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光與闇的邂逅

[魔獸] 光與闇的邂逅。(完)

一陣風吹過,捲起塵土。

她和麥迪文相互凝視,打量。她莫名的明白了,麥迪文的確死了,就像艾蘭已經死了一樣。

殘留的只是一個幻影,一個熱切而貪婪的幻影,貪婪的想要知道他所有的實驗結果。

「放過他們吧。」星耀冷冷的說,「你要的不就是一個對手,一個全天賦的術士對手?生前一直沒有對手,你一定很遺憾吧?遺憾到…想要製造一個對手出來。」

[魔獸] 光與闇的邂逅。(二十一)

日影宣佈在圖書館外的小廳過夜,明日再戰。

他們升起火堆,興奮的小聲交談著剛剛驚險的戰鬥,但也下意識的離星耀遠些。

星耀站起來,走進圖書館,點起火把。就著光,她開始閱讀麥迪文的日記。日影安頓好了隊員,也跟著走進來,憂鬱的看著星耀。

早晚會傳出去的。但他不懂,為什麼星耀不再掩飾…她之前一直很低調,能將這份驚人的天賦藏多深,她就藏多深。

現在為什麼沒有顧忌?他這個大剌剌的人,被深刻的憂慮啃噬著。

但除了陪伴她,什麼都無能為力。

[魔獸] 光與闇的邂逅。(二十)

進入卡拉贊,她幾乎窒息。

陳舊而死亡的氣息撲面而來,最可怕的卻不是這個。

她認識每一個亡靈,每一個。

在殘酷的戰鬥中,她冰冷的發出手底的暗影箭,打在她認識的、曾經會笑會哭的熟人身上,雖然現在他們已經成了亡靈。

成為骸骨的幽靈馬身上叮叮噹噹,掛著各式各樣小小的飾品。她曾經餵牠們吃過燕麥和甜菜,有些小飾物還是她掛上的。

或者說,是透莉掛上的。

[魔獸] 光與闇的邂逅。(十八)

他們兩兄弟渾然不覺女主角之一在他們眼前溜走,互表得非常開心,直到另一個長馬尾女孩背著釣竿走進來,兩個人不由得閉上嘴。

事實上是日影被嚇到。長馬尾,瘦削的肩膀,身形帶著的那股孤獨和星耀有幾分相似。等她抬起頭,日影才暗暗鬆了口氣。

不是星耀。

[魔獸] 光與闇的邂逅。(十七)

恩利斯瞅著他老哥,「…聽說連世界盡頭小酒館都炸翻了。」

「喂!」日影火大了,「是誰那麼愛亂傳八卦啊?事情不是這樣的嘛…」

「老哥,老哥,冷靜冷靜,」恩利斯笑,「我是很想跟你繼續閒聊,但早上我有任務。下午挪個空來艾蘭里如何?我把老媽寄來的東西給你。」

[魔獸] 光與闇的邂逅。(十六)

星耀一路都很沈默,在跟隊友道別以後,他們一起走向奧多爾旅館。

旅館就是他們這些冒險者的家,而星耀和日影分別租賃不同的房間,緊臨而居。星耀的臉色一直很蒼白,滿懷心事的垂著頭。

「星耀,妳到底怎麼了?」日影忍不住開口,「為什麼不開心?妳幾乎打敗了成打的高手!」

[魔獸] 光與闇的邂逅。(十四)

雖說病癒,但星耀還是花了段時間調養才恢復原來的模樣。

即使如此,她還常常感到疲倦、麻木,這是大絕之後的後遺症,她明白。她第一次使用暗影箭雨之後,打從心底感到恐懼,從此就強迫自己封印不可使用,就算真的會死,她也不願意再來一次。

[魔獸] 光與闇的邂逅。(十三)

將星耀帶回去以後,她大病一場。

日影急得要死,守在旅館幾乎不敢離開。不管星耀怎麼說,他就是固執的坐在床邊焦灼著。

星耀大半的時間都在昏睡,醒來的時候往往看到累垮的日影趴在她的床邊,眼睛底下有著濃重的黑眼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