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II

禁咒師 第二部最後的補遺

最後的補遺

麒麟終於清醒過來。但是她一醒來,什麼話都沒說,喚回蕙娘和英俊,就堅持辭去禁咒師的職務。

「老娘有多少命都不夠你們玩。」她很堅決,「我要開始養老了!」

這引起紅十字會的驚慌,但是怎樣都說不動頑固的麒麟。百般協商下,勉強答應她放假,放到什麼時候,由她決定。

禁咒師 第二部第十章(二)

「妳確定這是好計畫嗎?!」明峰吼著,膽寒的看著秦皇越變越恐怖,每一步都像是發出火焰。

他感到虛弱、害怕。在這個偏妄的君王之下…他感到自己是那樣的渺小。他幾乎想要乞饒,想要下跪,只要君王憐憫他…饒恕他…

在最絕望的時候,他感到一股微弱的風擁抱著他。那帶著海洋氣息的清新,在他耳邊輕輕喚著,「呼喚我,親愛的…」

禁咒師 第二部第十章(一)

第十章 不會痊癒的教訓

秦皇望著麒麟,笑意漸漸的沈了下來,「麒麟,妳說的話,我不愛聽。」

麒麟只覺得喉頭緊縮,咽喉的舊傷如湧泉般噴出血來。這讓明峰驚慌起來,「麒麟!妳是怎麼了?」他慌著掏口袋,卻很尷尬的只掏出英俊遞給他的小花面紙,「好好的怎麼會噴血呢?」他抽著面紙幫她擦拭。

禁咒師 第二部第九章(三)

在鋪滿打磨得發光的黑曜石地板的大殿上,秦皇的寢宮意外的廣大而寂寥,幾乎沒什麼擺飾,秦皇遠遠的盤坐在不知名的豪華動物毛皮上,手裡執著鏈子。

鏈子的另一頭,拴著拼命掙扎、狼狽不堪的莉莉絲。

麒麟暗暗鬆了口氣,又覺得沈重起來。「…大王。」

禁咒師 第二部第九章(二)

麒麟熟門熟路的逛過去,明峰小跑步的跟在她後面,「…麒麟娘娘?」

「偏你耳朵尖,女鬼的胡說八道也聽得這麼真。」麒麟的回答卻異樣的冷淡。

…這麼說,還真的有這麼回事?這裡是秦皇陵吧?這裡的大王…豈不是死了好幾千年的秦始皇?

禁咒師 第二部第九章(一)

第九章 三百里的寂寞妄想

踏過空曠的宮闕,腳下的枯骨嘎吱作響。

如果可以避開,明峰是很想避開的…但是滿地鋪了厚厚的一層,根本沒有下腳處,除了硬著頭皮踏過去…也沒有其他的辦法。

他只能懷著恐怖和憐憫的情緒,盡量小心的走過,但走得越慢,刺耳的嘎吱聲卻越響亮。

「…他們死很久了,這副枯骨也不會痛。」麒麟深深的嘆了口氣。

禁咒師 第二部第八章(三)

他無法動手。明明知道是幻象…但是他就是下不了手。他以為已經忘記,他以為已經不再疼痛,不再想念…

但是這瞬間…他蓄滿了淚,嗓子眼像是塞滿了棉花,哽著。心頭的傷痛和思慕一起被扯開來…死別的傷本來就無法痊癒。

「…媽?」他輕輕喚著,像是回到兒提時。「不、不對,妳不是…妳太過分了…」

禁咒師 第二部第八章(二)

麒麟將卡賓槍扔給明峰,「拿著防身。」

他膽戰心驚的拿著槍,雖然沒當過兵,但是紅十字會有射擊課,他多少也學過一些…

問題是,他不祥的預感居然成真了。那把卡賓槍果然沒有子彈。

禁咒師 第二部第八章(一)

第八章 碰觸了禁忌,就要有覺悟。

眼前是無盡的黑暗。

黑暗而冷寂,宛如噴出死亡氣息的墓穴。麒麟扣下板機,發出驚人的槍響,驚破了冰冷的沈默,發出來的火光居然沒有熄,在他們頭頂上宛如火鳥般飛舞盤旋。

明峰被槍聲嚇了一大跳,身後又有東西猛撲上來…他放聲尖叫,卻被麒麟瞪了一眼。

禁咒師 第二部第七章(三)

「知道錯了嗎?」麒麟氣勢凌人的拿著卡賓槍指著土俑的腦袋,「別以為李斯老頭的字醜我就看不出來…等我打爛了這個符文,你辛苦千年的道行也沒了!乖乖把門給我打開!」

「…妳,妳們這些女人怎麼這麼兇?」土俑淚眼汪汪,「我可是秦皇陵的守門人…妳怎麼跟那個黃毛的外國番女一樣,一過來就打人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