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玉荷

關於半夏玉荷和朱炎

寫完了《深院月》,我並沒有吐血三升。(鄭重聲明)

至於我的身體狀況…算了,這個不要提了,老生常談,讀者不煩我都煩了。

總之,半夏寫得這麼慢,其實就是我有點害怕了。我對寫作這件事…真的有點怕了。

半夏玉荷 後記

後記

我像是睡著,又像是醒著。在很深很深的汙泥裡,全然的黑暗。

但是一種溫暖的黑暗,溫柔的。後來我能抬起頭,仰望著水面模湖的日光或月影。

開始的時候,偶爾會迷糊的想,就這樣?冥府的追究也太甜了吧?我沒有絲毫痛苦感。

半夏玉荷 之十五

之十五 制裁

真的是,很精細的陷阱,極富巧思。或許死者曾經是人類…雖然他們自己常常遺忘這個事實,但該用到陰謀詭計的時候,總是異常嫻熟而惡毒。

在我和玉荷零星的獵殺「合法」的死者之後,原本各行其事的死者團結起來,將我們誘入一個隔絕自然的玻璃屋內。

玉荷終究是花精,還能撐一下,但我在我手掌生根萌發的葉刀就枯萎粉碎,還原成兩片乾枯的茉莉花葉飄然落地。

半夏玉荷 之十四

之十四 自然

我正在設法將所有的植物都地植,儘可能的安排適合的環境。蘭花之類的都往樹上綁,不然籬笆也是個好選擇。

這是件大工程,的確。但我不怎麼覺得疲勞,反而陷入一種空白而幸福的狀態。

身為園丁的人類,偶爾會誤入「自然」。脫離人類所有的愛恨怨憎,歸屬在絕對中立的植物中,每一時每一刻都那麼滿足、再無所缺。

半夏玉荷 之十三

之十三 無謂

這是一個很普通的下午,半陰不晴,欲雨未雨。一個有些病弱的中年女子露出溫柔的笑,一臉幸福的捧著一盆開得燦爛的文心蘭。

花香很淡,卻有甜食的香氣。花市名為「巧克力情人」。

這花是她打電話來訂的,卻放在店裡很久,花期過了又再開。但我明白她的狀況…她身體很不好,連出門都成了偶爾的奢求。

半夏玉荷 之十二

之十二 噬親

整合後比較好溝通卻沒有比較好相處的玉荷,不知道哪根筋抽了,一個禮拜有三四天跟我到花店。

我問他,只得他冷笑一聲。

…不是女人心海底針,花精也是一樣。我沒有大海撈針的興趣,再說我每天是很忙的…現實和超現實都不輕鬆,誰管他哪根筋出毛病。

直到老闆語重心長的差點讓我摔了陶盆,我才知道,不是我想的那麼簡單。

半夏玉荷 之十一

之十一 循環

其實,我不應該傷心和憤怒,相似的歷程早已經歷過,還是至親的母親。

我明明知道會這樣,只是自欺欺人的以為自己終究能安定下來,會有穩定的生活。

根本不可能。

在我知道了真相,並且阡插了玉荷之後,那個復仇鬼用一種絕對的惡意,看待我薄弱的反抗,開始…誤導並且影響我的母親。

半夏玉荷 之十

之十

像我們這種傳統小花店,往往都是熟客在光顧,有的甚至是鄰居。

附近都是老公寓,雖然防水工程很麻煩,但大半都有空中花園。有的屬於頂樓屋主,有的甚至是整棟公寓一起分攤打造的。

這可是個大工程,因為五樓公寓並沒有電梯,若是自己扛土那可真夠嗆的了。

半夏玉荷 之九

之九

真希望,有個老師或前輩能給我一點點指引。

不用太多,只要給我一點入門就好,讓我能夠知道怎麼正確的使咒或儀式之類,而不是仰賴玉荷非常不靠譜的本能教導。

也許是哥哥姊姊的真實刺激了我吧。我開始反省,發現自己真的完全耽溺在自己的不幸中,總是覺得自己好可憐,別人不了解我不幫我什麼的…還故作姿態的假大方,原諒這些惡待自己的人…

半夏玉荷 之八

之八

現在很少被有刺…或說中立善良的植物攻擊了。

他們對我通常抱著一種戒備、壓抑的態度,不信任但不得不屈從。

有些時候,我會覺得很無奈。龍與地下城早就改版,不走九宮格路線了,但我所處的現實,卻還是非常復古的九宮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