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無盡的旅程 後記(五)

老農夫雖然嘴巴惡毒,卻準備了很豐盛的晚膳給這些幫忙收割的人。他老於世故,知道遊俠們(雖然他打從心底認定是流浪漢)有自己的祕密要說,他也很知趣的早早離席。

「為什麼…」如意七手八腳的比劃,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在比什麼,「這個那個…總之,這裡是十二服嗎?真的是十二服嗎?」

燦月搔了搔臉頰,「…嗯。」

無盡的旅程 後記(四)

過了幾天,百合笑咪咪的給了他們三人各一片光碟。

「這是什麼?」撒格兀瞪著這片光碟。

「補丁。」百合笑著擺擺手,「裡面有詳細說明。照著安裝覆蓋執行就好了…晚上七點我等你們唷。」

無盡的旅程 後記(三)

「你騙我!」清醒過來的撒格兀揪著六翼的前襟,「騙我是他媽的禮儀師~還要給我打八折!」

哈哈…剛剛嚇昏過去的先生,這可是死神的前襟欸…「工作性質很接近嘛…八折還是可以照給喔。」六翼陪笑。

無盡的旅程 後記(二)

到處奔走了很久,他們連絡不上翔,連絡不上得慕和百合。

壓抑著心焦,他們探訪了這次「瘟疫」中成為植物人的玩家,果然伺服器關機以後,所有的人都「回來」了。

但是他們的回憶很稀薄,被天使長控制的時候,他們是沒有自己意志的。但是有幾個人對著他們呆看,像是在努力回憶些什麼。

無盡的旅程 後記(一)

後記

「杜莎!杜莎!」他以為自己在大叫,卻只發出嘶啞的聲音。

「…老天,他真的醒了!醫生、醫生!快來~」

小龍…或者該叫他的真實名字,智淵。他一睜開眼睛就想拿開氧氣罩和拔點滴,又哭又叫的的想掙扎下床,只是躺了好幾個月的身體並不聽使喚。

「小龍,別亂動…你才剛清醒…沒事了…你回家了。」

無盡的旅程 第十章(四)

踏入石門,像是另一個虛無縹緲的夢境。所有的殺戮、血腥,悲傷與苦痛,像是留在門的另一端,了無蹤跡。

空氣中飛舞著燦爛閃亮的微光,銀白苗條的白樺樹搖曳著,每片葉子都倒映著星星與月亮的朦朧。

樹下有少女安寢。純潔的羽翼包覆著自己,纖白的手探在樹旁流泉,半睜的眼睛似乎還在夢與醒的界限游移。

燦月搭弓,瞄準了少女。

無盡的旅程 第十章(三)

「不要…不是的…這是幻影,這是妳要讓我痛苦的幻影…」燦月跪了下來,對著石門痛苦的大喊,「天使長,妳別用這種卑劣的手段~」

躺在地上的米迦勒笑了笑,伸出戴著手套的手,碰了碰掛在她頸上的翡翠葉。「…快走吧,時間不多了…」

無盡的旅程 第十章(二)

杜莎睜大眼睛,忍不住放聲笑了出來。「雷格?網路雷格居然是夢天裡的一個惡神?天啊~說給任何人聽都像是一個笑話…」

燦月也跟著笑了,笑著笑著,她的眼淚掉了下來。為了要讓這個惡質的神喜悅,凱拉辛奉獻了他的一對龍角,燦月將她最後的道路斷絕了。

「我可不覺得好笑。」半埋在斷垣殘壁下的得慕聲音發悶,「妳知道妳奉獻了什麼?這是妳最後的希望呀!」

無盡的旅程 第十章(一)

第十章

她撿起那把金鑰匙。巴溫頹圮王座之後,一道牆開始閃爍、模糊,成了一個暗黑如夜的甬道。

燦月深深的行禮,對著所有的死者和倖存者,深深的,行禮。

沒有人說話,讓一種悲劇又震懾的氣氛抓住了。就這樣目送著他們魚貫進入漆黑的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