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女生 五、她的爸爸篇

我的爸爸是個職業軍人。從小他就很少在家,只有假日才會回來,但你可別把他想成是那種軍事化又古板的父親。

從小他就疼我,國小的時候為了我的裙子不合規定,還跟老師對槓過。

媽媽告訴他我被老師連續罰站一個禮拜後,他親自登門拜訪老師。

【Google★廣告贊助】

「周雅人裙子不合規定,小孩子就穿定做的衣服,長大還得了?」老師推推眼鏡,傲然的跟老爸說,「我應該已經通知過家長。」

「老師,你要一個身高一六五的小四學生哪兒生那麼長的百褶裙?不定做,難道要她穿迷你裙上學?」老爸低頭看看身高不滿一百五的老師,「合規定的裙子給老師穿,大約剛好,雅人穿的話,恐怕連大腿都遮不住。」

老師的臉一陣青一陣白,「我說不行就是不行!買不到裙子不是理由!」

「那我想,我該跟校長先生溝通一下,」老爸走出老師家裡,真的去找校長。

後來校長特許我穿那件「定做」的百褶裙,用不著罰站了。

他是非常疼愛子女的爸爸。

和阿法交往了一年多,常常在家裡進進出出,有時遇到他,他也都笑咪咪的。

我想,老爸大概是贊成的。

直到那天,我和阿法在沒人的客廳接吻,剛好老爸回來,一時三個人僵在那邊。

他也沒說什麼,只是咳了一聲,走進房間。

我還以為老爸會揍阿法哩,發現沒事,趕緊讓他回家。

幾天老爸都滿懷心事的。幾次對我欲言又止。

「女兒呀,」他咳嗽一聲,「我知道有些事情是天生的,無法改變。就算妳真的…嗐,只怪我們父母沒給妳個女孩子的外表。如果說,阿法…阿法是妳選擇的,我們也會把她當女兒一樣看待…不管發生什麼事情,父母都是支持妳的。」我聽了半天,才搞清楚,老爸以為我是同性戀。

搞什麼?!我笑了起來,「爸…阿法是男的啦。」

「男的?」他的眼睛瞪得很大,「妳是說…」

我笑著點點頭。

「我不答應!妳怎麼可以跟人妖交往?!淑英!妳知道妳女兒跟個人妖交往嗎?!」老爸吼了起來。

「咦?」媽媽慌慌張張的從廚房跑出來,「阿法去變性了?他幹嘛去變成女的?雅人,怎麼回事?」

「什麼?」老爸似乎要腦充血了,「妳一開始就知道那個人妖是男的?」

媽媽有點糊塗,「阿法本來就是男的呀。雅人都跟他交往一年多了,你不知道?」

「我怎麼會知道?」老爸跳起來,「他橫看豎看都是女的!我不答應!我絕對不接受這種娘娘腔的女婿!」

「爸爸!」我生氣起來,「他哪裡娘娘腔?人家是有擔當的男子漢,你不要亂講!」

「他比妳還像女人!我不許妳跟他來往,聽到沒有!」老爸蠻起來,「明天…不對,今天就跟他分手,聽到沒有?」

比我像女人…我當然知道他比我像女人…誰也比我像女人…這話像是一根箭插在我心口,禁不住,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爸爸你最討厭了~」我哭著跑進房間裡摔上門。

「只有哭的時候像女孩子。」即使隔著門,還是聽得到爸爸的大嗓門,我哭得更厲害了。

「建國!」媽媽制止他,「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最討厭人家說她不像女人,知道也不要說出來嘛。」

這下我哭到臉都腫了。

第二天,阿法看到我,嚇了一大跳,「妳的眼睛怎麼了?長針眼麼?」

我搖搖頭,精神委靡的。今天整天心情其差無比,糟糕的是,我心情越壞,工作越仔細,組長樂得飛飛,巴不得我馬上失戀。

這群人面獸心的東西,我又忍不住掉下眼淚,「阿法,為什麼大家都希望我們分手?」

「這次又是誰?」阿法嚷了起來。

「我爸爸。」我趴在他膝蓋上哭了起來。

「妳爸爸?」他不可置信,「我懂了,昨天我吻妳,他不開心是吧?妳沒跟他說,我和妳一起一年多,除了妳的手和接吻,我哪裡都沒碰?」

「不是的。」我接過他的手帕用力擤鼻涕。

「要不然為什麼?」他很焦急,「我在妳家進進出出這麼久,為什麼現在才反對?」

我吸吸鼻子,「他以為你是女的。」

「然後?」

「如果你是女生,他不反對我同性戀。但是你是男生…」這是什麼鳥邏輯呀?!莫名其妙的老爸!「他說他不要一個比我像女人的女婿!」

「什麼?!」他跳了起來,「我哪裡像女人?!」

每…每個地方…

我的戀愛之路幹嘛這麼坎坷?不像女生就算了,好不容易找到真愛,居然為了這種鳥理由要我分手?老天爺就這麼討厭我?

