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女生 三、性別篇

從小性別認同就讓我很困擾。

女生都喜歡我,老用一臉愛慕得幾乎昏迷的表情看著我,哭得時候也都靠在我胸前。這本來也沒什麼,只是男生失戀也老靠在我胸前哭,這就讓我很不高興了。

【Google★廣告贊助】

「我是女的欸。」等他哭溼了胸前的白襯衫,我實在很不開心,「你就這麼靠上來?我將來怎麼嫁人?」

那個失戀的人通常會愣一下,然後笑到在地上拼命打滾,失戀的創傷居然就灰飛湮滅。

「對…對不起…阿雅…我忘了妳是女生…」然後在地上繼續翻滾大笑,「嫁…嫁人…從妳的嘴裡說出來,實在非常好笑呀。哇呀~阿雅~我反對暴力~妳對失戀的人不要下手這麼狠~」

沒打爆你的頭,應該感謝我媽把理智長在我的DNA裡。

但是男生也喜歡我,我是很清楚,只是他們都當我是兄弟。每次被他們拖去喝酒把馬子,我都會覺得所交非人。

自從跟阿法交往以後,這種情形當然少多了,但是公司男同事總會在我後面鬼鬼祟祟,這就讓我覺得有點奇怪。

「多久?幾賠幾?」

「一個月。十賠一。」

「我跟五百,撐不到。」

本來不懂,我們交往一個月後,阿法來公司接我,聽見一片神哭鬼嚎。我這才知道他們拿我們能交往多久賭輸贏。

「阿…阿雅…不要生氣…哇~~救命呀~」那個莊家被我海K了一頓,我才氣憤的跟阿法出去。

「太過分了!為什麼我們就不能長久?真的太過分了!」我對著他大叫。

「妳還不是想跟我分手過?」他斜斜的看我一眼。

我的臉馬上紅起來。我就知道他會記恨。

「我…我…」一面結巴著,一面搔著頭。咖啡廳的歐巴桑看見我們兩個口角,笑嘻嘻的過來調解,「哎唷,好帥的先生勒。讓一讓可愛的小姐啦,兩個金童玉女似的,不要吵架不要吵架…」

……………

我才是小姐呀…

「乖,別哭了。」他遞手帕給我,望著無力的坐在椅子上的我,把我攬進他懷裡,「我知道妳是女生就夠了。」

跟他出門,怎麼打扮都不對。我若打扮可愛點(沒錯,那套印第安戲服我還留著),我們要是在街上親暱,會有人當我們是怪物,大家竊竊私語,不時聽到「拉子」、「同性戀」。

如果照平常的打扮,我就變成了「先生」,阿法就是「小姐」。

將來有小孩怎麼辦?!若是女孩像他男孩像我,一切都沒有問題。如果女孩像我男孩像他…

我突然覺得毛骨悚然。

「妳這人好不龜毛,性別問題這麼重要嗎?」很久不見的柚子皺著眉毛,「好吧,妳說我是男是女?」

我對這傢伙最沒辦法,「男的啦。」

「那我老婆勒?」他一把搶走我正在抽的煙,大剌剌的抽起來。

「男的。你神經病,我分不出小南是男是女?」老大不耐煩的。

「妳可以接受我們夫妻倆,卻不能接受自己不像女人?」柚子也有點不開心,「如果妳不是女的,我早追妳了。不像女人有什麼不好?又帥氣又有才華,真的愛妳,才不只愛妳那層皮。」

「那你怎麼不追我?」廢話真多。

「你是女的!我只愛男人呀!」柚子像是看到白癡一樣搖搖頭。

居然只有他覺得我是女人,這不是很悲哀?

「什麼石頭腦袋?」他搔搔頭,「小南沒跟我回來,妳陪我去聚會好了。」

聚會?

「對呀,以前的舊情人找我去喝一杯。」他似乎很困擾,「我若不帶個伴,萬一被他拖走怎麼辦?陪我去走走吧。」

一到了煙霧瀰漫的PUB,我這才覺得不太對。

「為什麼都是男的?」話一出口,我就覺得有點後悔。當然只有男的!這裡是…這裡是Gay吧!

「我是女的!」我在他耳邊咬牙切齒,「這裡不是不歡迎女人嗎?」

「放心吧,不會有人看得出來。」他神情自若,迎向一個高大的男人擁抱。

我的頭都痛了。

「柚子,好幾年不見了,小南還在紐約?你就這麼自己回來?」男人長得很清爽乾淨,年紀大約有三十來歲,我對著他笑笑,希望臉部肌肉沒有僵硬,「這位是…」

「小南的弟弟。」他指了指我,「在學校的時候,我們三個號稱三劍客。」

妹妹。我是小南遠親表妹!什麼弟弟?!

