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V

關於荒厄

謝謝各位收看荒厄。雖然說,我寫完的瞬間只想到:我終於在暴斃之前寫完了。

第一篇的荒厄是1/15發表的,到今天,4/20寫完,總共是四部,共計三十餘萬字。當中我休息的時間很少,幾乎都是處於被鞭打的狀態,簡直是泥濘膝行的狀態。

荒厄IV 後記

後記 未完而待續的人生旅程

我和荒厄的故事似乎告了一段落。

那個陰我的傲嬌娘娘直到八個月才含含糊糊的會說話,開口就破口大罵,「人類這什麼鬼舌頭,養足八個月才能夠說話爛到有剩進化程度如此之低落…我不要再喝奶了,難道沒有其他食物非吃這個不可嗎?人活著的開端怎麼這麼無聊透頂…」

荒厄IV之七 延續(完)

最後我還是搬家了…不過是搬到村子的一棟平房,那屋子空了很久,全家都搬去台北了,唐晨不知道怎麼查的,去問了那家,租了下來。

原本以為,未婚懷孕,聖后原諒我,村子裡的婆婆媽媽也不會原諒我,想來我是得辭職了…

荒厄IV之七 延續(五)

我不想談過程。(遮臉)

當然很美好啦,像是做了場春夢。但我連春夢都是國中的事情了,宛如前塵往事。

等我倦極睡去,再醒來時,暫時接起來的神經又斷掉,望著天花板,我汗出如漿。

荒厄IV之七 延續(四)

渡過了悲痛的冬天、淒慘的春天,初夏這麼可愛,滿眼鮮綠,卻沒讓我或荒厄心情好一點。

離家出走兩個月後,荒厄變得很黏我,整天蹲在我肩膀上,唐晨來就黏唐晨,哪裡都不去。

望著我們,她都一副要哭的樣子。

荒厄IV之七 延續(三)

據說師伯是不用死的。

我病成這樣,暫時請了病假,讓世伯接回去休養。昏睡初醒時,我聽到世伯和朔低語,說師伯硬擔下一個科學扭曲出來的因果,殘存的壽命都賠進去,才含笑而逝。

本來會屍骨無存的…但徐如劍拼著命不要扛著師伯的屍體往外逃,荒厄暴戾的不管不顧當地的眾妖諸怪種種規矩,不但沒有准許就強行入境,還硬把徐如劍和師伯搶回來。

荒厄IV之七 延續(二)

那年年末,冬至前後吧?

我正在添香,突然像是個無形的矛飛過來穿透了我心胸,我跪倒在地,被襲擊的莫名其妙,以為我心臟病發作了。

哇的一聲,我吐出一口血,眼淚洶湧,全身不斷顫抖,像是被扔進洗衣機裡猛力翻攪。

荒厄IV之七 延續(一)

之七 延續

畢業這十年來,荒厄有很大的改變。我想她的改變和雲濤師伯絕對脫不了關係,哪怕這十年雲濤師伯滿世界亂跑,一年倒有半年多在國外。

每次他回國,荒厄就徹底的有異性沒人性,完全不記得有宿主這回事,跑得無影無蹤,有次最誇張,去了三個月沒消沒息,情緒深染我撞到牆,打手機關機。我還打電話給世伯問師伯電話,才輾轉找到她。

荒厄IV之七 巫媼(完)

我一直沒換工作,在這兒一待就待到不想走了。(也作不來其他工作…)

畢業後八九年,我被偶爾來拜拜的同班同學發現,結果一傳十十傳百,我原本就很忙碌的生活又加入了這些惹麻煩的「故人」。

荒厄IV之七 巫媼(五)

唐晨每個禮拜來的時候,最喜歡聽這些,每每笑彎了腰。我喜歡他這樣笑,像是把疲勞都洗乾淨了,格外年輕。

當時的氣急敗壞,也可以一笑置之了。

「我也可以陪妳巡邏呀。」他和我隔案而坐,我正在泡茶。這是跟老廟祝學來的,結果上了癮,好愛惜的養了隻紫砂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