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IV 千年微塵

千年微塵補遺

番外篇

一切都要歸究,那晚太美的月色。

他在台北近郊的荒野遊蕩著,即使過度開發,人類能夠觸及的地方卻少得可憐。許多妖仙法力保護的荒野,人類總是一無所覺的認定不曾存在過。

他徜徉在滿月的光下,滿心寧靜。萬物默睡,間或有幾個遊蕩的妖仙天人,也同樣醉在美麗滿月的魔力下。

妖異奇談抄 千年微塵 第十章

雖然有太白星君的大力護航,但是由王母操控的大法官會議卻出現了意外的逆轉。雖然反對天孫的神仙眾多,不過,天帝健康日衰,位高權重的大臣當然西瓜偎大邊,幾乎都站到王母天孫那派去,連應該公正的大法官會議都淪為王母的跳樑小丑。

當接到公文的時候,樊石榴和高翦梨非常沒有形象的使用了各個朝代的國罵。

妖異奇談抄 千年微塵 第九章

看見檢察仙官三言兩語讓狐影殺得大敗,流英豁然站起,「庭上,檢察司要求更換主事檢察仙官。」

臨陣換將?執法仙官鼻尖冒出冷汗。他努力想了想,有這種例子嗎…?

「根據乾號卯字第一九八四○號案例,當值案檢察仙官身體不適,可臨時更換之。」流英不耐煩了,「這位檢察仙官身體不適了!」

妖異奇談抄 千年微塵 第八章

天怒發生後,君心幾個狐族師父車輪著把他痛罵了一頓。若不是殷曼在旁邊,說不定還會血濺五步。

熟客們和花神倒是把七把飛劍借去看了,面面相覷。就一個修道不滿三十年的人類來講,這七把飛劍的確是好的。但怎麼看也是很普通的道器。這種道器引起天怒?怎麼有可能!

妖異奇談抄 千年微塵 第七章

轟的一聲,一點意外也沒有的,君心又炸了新家的屋頂。

正在默讀玉簡的殷曼徐徐的抬起頭。隨著幾個極小的微塵回歸,她越來越有大妖的氣定神閒,即使滿頭塵土、嘴裡還飛進了不少沙子,她也只是拂了拂臉,將沙子吐出來。

「君心,我們沒有預算請人來修屋頂了。」

妖異奇談抄 千年微塵 第六章

當翦梨提議君心負責「幻影徵信社」的時候,君心差點把正在搗的硫磺引爆了。

實在是狐影眼明手快,在冒出青煙時火速使了冰凍術,雖然說君心和藥缽都蒙上了一層白霜,好歹他的店安然無恙。

他已經非常痛恨修理屋頂了。

妖異奇談抄 千年微塵 第三章

玉郎氣急敗壞的拖著高燒昏迷的君心回來時,狐影跳了起來,卻不是因為屋頂又塌了一角。

「你幹了什麼好事啊~」狐影快氣昏了,「你把他當啥?!妖氣亂灌一通…他不是雞尾酒啊~」

「我怎麼知道他這麼脆弱?」玉郎爭辯著,「我看他讓我胡打海摔也沒事啊!怎麼知道一點點狐火就差點把他燒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