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

長春之十(完)

之十 花誦

滿地的玻璃像是水晶般,倒映著夕陽餘暉。長春看著倒在地上透明純淨如琉璃的多肉植物,默默的想。

不知道這樣是否已經如她所願。

人類啊人類。大膽而鹵莽的操縱生死的人類,隨意侵犯神明領域的人類。用組織培養的方法,養出只能在無菌燒瓶中生存的…晶瑩美麗卻扭曲的植物。

長春之九(下)

她親眼看著這個城市草創、成形,然後繁華。

建立都市後,人類聚居就會開始產生污染,不能移動的植物無奈的枯死,動物則多了一條遷移的選項。

但有些生物適應了下來,甚至在人類的城市裡活得很好。特別是些開靈智的眾生。

長春之九(上)

之九 眾生

夏天的時候,還在養育半魔化的天蛾幼蟲,大樓熱鬧起來。

其實大樓很少有空房子,幾乎是住了就不想走,明明是生活機能不太便利的地方…但還是有很多人一住就不走了,搬家潮往往發生在畢業季,外地的學生畢業了,才依依不捨的搬走。

原本長春以為是搬家潮,並沒有太注意,只是陣容實在浩大,才讓她納罕的探頭瞧瞧…

長春之八(下)

雖然很害怕,但天性很貓的老貓,下個月還是跟著使君子去魔界之門了。沒辦法,貓這種生物就是有這種可悲的好奇心,往往會被這個整死。他只是會說話,究底還是隻貨真價實的貓。

雖然木天蓼讓他嗤之以鼻,但是沒辦法抗拒逗貓棒,更沒辦法終止好奇心…尤其他又是隻愛看恐怖片的貓。

所以他又冒著生命危險跳上使君子的肩膀,照慣例成了松鼠尾形態。

長春之八(中)

不過使君子沒有勉強他。既然他不想說,那就不用知道。創校時,還是在遙遠的日據時代。這隻貓也跟學校同個年紀。

他並沒有什麼日本人台灣人中國人的分野…即使已經成為人類,他還是習慣植物的觀點。的確是1928年在此立起校柱,他還參與了部份設計。那時他來這島嶼已經有段時間了,在台北盆地是拔尖兒的高人。

知識和青春的味道很好,他很喜歡。所以他才幫著在風水上加碼,讓這個學校穩健的走下去,不要受到任何眾生不當的侵害。

長春之八(上)

之八 魔障

農藝系上有個氣質非常棒的助教。

戴著金邊眼鏡,白襯衫、深藍牛仔褲、球鞋。很普通很平民的打扮,卻讓他穿出斯文瀟灑,面目不怎麼出眾,氣質卻極為奪人。

剛入學的小大一往往會被他電到…尤其是他溫雅的笑,有點疏離卻有點親切的,像是周圍的空氣都為之淨化,心靈也被洗滌過一般。若有似無的古龍水,香得那麼恰到好處,替他的氣質加分到百分之百,卻一點都不覺得娘。

長春之七 鄰居

自從外來種絕跡以後,長春渡過一個很清閒的冬天。

在中都,頂多就是陰天和細雨罷了,陽光還算是多的…偶爾會有寒流,對動植物來說影響其實不大。

經過幾個月的調養,無瑕復原了七八分…又開始每天接送飼主的規律。每次長春都會俯瞰著,越來越覺得人類不可思議。

長春之六(下)

初五祭禮時,白虎詫異了,「吵?有嗎?青龍那傢伙太沒用了真是…多令人熱血沸騰的聲音啊!人類真是太棒了,發明這麼多好玩的東西!引擎怒吼多刺激啊!尤其是兩車對撞的時候…哇塞!真是太精彩了~可惜車禍不是那麼常發生…我頂多能跟汽車賽跑不能引起車禍…」

…神靈的邏輯總是有些怪異的。反正白虎用不著擔心,祂很適應。

至於玄武…你就不要指望烏龜類別的神靈動作能有多快了,何況又沒有什麼危急事件。長春行完祭禮,玄武才剛把頭從殼裡伸出來,一臉瞌睡兮兮,肯定還沒醒。

長春之六(上)

之六 土地

每個月初五,長春會外出一趟。之所以選在這一天,並不是有什麼理由…只是容易記罷了。

她和第二道防線的四象關係有點類似同僚…雖然交集不算多。但對於生命悠遠到幾乎沒有盡頭的神靈與妖怪而言,時間感如此遲鈍,交集已經算很多了。

當初將他們招來,訂下契約的道士已經老死,但契約依舊沒有結束。他們勢必要看守著依舊是卵的上古魔種,但人間的信仰已經漸漸淡薄。

長春之五(下)

這天,天氣很好。入冬了,但中都的反應懶洋洋,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模樣,藍天白雲,氣溫還有二十九度。

或許是,晴天總讓她心情非常好,所以純岳氣急敗壞的打電話回家,求外婆奶奶把他的筆記型電腦送去學校,她也不像以前那樣摔電話,只是淡淡的說,「你小學生?還會忘記帶便當?」

「是筆記型電腦!」純岳要哭了,「外婆奶奶!我馬上要用到…沒有筆記型電腦,兩分鐘後教授就會宰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