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邪

,

夢想曾如錦繡時-上邪改編漫畫原作序

當我們翻開上邪漫畫版時,請上BGM。
Passenger | Let Her Go

這樣,能夠稍微明白在詼諧幽默甚至搞笑底下,當年我那孤獨徬徨的幽微基調。真沒想到,換另一種形式的漫畫,居然能扣得絲絲入微。

在看漫畫草稿時,我似乎回到創作上邪的時候。一面笑得泛淚花,一面哭得唏哩嘩啦。

心如止水多年後,居然能將我逼出波紋,我想說,曉君妳贏了。

上邪 番外篇

每天大約六點半左右,這家沒有招牌的咖啡廳會悄悄的開門。

那位有著美麗狹長狐眼、比女人還美麗的老闆,會為了他心愛的人類養女狐火開店門煮熱可可。

但是坦白說,名為「狐影」的美麗老闆,廚藝實在令人難以恭維。所以,從狐火七歲以後,就擔負起做早餐的重責大任。這位沾染了狐仙氣質的人類女孩長大成少女,多少年來是移民們心目中在人間的一個鮮明記憶。

上邪 第八章

台北下雨了。

路上開著沈默的傘花,大部分是黑色的,讓夾雜著的鮮豔五彩顯得有點勉強。

心情已經被淋得溼透了,翡翠實在不想讓黑色的雨傘烏雲罩頂。她拿著粉嫩紫花的小陽傘,雨滴隨著傘緣安靜而冰冷的落下,像是隔夜的淚。

隔著小巷,她可以看到透明櫥窗內正在忙碌的上邪。扳著過分俊秀的美麗臉龐,專注的揉著麵團,癡迷的女人或女孩排著隊,等著買剛出爐的麵包,眼光裡有著燃燒的貪婪。

不知道為什麼,翡翠覺得有點傷心。

她親愛的、妖力強大的妖魔,居然為了幾張新台幣,被人類這樣圍起來像是柵欄裡的動物被欣賞著。

緊緊握著要給上邪的淺藍色小傘,她遲疑著,不知道該不該拿去給他。

上邪 第七章

遲疑了很久,翡翠還是按了電鈴。

這次穿門探頭出來的得慕沒有嚇著她——這種心境下可能什麼也嚇不著她了。

「翡翠?」得慕睜圓了她可愛的大眼睛,「……妳的氣色真糟。妳來找舒祈嗎?」

她勉強的拉拉嘴角,「嗯……有點私人的事情想找她。」

舒祈和翡翠打了個照面,見多識廣的她心裡有點底,「進來坐吧。妳需要喝點熱的東西。」

翡翠遲疑了一會兒,垂著雙肩跟著舒祈入門。

舒祈遞給她一馬克杯的熱可可,「喝吧。先喝點,有什麼事情,慢慢告訴我。」

她慢慢的喝完那杯熱可可,尋思著要怎麼開口比較理想。

上邪 第六章

被這樣美麗的眼睛注視,任何人都會心跳加速的。翡翠覺得自己的心跳已經飆過自強號的速度了,突然有點後悔不該出來應門的。

房租已經交過了,誰來按電鈴她都該裝死的……

「呃……有什麼事情嗎?」這麼冷的天,她還滿頭大汗,「親愛的編編,我想我拖稿不是最嚴重的吧?我知道小綠綠比我拖得還嚴重,妳該先去她家看看才對。她家很漂亮喔,而且她煮的小點心很好吃……」

小綠綠,請原諒我。她在心裡偷偷地畫十字懺悔。我不是故意拖妳下水的……只是編編的奪命連環催稿太恐怖了,所謂死道友不死貧道……

美女編編鐵青著臉看她,美麗的眼睛看起來殺氣騰騰。「……我就是喜歡來察看妳的進度,怎麼樣?快讓我進去。」

可不可以說不要?她的進度還停在第一章的第一行,距離交稿日已經過了三天了。

美女編編看她石化了,乾脆推開她跨進大門。

上邪 第五章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再抓蒼蠅當仙女了!被蒼蠅沾過的菜還能吃嗎?」翡翠對著金光閃閃的菜發怒。

