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邪

上邪 番外篇

每天大約六點半左右,這家沒有招牌的咖啡廳會悄悄的開門。

那位有著美麗狹長狐眼、比女人還美麗的老闆,會為了他心愛的人類養女狐火開店門煮熱可可。

但是坦白說,名為「狐影」的美麗老闆,廚藝實在令人難以恭維。所以,從狐火七歲以後,就擔負起做早餐的重責大任。這位沾染了狐仙氣質的人類女孩長大成少女,多少年來是移民們心目中在人間的一個鮮明記憶。

上邪 第八章

台北下雨了。

路上開著沈默的傘花,大部分是黑色的,讓夾雜著的鮮豔五彩顯得有點勉強。

心情已經被淋得溼透了,翡翠實在不想讓黑色的雨傘烏雲罩頂。她拿著粉嫩紫花的小陽傘,雨滴隨著傘緣安靜而冰冷的落下,像是隔夜的淚。

上邪 第七章

遲疑了很久,翡翠還是按了電鈴。

這次穿門探頭出來的得慕沒有嚇著她——這種心境下可能什麼也嚇不著她了。

「翡翠?」得慕睜圓了她可愛的大眼睛,「……妳的氣色真糟。妳來找舒祈嗎?」

她勉強的拉拉嘴角,「嗯……有點私人的事情想找她。」

上邪 第六章

被這樣美麗的眼睛注視,任何人都會心跳加速的。翡翠覺得自己的心跳已經飆過自強號的速度了,突然有點後悔不該出來應門的。

房租已經交過了,誰來按電鈴她都該裝死的……

「呃……有什麼事情嗎?」這麼冷的天,她還滿頭大汗,「親愛的編編,我想我拖稿不是最嚴重的吧?我知道小綠綠比我拖得還嚴重,妳該先去她家看看才對。她家很漂亮喔,而且她煮的小點心很好吃……」

上邪 第五章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再抓蒼蠅當仙女了!被蒼蠅沾過的菜還能吃嗎?」翡翠對著金光閃閃的菜發怒。

「妳很煩欸,」上邪不耐的回答,「知道啦,這不是蒼蠅變的,妳以為蒼蠅好找喔?有眼睛就看得出來,這仙女比較小,是蚊子變的!」

「……蚊子會比蒼蠅好嗎?」翡翠跳了起來,「不要再變這種蠢把戲了!蒼蠅沾過的不能吃,蚊子沾過的也不能吃啦!你想害我拉肚子是嗎?」

上邪 第四章

醒來時枕畔留著很長的銀色髮絲,她知道昨晚的一切並不是夢。

這比再也見不到上邪還讓人難過,有種花非花霧非霧的摧心。強迫自己不去想的壓抑一但決了堤,她再也提不起勁去做任何事情,除了等待以外。

這很嚴重的延誤了她交稿的進度。雖然說,她不過是個小牌到不能再小牌的言情作家,好歹也是簽合約塞空檔的。大牌作家還可以有拖稿的特權,連她這種穩定交稿是唯一優點的小作者都拖稿,編輯還要活嗎?

上邪 第三章

自從上邪迷上做菜以後,翡翠不知道自己過的是天堂、還是地獄的生活。

引發了幾次火警的虛驚以後(已經名列大樓管理處的黑名單了),上邪終於無師自通的燒出一手好菜,就算味覺遲鈍的她都覺得相當好吃。

但是她走向餐桌的腳步實在很沈重。

上邪 第二章

翡翠覺得自己的忍耐力已經夠驚人了,但是這隻死妖怪正在挑戰她的極限。

「好無聊喔……好無聊好無聊好無聊~~」上邪靈活的在小小的套房裡滾來滾去,發現翡翠不理他,很有節奏的踹起她的椅子。

「去玩你的線上遊戲啦!」翡翠發起脾氣,「你不是很愛練等嗎?去去去,別煩我!」她已經卡稿卡到要跳樓了,這隻可惡的妖怪食客居然還在喊無聊。

上邪 第一章

她幾乎是感激涕零的醒來,多久沒有這樣徹底空白的睡眠了。真正的睡,沒有夢也沒有亂七八糟的干擾。

醒來像是全新的一樣,像是每天該面對的苦難也算不了什麼。

眷戀的將臉在柔軟的毛皮上面蹭兩下……毛皮?

上邪 楔子

她,三十六歲,獨居的言情小說家,算是非常小牌,掙扎求生的那種。患有嚴重的憂鬱症,正如你所見,她剛好三十六小時沒有真正的睡眠了——總是在吵死人的夢境裡昏昏沈沈。

她麻煩的體質讓她吃藥就長疹子,所以她剛起床,滿臉睡意卻沒辦法繼續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