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與歿世

歿世錄III 第六話(完)

一點徵兆也沒有的,苗黎退了租,辭了工作,一聲再見也沒有說的,離開了。就像她當初沈默的來,最後她也悄悄的走。

若不是房東來清房間,麥克說不定一直蒙在鼓裡。

歿世錄III 第六話(二)

現在回想起來,真的苗黎沒什麼異狀。她還是每天巡邏,認真的上班。沒有值夜班的時候還是來酒吧聽麥克唱歌,偶爾會等他一起回家。

有些時候會去探望嬌麗,雖然那隻妖貓少女沒給她什麼好臉色,但她的養父母會告誡她不可如此。

歿世錄III 第六話(一)

第六話 再會

苗黎來到行露已經滿一年了。

或許她會一直留下來吧。麥克想著。現在他和苗黎接近半同居的生活,他愛賴在苗黎的房裡,苗黎也沒趕他。只要不要對苗黎動手動腳,她是很好相處的。

歿世錄III 第五話(五)

神父將他們帶到餐廳,默然的在苗黎和麥克面前放下一杯葡萄酒,卻在賜美的面前放下一杯鮮血。

她嚇得將椅子翻倒,貼著牆不斷顫抖。

「她是怎麼活到現在的?」神父問苗黎。

歿世錄III 第五話(四)

發現苗黎的態度之後,隊長也就放心下來,也將她排入巡邏荒石農場的行列。

說是軟弱心腸也好,說是無聊的人道主義也好。行露的確對治癒者和異端抱持著較為容忍的態度,連千里迢迢來追殺苗黎的嬌麗也受到極好的待遇,所以像賜美這樣,或許不足為奇。

可能,非常可能。這鎮的前身篤信神明,擁有童乩,所以更敬天畏異,這也說不定。

歿世錄III 第五話(三 )

五六年前,她接受委託,到南歐的某個小鎮當防護刑警。

疫情穩定之後,人性反而遭受重大考驗。她會被聘來的主因是,這個篤信天主教的小鎮爆發嚴重的種族衝突,幾隻半妖被嚴重傷害,也有幾個人類死掉,導致整個半妖家族遷徙,其他沒曝露身分的古老家族也充滿不安的氣氛。

起因很微小,甚至有些可笑。一夥血氣方剛的年輕人跑去鬼屋冒險,打開塵封已久的地下室,卻被殭屍攻擊。擁有濃厚異族血緣的少年沒事,人類少年卻陸續病死、變異。

歿世錄III 第五話(二)

小路通往一棟很舊的農舍。水泥砌就,屋頂鋪著古老的瓦。

這倒不是讓她很意外。爺爺家的聚落就是這樣的建築,只圖居住舒適而已,說不上是什麼風格。在物資短缺的蠻荒,古老的瓦反而便於維修、易於生產,反而延續下來。

歿世錄III 第五話(一)

第五話 不可承受之輕

行露鎮,人口約八萬上下。在往昔疫病橫行的時代,沿著鎮的範圍築起城牆,並有東西南北四城門。當情況危急的時候,近郊的農家往往要躲入鎮內,靠城牆的保護抵擋瘋狂的殭屍潮。

在感染就等於無望的彼時,許多人被迫砍下患者的腦袋,立刻火化。鎮郊的墓園,有個紀念碑,碑下的地下室裡,放著無數受難者的骨灰。

歿世錄III 第四話(三)

那隻妖貓少女真的在鎮上的旅館住了下來,展開她的「復仇大計」。

她總是埋伏在苗黎巡邏的路線上,撲上來又撕又咬。還砸過麥克駐唱的的酒吧,從來不跟她計較的苗黎將她抓了來,按在大腿上打了頓屁股。

「報仇歸報仇,波及無辜的普通人是什麼意思?」苗黎邊打邊罵,「好讓人說沒家教?妳這是丟死去爸媽的面子!快道歉!」

歿世錄III 第四話(二)

還吊著夾板,麥克就提了一打伏特加又來了。

…這傢伙真的學不乖。但再繼續「鐵的紀律」下去,恐怕他還沒學會什麼教訓,就一命嗚呼了。

「又來作什麼?」唱到凌晨才下班,明天一早又要上工,這傢伙是否太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