。」

「請告訴我,你們做了什麼,所以…『懷孕』了?」

「那個,」我手足無措的,「那個…那天我們都脫了衣服…」

「然後呢?」

「然後阿法壓在我身上…手指這樣交叉…」我把兩手的手指交叉在一起,「然後他吻我…摸我…」

「然後呢?」

還要然後?「呃…我們…我們抱了很久…阿法就跳起來跑去浴室…」

他們都表情古怪的看著我們,「你…」他問阿法,「你有沒有把陰莖放進她的身體裡?」

「沒有。」阿法倒是很坦然,「但是,有時候很微量的精子也會讓女人懷孕呀。」

靜默了兩秒鐘,大夫和護士都爆出響亮的笑聲。

喂!

好不容易大夫止住了笑,上氣不接下氣的問,「那…我能不能請問這位小姐,妳真的以為這就是做愛?這樣就會生小孩?妳怎麼會認為…」

這不是做愛?!「散亂的襯衫…內衣…交疊的雙手…接吻…我們脫光光…這樣不就是做愛了嗎?漫畫都是這樣畫的呀~」難道不是嗎?!那麼我肚子的孩子哪來的?

大夫笑得從椅子上滑下來,幾個護士蹲的蹲,捶桌子的捶桌子,流眼淚的流眼淚,嘴巴都不可遏止的張得大大的笑。

我…我說了什麼?有這麼好笑?

大夫好不容易爬回椅子,眼鏡也歪了,領帶也斜了,「我從醫五年,第一次聽到這麼好笑的事情!謝謝妳小姐,今天我笑得真開懷!」他很努力才忍住笑聲,「這麼說好了,我想妳有腸胃炎的現象,想吐應該是這個緣故,我幫妳轉腸胃科…」他又爆笑了起來。

護士勉強撐著送我們出去,「小…小姐…我有東西送妳…」她從抽屜裡翻出一片光碟,「這是…這是不孕門診的東西,我相信他們為了你們的幸福,一定很樂意貢獻這片『教學光碟』…」

「謝謝。」我遲疑的拿過來,她笑得蹲在地上,「腸…腸胃科…在…在樓下…」

後來證實,我的確得了腸胃炎,所以想吐,肚子會動是腸子的蠕動。

「原來沒有懷孕呀…」我鬆口氣,又覺得倀然若失。

「那…那還要結婚嗎?」下個月就要結婚了?!我還沒有心理準備呀!

「當然要結。」阿法伸伸舌頭,「走吧,我們回去看教學光碟。」

這是我第一次看A片呢!真的目瞪口呆。足足一個小時,我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太震驚了,好原始的方式!

轉頭看見阿法眼神怪怪的,「喂,幹嘛?我可不要懷孕。」

他亮亮手裡四方形的東西,「嘿嘿…我隨身帶著保險套唷…」然後他就惡羊撲虎的撲到我身上!

這…這這這…

有點痛…但是…哎呀,人家說不上來啦!

「阿法,好像不是這樣唷。」兩個人蓋著被單,「…為什麼要射在女生的肚子上?難道精子是透過肚皮吸收的嗎?難怪你以為我會懷孕!人體真的好奇妙喔!」

「不是這樣…」他苦笑。

「要不然是怎樣?」我很好奇。

「這個…」他乾脆吻我,不讓我說話。

這一夜,我也變成大人了!嘿嘿…我知道了生小孩的辦法唷!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