「妳很煩欸,」上邪不耐的回答,「知道啦,這不是蒼蠅變的,妳以為蒼蠅好找喔?有眼睛就看得出來,這仙女比較小,是蚊子變的!」

「……蚊子會比蒼蠅好嗎?」翡翠跳了起來,「不要再變這種蠢把戲了!蒼蠅沾過的不能吃,蚊子沾過的也不能吃啦!你想害我拉肚子是嗎?」

「我消毒過了。」上邪皺緊眉,「妳歧視蚊子蒼蠅喔。」

「就算消毒了,我情感上也不能接受啊!」

上邪 第四章

醒來時枕畔留著很長的銀色髮絲,她知道昨晚的一切並不是夢。

這比再也見不到上邪還讓人難過,有種花非花霧非霧的摧心。強迫自己不去想的壓抑一但決了堤,她再也提不起勁去做任何事情,除了等待以外。

這很嚴重的延誤了她交稿的進度。雖然說,她不過是個小牌到不能再小牌的言情作家,好歹也是簽合約塞空檔的。大牌作家還可以有拖稿的特權,連她這種穩定交稿是唯一優點的小作者都拖稿,編輯還要活嗎?

說不得,美女編輯打了幾次電話沒有結果,乾脆殺到她的小窩來了。

凌亂不堪的書房沒有嚇到她,翡翠憔悴到像是死了八成的模樣把她嚇壞了。

上邪 第三章

自從上邪迷上做菜以後,翡翠不知道自己過的是天堂、還是地獄的生活。

引發了幾次火警的虛驚以後(已經名列大樓管理處的黑名單了),上邪終於無師自通的燒出一手好菜,就算味覺遲鈍的她都覺得相當好吃。

但是她走向餐桌的腳步實在很沈重。

「吃飯了!」上邪繫著圍裙,很開心的大叫,「翡翠趕緊去洗洗手,吃飯了!」

她默默的洗好手,坐在餐桌上看上邪忙來忙去。

「來,這是紅燒獅子頭。我是用最好的後腿肉,經過我用妖力精心搥打,可是外面吃不到的唷。」

餓得很的翡翠,剛伸出筷子……

上邪 第二章

翡翠覺得自己的忍耐力已經夠驚人了,但是這隻死妖怪正在挑戰她的極限。

「好無聊喔……好無聊好無聊好無聊~~」上邪靈活的在小小的套房裡滾來滾去,發現翡翠不理他,很有節奏的踹起她的椅子。

「去玩你的線上遊戲啦!」翡翠發起脾氣,「你不是很愛練等嗎?去去去,別煩我!」她已經卡稿卡到要跳樓了,這隻可惡的妖怪食客居然還在喊無聊。

「又不能殺人,練等有什麼意義?我上次放毒妳還生氣……又毒不死他!連放毒都不行……我不要練了啦!我掛在排行榜好久了勒!好無聊好無聊好無聊~~養傷哪裡都不能去,又沒有人可以吃,妳又不陪我講話~」

「我沒空!」翡翠吼完了覺得很疲倦,嘆口氣看著這隻滾來滾去的大貓妖怪。

所以她才不養寵物的。

上邪 第一章

她幾乎是感激涕零的醒來,多久沒有這樣徹底空白的睡眠了。真正的睡,沒有夢也沒有亂七八糟的干擾。

醒來像是全新的一樣,像是每天該面對的苦難也算不了什麼。

眷戀的將臉在柔軟的毛皮上面蹭兩下……毛皮?

銀白閃亮的長髮拂在她的臉上,小心翼翼的抬頭,她幻想出來的妖怪也在沈眠,貓科的臉孔看起來很安詳。

我瘋得很徹底。認命的下了斷語,她有些踉蹌的爬起來,蹣跚的走進浴室淋浴。

「……那是什麼法術,屋子裡面會下雨?」上邪瞌睡兮兮的頭好奇的穿門而過,望著正在淋浴的翡翠。

水瓢精確無比的打中他的頭,「那是蓮蓬頭!笨蛋!不要偷看我洗澡!色狼!不要臉!」翡翠狼狽的把浴帘一拉。

「嘖,光溜溜的有什麼好看?沒毛的猴子。」上邪揉著腫起來的腦袋,清醒過來不禁大怒,「妳這沒毛的母猴子居然打腫了我尊貴的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