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男生 九、婚禮篇(全文完)

結婚潮的旋風席捲整個研發部門。

難道天氣越冷,越想娶個老婆取暖嗎?男人的大腦結構應該不會這麼簡單吧?

「要娶老婆的男人閃一邊去!」時常抱怨女朋友如何如何的阿光赤著眼,「媽的,跟她一起這麼久,居然說她不想結婚!她耍我是吧?」用力在桌子上一頓,「男人青春有限哪~」

這話聽起來怪怪的。

【Google★廣告贊助】

有女朋友的,想結婚。沒有女朋友的,對越南相親團躍躍欲試。我真不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

好不容易拐到女朋友結婚,又為了八字不合苦惱不已。小劉抱住頭,一言不發。我把八字拿過來看看。拜託,這種東西也值得煩惱?

「你有沒有把夏日節約時間算進去?」我瞄了幾眼,哪兒找來的江湖郎中?

「什麼?」小劉疑惑的抬起頭。

橫豎實驗告了一段落,我從抽屜裡掏出解悶用的資料,「這江湖郎中沒把夏日節約時間考慮進去,基本上,你的八字不對。」

重批了一張給他,「好啦,八字合了,結婚去吧。」就算不合,修改修改,弄得家長頭昏腦脹,寫些吉祥話,也就合了。

「阿法!你果然是我命中的貴人!」小劉感激得幾乎跪下來,「我就知道巨蟹座是我的貴人~」

前些時候,不是說我是他的剋星嗎?這個人的星座書真是看得雜博百家。

與其花錢給江湖郎中,不如省下來買書看看,兩三下就會了。又不是什麼神奇的變化。

我和阿雅根本沒合過八字。誰結婚不是合過八字的?八字合的離不離婚?神經病。

與其計較星座八字有的沒的,不如花時間兩個人培養默契感情。不過看別人亂成一片,我倒是慶幸爸媽根本沒打算插手我的婚事。

「請個十五桌,就在宴客廳舉行婚禮,之後我和阿雅想去京都度蜜月。阿雅的爸媽希望簡單就好。媽媽,我們這邊有沒有什麼禁忌?」

媽媽忙著擬名單,揮揮手,「你們年輕人處理就好。」

「五十萬,」爸把支票給我,「不用還了。」

「怎麼可能?」我穿上外套,「等我們還完房貸,爸,我一定會把錢還你。」

爸爸也揮揮手,開始看報紙。

姑姑們意見很多,跟我抱怨爸媽不關心我的婚禮。我倒是覺得堂兄弟姊妹那種席開百桌,又鬧又吵,中不中西不西,亂成一團的所謂「古禮」,只有讓人疲於結第二次婚的功能而已。

反正簡單就好,像現在,我還可以跟阿雅一起悠閒的逛禮餅店,阿雅只顧著拼命試吃禮餅,戒指還是我硬把她拖到鎮金店選的。她只顧著看隔壁的禮坊,戒指隨手指了枚素得沒有一絲花紋的金戒,我們兩個試戴一下,合適就包回家,其他什麼項鍊手鐲通通都不看。

「我媽本來要幫我買新的,」她拖著我往禮坊跑,「我跟媽媽說,她還是把外婆給她那包給我就是了。買什麼新的?我又不戴。等結過婚就還她,多麼簡單省錢。」

在她心目中,喜餅比戒指重要,我也這麼覺得。

這麼試吃了一個禮拜,我們兩個人胖了一圈。

「我胖了。」她很苦惱。

「沒關係,這樣氣色比較好。」女孩子胖一點好,抱起來比較舒服,冬天又到了。

吃來吃去,還是街角的麵包店好吃。方便,又省錢。

結婚沒什麼難的嘛。看同事同學為了結婚人仰馬翻,有的還吵得幾乎分手,我不禁有些自鳴得意。

沒想到,我錯了。

光挑婚紗攝影就差點謀殺了我們的婚禮。這些瞎子!我簡直要被這群笨蛋氣死。我是男的,好嗎?阿雅是可愛的新娘,好嗎?!

看著阿雅哭得要死,我也頭痛欲裂。婚禮怎麼可能不放結婚照?!愁腸百轉,私下找了學長,學非所用的學長拍胸脯和我串通,所以他們店長很有把握的對著阿雅喊「小姐」,這才讓阿雅開心起來。

以為麻煩結束了,哪知道是更大的麻煩開始。

獨照都沒問題。我第一次看到這麼漂亮的阿雅!她高高的個子裹在修長的蕾絲新娘禮服了,氣質高雅得讓人驚嘆。

但是到了合照,問題就來了。身高的確不是距離--別拍婚紗照就不是問題。

學長抱著手臂苦思了一會兒,「喂,拿兩本…不,三本電話簿過來。」

顫巍巍的站在三本電話簿上,我和阿雅看起來還是很奇怪。雖然不願意承認…我像是小她很多的弟弟。

「不能讓新娘坐下來嗎?」攝影助理無可奈何。

阿雅坐下來,學長卻遲遲無法開拍,他嘆口氣。

「這樣好了,」學長還是很盡力,「我們個別用藍幕照,然後電腦合成在一起,好不好?這樣可以把你們的比例修得正確一點…」

然後阿雅哭了。這不能怪她,看著她跑掉的背影,連我都想哭。合成的婚紗照…難道我跟阿雅真的那麼不搭調嗎?

