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之輪

命運之輪 補遺

各位好,我的名字叫做「鍵」。

雖然目前的外觀看起來像女人,事實上可以把我想成九十九神之類的…若不知道什麼是九十九神也無所謂,人類很難理解…就當作我們是妖怪好了。

雖然類似,但我們並不是。

不過我們的來處與身分無關緊要,只是做個自我介紹。畢竟是人類禮儀之一。

命運之輪 番外(極短)篇之二

麥穗村的神官大人的出身,說起來很令人感傷。

他是被遺棄在翠綠森林的棄嬰,應該是過往旅人丟下的。若不是老神官突然覺得有點心悸,不由自主的走出神殿,這個可憐的嬰兒可能就凍死在雪地上。

不知道怎麼哺育嬰兒的老神官只好跋涉到半里遠的麥穗村求救,麥穗村民雖然有永冬人固有的剽悍,卻也有永冬人的熱心腸。

這個嬰兒就在幾個同樣有新生兒的媽媽共同哺乳下,慢慢的長大,離乳才讓老神官抱回去撫養。

命運之輪 番外(極短)篇之一

「哦哦,原來如此。」收起黝黑的劍的少女點了點頭,「你會到處殘殺人類,就是因為遭遇到被當成妖魔的過往啊…真是太可憐了,值得同情。」

「妳明白我的心情吧!我這怨恨的心情!」被打敗的魔化戰士悲吼。

「但,那關我啥事,被你殘殺的人全都是傷害過你的人?」以為偷襲成功的半魔戰士被黝黑的劍抵著眉間,不敢寸進。

「為什麼好人就得原諒感化你這種混帳殺人魔…當好人也太不值得了吧?很抱歉喔,我不是好人。」

黝黑的劍尖轟然出昏暗的劍氣。

命運之輪 之三十一(完)

這樣的結果…很不錯。退場得多帥氣啊,一百分。

若是輪迴晚點來接她,就會被烈看到崩潰的靈體啦,那多不帥氣。首先崩潰遺失的,是她最近才略有體悟的自然,然後真理,然後是黑暗。知識則從最少用的開始崩潰起。

但比別的靈體崩潰得慢,殘留的多了。

算了,都崩潰完也無所謂,重新開始…什麼都忘記…

妳最想要忘記什麼呢?

命運之輪 之三十

「…走!走開!」獸化得非常嚴重,面目全非的烈,環繞著強烈的雷與火,不祥的血翅漂蕩火羽,破碎的咆哮,困難遲緩的往後挪。

沒有任何守衛,這個潮溼陰暗的地牢像是個巨大迷宮…永冬長久以來,禁困無法解決的魔物牢籠。

大概是好不容易捕獲他的永冬王發現,他根本不能掌控擁有龐大力量的怪物,只好把變成怪物的兒子扔進這裡吧?

時間會幫他解決這個麻煩,從古到今都一樣。

「愛麗,妳醒著嗎?」疲憊的夜歌輕喚。繪完一個僅容一人的傳送陣。

「一直都…醒著。」愛麗的聲音有些顫抖。

命運之輪 之二十九

真是個…惡趣味的傢伙。

裝在封閉而龐大水槽的末兒淚流,像是個水妖般在內漂流。而梵離珍藏的骨匣,就在旁邊浮空。

「巫妖對決?」夜歌輕笑,「徒兒,你終究還是個喜歡決鬥的劍士。」

所謂的巫妖對決,就是巫妖間的決鬥。戰勝者擁有對方骨匣的處置權。如果是非巫妖和巫妖決鬥,非巫妖會在預定的骨匣印上自己的靈魂印記,戰敗就會經歷比死亡還痛苦的歷程,成功成為臣服的巫妖,失敗就魂飛魄散。

命運之輪 之二十八

那個女孩回來了。但是小夥子卻沒有回來。

鐵匠鋪老闆鐵刮看到愛馬自己跑回來時,心裡就有準備,看到女孩的時候,還是有種異樣的感覺。

她外表沒受什麼傷,內在卻傷得很深沈。神官大人替她治療和交談後,突然臉色大變,將信將疑的跑回去,而且在王室政策未明下,立刻選了塊白玉石親自雕刻春神的新雕像。

女孩躺了兩三天,居然就痊癒了。削弱了某種堅實的氣質,卻萌芽了另一種堅韌。

在她能起床那天,國王突然解除了他莫名其妙的禁令,甚至沒有追究翠綠森林裡不明重病的騎士,還特別頒佈了尊重境內所有神祇的法令。

命運之輪 之二十七

只有永冬人會這麼瘋狂。

在實力懸殊而暴虐的殘殺下,若是其他國家的人,恐怕就會退卻。但他們不但是永冬人,還是當中最武勇的王國直屬騎士團。血肉橫飛的殘暴,只會更刺激他們的戰鬥慾望,拼命向前。

身為永冬人的烈非常明白。所以他才肯定,今天會殺很多人。尤其是在這種集團意識的狂氣下,永冬騎士團會變成不畏生死只知向前的怪物。

父王…其實你不需要我這個怪物。因為你擁有的怪物比誰都多,比誰都強…即使在真正的怪物之前。

在全數殲滅之前,根本不會停止的…戰爭機器!

命運之輪 之二十六

「…妳到底對他們做了什麼?」烈看著那群把生命力獻給翠綠森林的倒楣鬼,不怎麼放心的問了。

「戰場上一定會有死傷,別太關心敵人啦。又不是我們挑起的。」夜歌笑得很壞,「除了生命力,我也稍微問了一下他們的記憶。」

是拷問吧。怎麼可能只有問…夜歌哪有那麼溫和。

「初冬時,你們永冬王宮來了一個賢者大人,擊敗了王國魔法師,展現很多神蹟,而且是個強力主戰派。」夜歌冷笑兩聲,「那個賢者大人雖然蓋頭蓋臉,化成灰我也知道是誰。」

「梵離嗎?」

命運之輪 之二十五

烈的恢復速度驚人,沒兩天就痊癒。老闆真的很有本事…很能體察這把刀的本質。所以樸素的劍身配上樸素的劍柄和劍鞘,卻有種低調華貴的感覺。

被起鬨的沒辦法,他到鐵匠鋪後面試演,一劍就破碎了有一人高的鐵礦原石。

所有人都在歡呼,實在太厲害了!

但只有烈知道,他根本沒有出什麼力,只是順應力流引導,揮出一劍而已。不過,老闆應該也知道吧。

因為他伸出蒲扇般大小的手掌,拍了拍烈的肩膀。「小子,我知道你和你老婆的旅程還很遠…但旅程結束,答應我首先考慮回來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