「我不要分手!」他拼命搖我,「我絕對不分手!」

被他搖得發昏,眼淚都忘記掉。我尖叫,「別搖了!再搖我真的要分手了!」

我跟老爸冷戰了好幾個禮拜。說真話,很不習慣。從小爸爸就比較疼我。我比哥哥認真,爸爸常誇我是個有定性,心性純良的孩子。

「學武的人,就要像阿雅一樣。」他很高興的跟我的武術老師說,那也是他的學弟,「有毅力定性,專心純一。將來她的成就一定比哥哥高。」

老哥巴不得爸爸這麼說,這樣就能逃掉最討厭的武術課。但是我喜歡揮汗的感覺,武術讓我著迷。我喜歡打完拳後淋漓暢快的感覺,我更喜歡跟爸爸對打,這個時候,難得回家的爸爸,是我一個人的。

爸爸從不勉強我任何事情,但是他唯一勉強我的事情,卻是我終身的幸福。

我不想聽話,但是也不想不聽話,讓爸爸傷心。

「好啦,不要跟老爸生氣了。」哥哥跑來我床上躺著,「妳不理他,他一下子老好幾歲,看了好可憐唷。」

「囉唆。」我專心的寫程式。媽的,只有工作可以發洩我的不爽。

「我本來不想管,你們這兩個地雷區,不小心踩到會粉身碎骨溜。可是昨天他抓著妳小時候的道服發呆了半個鐘頭,還問媽媽,『淑英呀,是不是我害了阿雅?讓她那麼小就開始練武,所以才長不成女孩子樣?』」

我硬氣的不回頭,拼命打著鍵盤。

「不回頭我就看不到掉眼淚?妳幹嘛死憋著?哭就哭,妳唯一像女生的地方就只剩下哭的時候…哇~救命呀~媽~阿雅要掐死我!」把他摔出房間,我忿忿的走出去。

「老爸,」我抽噎著,「我不像女生才不是練武的關係。阿法也從小練武,他還是長得女孩子樣呀。容貌父母生成,我們又沒辦法。」

爸爸沈默了很久,「我不放心把我唯一的女兒嫁給這麼不可靠的人。」

「如果他是女生,為什麼你不反對?」我拼命抽面紙。

他搔搔頭,「那是…他若是女孩子,當然是妳保護她呀…我們家的人都會保護她的。但是他畢竟是男人,男人就要有肩膀。」

「伯父,有時候肩膀不是長來看的,」阿法一面脫著外套,冷靜的說,「肩膀是長來讓心愛的人倚靠的。」

「你…你這個…男不男女不女的傢伙!」老爸霍的一聲站起來,「你來我家幹什麼?你能給我女兒什麼倚靠?你當過兵沒有?死老百姓站一邊去!」

我想幫他說話,偷笑的媽媽拉拉我,食指豎在嘴唇中間。

「裝甲 1835 梯義務役中尉於民國八十八年退伍。陳營長是我的長官。我想,伯父你應該可以問問陳營長,我在他麾下的表現。」

「我會問的。」他注視著阿法,「我記得…你姓史?」

「是。我姓史,史可法。」阿法站得很挺,表情非常肅穆,這樣英挺的樣子,我從來沒有見過…

我想我臉紅了。

老爸凌厲的看了他好幾眼,「退伍兩年,鬆懈了?」

「從來沒有,伯父。」

老爸站起來,比阿法還高一個頭,「跟我來。」

「爸!」我想追出去,又被媽媽拉住,「對自己的男人要有信心唷。」

信心?!他們準備去幹嘛?打架?我聽燕姊說,當初她男朋友上門求親的時候,燕姊的爸爸拿著菜刀追了好幾條街。

不會的…我拼命冒汗,老爸應該不會把槍和刺刀拿回家的…

在家裡等了又等,天都暗了,媽媽倒是若無其事的煮晚飯,只剩我在客廳鐵青著臉走來走去。

跟女朋友情話綿綿的哥哥不耐煩,「幹嘛?練磨地神功?地板真的不用打蠟了。」一講完馬上就地找掩護,發現我沒舉動,嚇壞了,「媽,媽!阿雅怪怪的…她連K我都沒興趣~」

我把拖鞋扔過去叫他閉嘴。

「來吃飯啦。阿雅,不要太擔心…」媽媽老神在在,「當年妳老爸想娶我的時候,也被妳阿公電得很慘,安啦,男人都要過這關的…」

「男人好命苦。」哥哥搖搖頭。

「放心吧,阿雅這樣訓練你,你會很輕易的過關的…」媽媽笑得很燦爛。

這不是重點吧?

門響的時候,我差點跳到天花板。

老爸非常喘的進來…他真的追殺阿法好幾條街嗎?但是看阿法氣定神閒,似乎什麼事也沒有。

「愣著幹什麼?」老爸很兇的,「坐下來吃飯!」

「是。」阿法對我眨眨眼。

居然這樣沒事了?

「你們…你們幹什麼去了?」送他下樓,我還是覺得莫名其妙。

「考試。」他摸摸我的頭,「我通過了。」

「考試?什麼考試?」他們搞什麼鬼?

「噓…祕密。這是 man’s talk。」他站在最後兩階,這個時候,我們就一樣高了。他的嘴唇漸漸接近…

「姓史的小子!離我女兒遠一點!你在樓梯間就傷風敗俗?!」老爸打開門叫著,「你敢欺負我女兒,我就一槍斃了你!聽到沒有?!不會回答?有沒有聽到?!」

爸…我確定他聽到了…恐怕整棟樓都聽到了…

我明天不敢出門了啦! >_<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