不,我們是天生的一對,不管各方面。

我有了主意。

「我們一起穿男裝拍照,也一起穿女裝拍照。」

「你~~你確定嗎?」阿雅張大了嘴,「爸媽會…」

「他們說,這是我們的婚禮。眼淚擦一擦吧,小姐,可不可以來幫我們阿雅補個妝?」

當然,學長受了很大的驚嚇。當我們一起穿著西裝拍照的時候,學長的眼睛一亮,鏡子也告訴我們,我們是多麼和諧。

阿雅真是帥…她英氣勃發的臉,充滿呼之欲出的生命力,看起來多麼…英俊!我的心猛然的跳了起來。

如果阿雅是男生呢?我會不會愛上…「他」?

我居然沒有把握不愛。

「小心!」差點讓電纜絆倒,阿雅有力的手攬住我。在我自認保護她的時候,難道我不曾在情感上百分之百的依賴她的笑容?

阿雅就是阿雅。什麼性別身高體重像什麼都不要緊,只要她是阿雅,就可以了。

望著她的眼睛,我知道,她和我想到相同的事情。

***

那天的婚禮當然很轟動。宴客廳的雙男裝雙女裝的另類結婚照連其他家喝喜酒的客人都引來,大家伸長脖子探望著,雙方的父母氣得幾乎想把我們分屍。

我依照阿雅的爸爸--應該叫他岳父了--的要求,穿上軍服和阿雅一起走向未來。

我優雅而健美的妻子呀…雖然早就這麼認為了。

交換完戒指,淺淺一吻,司儀要引我們回座位,我卻握握阿雅的手,跟她一起上台。

底下一片騷動,阿雅也不知道我上來幹嘛。

「我想,許多人都看到我們的婚紗照了。」底下有人笑,有人驚奇,同事同學很捧場的鼓掌又吹口哨,「我想,喝完喜酒,我們倆大概會被爸媽砍,不過在那之前,我還是希望讓大家知道,我不並是作怪。」

多少往事在心底流轉,遇到阿雅…阿雅的淚…阿雅的笑…可愛的她…帥氣的她…

「我不喜歡說我娶了阿雅,應該說,我和阿雅結婚了。這照片只是用來影像宣告,作為一個見證。今天我的確是阿雅的丈夫,就像阿雅事實上也是我的伴侶。阿雅的確是我的妻子,我也是阿雅的伴侶。在婚姻裡,我們彼此扶持照顧,不分性別。我們結婚,不是為了我少個煮飯婆,阿雅少張長期飯票,而是我們想要一起當同方向的夥伴,行走這條人生路。」

阿雅看著我,眼淚像是珍珠一樣滾落。

「我愛她,並不單純她是個女人。我相信我們彼此的戀慕不是因為性別而已。這不算什麼。」

性別根本不算什麼。我們緊緊擁抱,在應該矜持的婚禮熱烈的擁吻。

到今天,我才不用繃緊神經的當「男人」。男人只是生理性別,和阿雅一起,我無須這樣矯揉造作。

只因為我是我,阿雅是阿雅,那就夠了。

那天的婚禮,鬧得幾乎瘋了。整個宴客廳的歡呼聲,幾乎翻掉了整個餐廳。

天翻地覆中,我悄悄的拉著阿雅偷溜,高高興興的渡蜜月去。等回來的時候,爸媽就不氣了。

只是手機留言爆掉了。到今天,我們還沒有勇氣去聽。

只是,我們的婚紗照據說被張貼在奇怪的網站,我偷偷爬上去看,不但女裝照被貼出去,男裝照也…

留言還留了一大堆,我看得快笑死了。我從來不知道我們是少男少女同性戀雙性戀異性戀殺手欸!太神奇了!原來我們這麼有資格當獵豔的無性別搭檔呀?!

誰管他們?男生女生很重要嗎?性別只存在在下半身,每個男生的大腦都是百分之五十一的男性,百分之四十九的女性;女生也一樣。

我和阿雅?我們都是幸運的百分之五十點五唷,羨慕吧?

對不對呀,阿雅?

她塞了一嘴的餅乾,順手也塞了我一嘴。

真的是…很甜蜜的滋味唷!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