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心(2006)

雙心 第三部(完)

一一九吧?對吧?叫救護車是一一九吧?沈音開始後悔了,他該去學CPR,心臟痲痹應該還有救吧?!

他為什麼沒去學啊?現在眼前有人要活活嚇死啦!就算他這種天天見鬼的人,也臉色慘青,心跳飆得比自強號還快…

好幾張爛糊糊的臉湊在他們面前,有的斷頭,有的扁了半個頭顱,不斷的溢出白白的腦漿,還有人拿著斷掉的手骨,慘笑拍著雙儀的臉。

雙心 第三部(五)

等她醒了,變得不敢去廚房…她實在沒有心理準備,去面對「那個」。

但是很奇怪,不管怎麼鬧,她就是看不到。漸漸的,她也感到很神奇,看不看得到,膽子的大小居然差這麼多,她也覺得很不可思議。

她開始佩服臨危不亂、處變不驚的老媽了。

雙心 第三部(四)

她還記得,事情真的鬧得很大。她美麗的小阿姨,居然未婚懷孕,在醫院裡安胎。說好說歹,就是不肯把孩子拿掉。

這簡直把保守的外公外婆氣死了,聲稱要斷絕親子關係。而且嚴令兄弟姊妹不准去看她。

老人家頑固,姊妹怎麼可能跟著糊塗呢?老媽嘴裡敷衍,還是暗暗去探望照顧。只是很不巧,禍不單行的,她老哥又把腿摔斷了。

雙心 第三部(三)

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幾次,她漸漸了解,為什麼當家庭主婦的老媽有睡眠不足的黑眼圈。

因為她也有了相同的黑眼圈。

「…老媽,要不要帶老爸和老哥去給醫生看看?」她也吃不消了,「夢遊應該有藥醫吧?」

雙心 第三部(二)

當時奶奶的身體已經很不好了,那天卻精神奕奕。她仔細看了看老媽,「阿娟,嫁來我們家真的辛苦妳了。」

老媽嘆了口氣。「媽,妳說什麼話?好好養病吧。」

奶奶搖了搖頭,「雙儀啊,妳也漸漸大了。幸好這代養了妳這麼個女孩子,在妳哥哥娶老婆前,妳還可以幫著妳媽媽擋一擋。這是謝家女人的命,妳要加油啊…」

雙心 第三部(一)

第三部 另一種意義上的強悍

「要看到什麼?」她瞪大眼睛,張望了很久,只看到一隻雪白的蜘蛛爬來爬去。

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他嘆口氣。「這說不定也是另一種意義上的強悍。」望著女郎蜘蛛美豔又有些恐怖的怒容,他幽幽的說了一句。 

雙心 第二部(九)

「夠了吧?」

大門無聲無息的打開,逆光中,溫潤的女子看不清她的容貌,只聽見她溫柔的聲音和止不住的輕咳。「這樣,也已經夠了。」

微微酸甜的香氣蔓延,沖淡了血腥味。

狂亂的女郎蜘蛛露出迷惘的神情,溫順的退到一邊。瑟縮的童鬼們疑惑的望著這個芳香的少女。

雙心 第二部(八)

「你到底選好日子沒有?」隔了幾天,沈音打電話來怒吼,「差鬧出人命只差一步了,你到底要選到幾時啊?」

「天時地利人和,你是懂不懂啊?」明理沒好氣,「這種玩命的事情可以隨隨便便…」

「我弄到那二十萬了。」沈音罵了一句粗口,「那個女人殘廢了一條腿!若是再晚一點發現…」他實在講不下去了。

雙心 第二部(七)

他這個月真的也滿倒楣的。

討厭來醫院,但是幾乎隔個兩三天就來報到。沈重的嘆口氣,走進大師的病房。大師的樣子還真的滿淒慘的,左手、右腿都骨折了,肋骨斷了三根。鼻樑也斷了,讓他說話的時候甕聲甕氣,真的有些好笑。

雙心 第二部(六)

「…我知道妳流年不利。但是妳的時運會不會太低了點?快低破地平線了。」

從昏暈中醒來,珮兒睜開眼睛,只覺得一片白茫茫。好不容易聚焦,她才看到沈音無奈的臉孔。

謝先生在?那她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