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之輪

命運之輪 之三十一(完)

這樣的結果…很不錯。退場得多帥氣啊,一百分。

若是輪迴晚點來接她,就會被烈看到崩潰的靈體啦,那多不帥氣。首先崩潰遺失的,是她最近才略有體悟的自然,然後真理,然後是黑暗。知識則從最少用的開始崩潰起。

但比別的靈體崩潰得慢,殘留的多了。

命運之輪 之三十

「…走!走開!」獸化得非常嚴重,面目全非的烈,環繞著強烈的雷與火,不祥的血翅漂蕩火羽,破碎的咆哮,困難遲緩的往後挪。

沒有任何守衛,這個潮溼陰暗的地牢像是個巨大迷宮…永冬長久以來,禁困無法解決的魔物牢籠。

大概是好不容易捕獲他的永冬王發現,他根本不能掌控擁有龐大力量的怪物,只好把變成怪物的兒子扔進這裡吧?

命運之輪 之二十九

真是個…惡趣味的傢伙。

裝在封閉而龐大水槽的末兒淚流,像是個水妖般在內漂流。而梵離珍藏的骨匣,就在旁邊浮空。

「巫妖對決?」夜歌輕笑,「徒兒,你終究還是個喜歡決鬥的劍士。」

所謂的巫妖對決,就是巫妖間的決鬥。戰勝者擁有對方骨匣的處置權。如果是非巫妖和巫妖決鬥,非巫妖會在預定的骨匣印上自己的靈魂印記,戰敗就會經歷比死亡還痛苦的歷程,成功成為臣服的巫妖,失敗就魂飛魄散。

命運之輪 之二十八

那個女孩回來了。但是小夥子卻沒有回來。

鐵匠鋪老闆鐵刮看到愛馬自己跑回來時,心裡就有準備,看到女孩的時候,還是有種異樣的感覺。

她外表沒受什麼傷,內在卻傷得很深沈。神官大人替她治療和交談後,突然臉色大變,將信將疑的跑回去,而且在王室政策未明下,立刻選了塊白玉石親自雕刻春神的新雕像。

命運之輪 之二十七

只有永冬人會這麼瘋狂。

在實力懸殊而暴虐的殘殺下,若是其他國家的人,恐怕就會退卻。但他們不但是永冬人,還是當中最武勇的王國直屬騎士團。血肉橫飛的殘暴,只會更刺激他們的戰鬥慾望,拼命向前。

命運之輪 之二十六

「…妳到底對他們做了什麼?」烈看著那群把生命力獻給翠綠森林的倒楣鬼,不怎麼放心的問了。

「戰場上一定會有死傷,別太關心敵人啦。又不是我們挑起的。」夜歌笑得很壞,「除了生命力,我也稍微問了一下他們的記憶。」

是拷問吧。怎麼可能只有問…夜歌哪有那麼溫和。

命運之輪 之二十五

烈的恢復速度驚人,沒兩天就痊癒。老闆真的很有本事…很能體察這把刀的本質。所以樸素的劍身配上樸素的劍柄和劍鞘,卻有種低調華貴的感覺。

被起鬨的沒辦法,他到鐵匠鋪後面試演,一劍就破碎了有一人高的鐵礦原石。

所有人都在歡呼,實在太厲害了!

命運之輪 之二十四

最後夜歌不得不承認,不節哀也沒有其他辦法。

反正春天終究會過去,漸漸褪去鮮嫩,交給濃豔短暫的夏季,然後在秋天漸漸沈眠。

到那時,不會隨季節轉換顏色的愛麗,就容易顯現出來了。

命運之輪 之二十三

「烈!快想想辦法!」終於忍受不了的夜歌吼,「快否認這種子虛烏有的關係!」

當天晚上,烈看著憤怒的大巫師,深思起來,「永冬其實還滿傳統的…未婚男女是不能同房的。妳也知道,我們的處境實在…需要互相支援。或者妳有什麼建議?」

聰明智慧的大巫師努力思考…

命運之輪 之二十二

果然,惹怒大巫師不是什麼好事。

在外人面前還可以露出虛偽的甜笑,一回到暫居的閣樓,就鬥氣滿點的…跳起來用膝擊攻擊烈的臉。

哈哈,果然不該教她體術嗎?只是想讓她身體強健點的體術,結果應該是柔弱法系的夜歌學得又快又好,果然是能將知識徹底實踐的大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