「認識他,是我一生最大的不幸。」我冷冷的坐下來,喝著悶酒。

其實仔細看,也沒什麼太出奇的景觀。跟一般的 pub 沒什麼兩樣,除了談情說愛的人都是男生以外。而我看著柚子和小南談戀愛那麼多年了,早就習慣到不行。

那對舊情人旁若無人的情話綿綿,我只想睡覺。

「很無趣?」無聊到吧台看酒保調酒,有人靠近我,笑笑,「可愛的小姐,能不能請妳喝杯瑪格麗特?」

我猛回頭,一眼就認出我是女生,這真是我一生少有的美好時刻!

但是…為什麼是個gay呢…嗚…

「呃,」我搔搔頭,「謝謝你的酒。」

「小姐怎麼會一個人來?」他的下巴有點鬍渣,樣子就像是東區非常含蓄時髦的設計師或藝術工作者,反正就是那種八竿子打不著也認識不到的人。

「我陪…」該怎麼介紹柚子?同學?他比我大一屆。我遠親表哥的老公?怪怪的,「陪我兄弟來喝酒。」

他看了一眼柚子,「看來妳兄弟倒是找到『談話』的對象。」

是呀,談話。已經快談到身體上去了,也不怕我跟小南告狀。聳聳肩,繼續喝我的酒。

「我不是故意打擾你們的,」我趕緊撇清,待會兒覺得我是來獵奇的,那就太不尊重人家了,「只是我得把兄弟扛回去。如果他喝醉的話。」

認識柚子,的確是倒了八百輩子的楣。想當初他和小南戀愛的時候,情書信物都是我傳遞的,兩個打架,也是我勸的架(順便把兩個都打一頓),鬧自殺鬧上吊都是我叫的救護車。

戀愛怎麼這麼麻煩?要不是認識了阿法,我還以為戀人都是這麼神經的動物。

「妳的表情好柔軟,」他輕輕的撫摸我的臉,我倒是整個人都硬掉了,「我喜歡妳。今生要當我的伴侶嗎?」

我左右看看,有點天崩地裂的感覺。這裡是 gay 吧沒錯吧?他的意思是…是…

「喜歡一個人,並不是性別而已。我喜歡男人,也喜歡女人。」他輕輕的握住我的手,「尤其是像妳這樣完美的組合。好像是無性別的天使。同時擁有男人和女人的特質。」

我張大了嘴,看著他。

「你這王八蛋,想對我帶來的人怎麼樣!?」柚子又驚又怒的拉過我,「不要臉的傢伙!別碰阿雅!」他的舊情人追過來,「柚子…」他一甩,「別拉著我!」

「妳叫阿雅?」一片混亂中,他寧定的眼睛望著我,「很好聽的名字。剛剛我冒犯妳了嗎?讓妳生氣了?」

愣愣的搖搖頭,「只是第一次被人家當女人追。」暈頭轉向的,阿法其實不很把我當女人的,「我沒生氣,謝謝。求婚是對女人最大的讚美。」一把拽住和舊情人拉拉扯扯的柚子,匆匆的從他口袋掏出兩千塊,「買單。」然後逃走似的跑掉。

柚子懊悔死了,「我不該把妳放在那邊!居然被那個男女均收的傢伙看上!天啊~幸好發現得早,要不然妳會被他迷得跟他走…我怎麼跟小南交代!」

我好像還在夢中,「他把我當女人欸…」

「我也當妳是女人哪!」柚子對著我吼,不太自然的吞了口口水,「天使一樣的女生哪…」

我看著柚子又羞又氣的臉,先是覺得尷尬,又覺得有些高興。

原來不是女人喜歡我,也有男人喜歡我的!我果然是女生!

「阿法~」我開心的打電話給他,「今天有人摸我的臉,還握著我的手跟我說喜歡我唷!是男生,不是女生唷!」

「啥?」電話那頭傳來暴吼,「哪個傢伙?!我劈了他?!在哪邊?哪個不怕死的敢碰我女人?!」

這…這情形有點難解釋…我乾笑著搔搔臉頰。聽著電話的暴吼…

唉…再可愛,阿法也還是男生呀…這種恐怖的暴吼…

他是男生,真的是男生唷。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