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之蝕

[創作] 沙之蝕(完)

「我不希望染污這段美麗而哀傷的回憶。這是我污穢的人生僅存的美好。」 

霍藍沒有變成我的情人,真的。

雖然在撒塔斯遇到,他會邀我去52區或風暴之尖,我也會默默跟他去,可能喝點小酒,賞月散步,就很像一般的社交約會。終歸還是會相擁而眠,但我還是不承認我們是情人關係。

[創作] 沙之蝕(十)

跪請未滿十八者迅速關掉視窗,我求求你們…Orz

不喜糟糕者也請按視窗上的X。Q_Q


一切都是習慣問題。」

…我終於走到獵奇的地步了…嗎?

[創作] 沙之蝕(九)

「我會在妳墳上唱輓歌。」

我平安渡過不少時光。本來是裝忙用的闇術研究,現在倒是非常有用處。師傅說我是苦學型的學生,其實我只是拿苦學當逃避。

不過這副作用很好,讓我平安熬過許多試煉和任務。

[創作] 沙之蝕(八)

「你都記得。」「所以很痛苦。」

我睡醒的時候,還靠在他的胸膛。

他沒睡的樣子,就這樣讓我靠著靠了一夜。而他的披風在我身上…我第一次跟男人過夜,身上的衣服整整齊齊…什麼事都沒發生。

[創作] 沙之蝕(七)

「不管受到什麼傷害,能喊的也只是爸爸媽媽而已。」

說不上是刻意還是巧合,我常遇到霍藍。

尤其是塔那利斯,可能是因為沙漠太遼闊的關係。想躲都躲不開。有時候他在我營火邊,有時候去他營火邊,常常整夜無語,偶爾交談,也是我告訴他追查的情報。

[創作] 沙之蝕(六)

「我想忘,我想睡…我想死。我想死。」

我在都市計畫處那兒查到的資料並不樂觀。

森金家的人,兩個埋在閃金鎮,四個埋在暴風城,連同烏鴉嶺的父母,已經八個去世了。僅存的兩個人,一個成了戰士,一個成了牧師,外出修煉,目前行蹤不明。

[創作] 沙之蝕(五)

「葬禮真正安慰的不是死者,而是倖存者。」

懷著這種莫名的悲傷,我回暴風城想平復心情,才發現在我外出修煉時,老師過世了。

我好像被擊沈了。在我幾乎淪落的時候,是老師的慈悲,才讓克里奧爾拉我一把。

[創作] 沙之蝕(四)

「葬禮的涵意,在證明曾經活著的意義。」

等火堆熄滅,他將猶然火燙的灰燼掃入大張的墓穴,用手一把一把的覆上泥土。我把袖子挽起來,也幫他的忙。

最後我們滿身泥巴的堆起土堆,他用腳將土堆踩實。我倒沒想什麼敬不敬的問題,因為我在努力回憶還記得的經文。

[創作] 沙之蝕(三)

「不要站在我的墓前為我哭泣。我不在那裏,我不曾睡去。」 

根據冒險者公會的指示,我去了夜色鎮。這是個充滿麻煩的地方,暴風城沒給予這個不斷冒出亡靈的小鎮任何幫助,冒險者公會說不定比暴風城還關注這裡。

愁容滿面的鎮長歡迎我,雖然我是對亡靈不擅長的初等術士。

[創作] 沙之蝕(二)

「妳自由了。」

我掙脫了老婦的掌握,轉身卻撞入一個溫暖芳香的胸膛。她按住我的肩膀,指甲塗滿暗紅色的蔻丹。應該是很俗麗的顏色,在她手上卻這樣理所當然的和諧。

她眼神非常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