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V 初萌

妖異奇談抄 初萌 第八章(下)第五部(完)

當他們打退了最後一隊之後,原本囂鬧的擂台變得如此安靜。

殷曼並不覺得這有什麼了不得…她殘缺的記憶中,不乏這種大規模的爭鬥,雖然她總是極力避免。但她擔心的看了一眼臉孔蒼白、一言不發的君心,心裡升起一股濃濃的憂慮。

她也察覺到,君心極力壓抑這股力量。或許是因為我在他身邊的關係。殷曼的心底微微一動。

妖異奇談抄 初萌 第八章(中)

臉色同樣鐵青的蛟精族長,跟著服務人員一起快步走出來。看到殷曼和君心,已經腦門一昏了,又瞥見楊瑾,整個頭都脹起來。

西方天界的死亡天使…不是聽說他被免職了?為什麼還有這樣內蘊的神威?!

「你們擅自穿越結界…」他勉強擠出聲音。

「我們只是來報名的。」殷曼還是慢吞吞、軟軟的聲音。

「你不就是要他們倆的腦袋?」楊瑾懶洋洋的,「我們自己送上門,還嫌不好?」

妖異奇談抄 初萌 第八章(上)

第八章 初萌

學校突然有了大規模的轉學潮。

先是那隻饕餮轉走了,然後半蛇妖沒幾天也轉走了。陸陸續續所有的半妖幾乎都轉學出去,但又轉學了幾個有些道行的妖怪進來。

殷曼察覺有異,卻又有幾分了然。但她的個性就是這樣子平穩無波,就算大火燒到眼前,她也只會倒退個幾步思考如何逃生,不太會去驚慌。

妖異奇談抄 初萌 第七章(下)

然後不發一語,只是望著月光緩緩移動、微弱,然後日光取代了月華,無知的嘩笑。

這世界,這樣無知的愉快,接近愚蠢。

「…無知其實是好事。」他輕撫著小咪柔滑的長髮,「什麼都不知道,其實是最幸福的。知道這些做什麼呢?親愛的,妳說是嗎…?」

妖異奇談抄 初萌 第七章(上)

第七章 天之衰

縹緲的天界,天帝垂危的消息雖然被掩蓋起來,王母衣不解帶的隨侍在側。華麗的燭台明滅,發出莊嚴的檀香氣息,卻對天帝的病情無能為力。

天人五衰:頭上花萎、不樂本座、威光減損、腋下出汗、天衣穢垢。

身為天人百般修煉,終究還是逃不過五衰。她俯望天帝枯槁的容顏,突然覺得有些陌生。

妖異奇談抄 初萌 第六章

第六章 騷動

很意外的,該有的暴風雨一直沒有來。不是楊瑾訝異,連殷曼也奇怪起來。雖說她這樣寡言愛靜,又怕欠人人情,還是寫了信、傳了訊,用不著痕跡的方式打聽這本來歷不明的「不周之書」。

探來探去,居然沒有任何眾生知道,不論仙神還是妖魔。這讓她困惑而煩惱,更埋首書堆,苦讀起來。楊瑾欲言又止,囿於言咒,也只能淡淡的要殷曼別搞壞身體。

妖異奇談抄 初萌 第五章(下)

他這麼睡了一覺,居然睡掉了一個禮拜的時間。哎…我寶貴的青春啊…

他一面哀悼睡掉的一個禮拜,一面跟著楊瑾,走進殷曼的房間。若不是楊瑾說了,他才不相信這是女孩子的房間…

這廣大的房間幾乎佔據了三分之二的二樓,除了一張簡單到不能在簡單的床鋪以外,靠著牆,放了嚴嚴整整不知道多少書。這本來就是楊瑾的私人藏書室,殷曼喜歡這裡,就成了她的臥室。

妖異奇談抄 初萌 第五章(上)

第五章 雲破

這段時間君心的修煉又有所長進,可以在不費力的狀況下部份妖化,最少可以使用飛行形態,帶著殷曼旅行很方便,只是司徒楨一路上的碎碎念讓人無法消受。

「好好好,你說得都對。」君心受不了了,「我會飛,所以我是妖怪。照這個邏輯,司徒先生,你飛得比我還快,想來也是妖怪囉?」

妖異奇談抄 初萌 第四章

第四章 不周之書

姚夜書還給他的微塵,君心卻一直裝在小小的水晶瓶子裡,沒有交給殷曼。

呿,那個鬼裡鬼氣的瘋子。怎麼可以不觀察幾天就拿去給小曼姐?萬一他在微塵裡搞什麼鬼怎麼辦?

妖異奇談抄 初萌 第三章

第三章 君心的倒楣校園生活

去上學對君心來說,基本上是個災難。

他第一天去報到的時候,心裡馬上下沈。雖然時間還早,但他也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這不就是夜市環繞,被笑是「夜市附屬大學」的那一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