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的祕密結社

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十五 行行復行行

之十五 行行復行行

高峰會議告一段落,紛紛擾擾的餘波蕩漾。忙碌之後,寒假馬上在眼前了。

但徐道長開始收拾東西。

他本來就是為了魔界高峰會議才到學校當老師的,任務達成,他說,師門積壓了太多案件了,加上他師父舊客戶的再三求懇,不能再拖了。

這學期結束,他就要離開學校。

「我房租繳到妳大學畢業。」他握著我的手,「我買部機車給妳代步好了…我會每個月盡量找一天回來看妳,妳功課也不要放下…」

我從來沒想過這件事情。他當然不可能每天待在我身邊,上下班什麼的。他留在學校只是暫時的。

「小燕子?」他擔心的摸我的頭髮。

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十四 高峰會議(下)

就在四月底的某天,冥玄日和昊誾雙雙來請假,說有點事情要請假一天。

我當然不會懷疑他們倆請假去約會,他們不要請假去決鬥就好了。「好,我知道了。」

雖然說一天不巡邏也沒關係…尤其小東小西兩個去試演會,那些捨不得畢業的學長學姊又特別不靠譜。

但我也很久沒巡邏了不是嗎?徐道長今天也說他有事不回家,叮嚀囑咐我讓警衛室幫我叫計程車。

於是我扛著徐道長送我的掃帚,沿著熟悉的巡邏路線。閻玄日和昊誾雖然常常互毆。但他們真的把禁制和風水石顧得好好的,我突然有種「老懷欣慰」的感覺。

我真的很喜歡這個學校。雖然發生那麼多讓人無奈又白癡的事情。但我也是在這裡遇到徐道長。

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十四 高峰會議(上)

之十四 高峰會議

徐道長是那種「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那種人。

我知道這個比喻不恰當,但我腦子不太好使,大家都知道。

我們頭回「大功告成」,跟虛柏師叔吃完午飯,剛好是週五下午。我一直到禮拜一早上,才像是乾燥蔬菜一樣被徐道長扛回宿舍。

反觀他老大,神采飛揚、精神奕奕。像是在汽車旅館滾過一整個大小週末和假日,不過是等閒之事。

「你的招數…」我氣息微弱的問,「是不是港漫學來的?」

他居然打我的頭,讓我很悲傷。

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十三 玫瑰刺(下)

徐道長笑我是單細胞生物,但我覺得我只是從善如流。

我覺得他說得很對啊,的確如茶回甘的思念比較好,但我也做了小小的改良。雖然他的課總是充滿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女生,但沒規定我不能旁聽吧?

只要跟我的課沒有衝突,我就會去旁聽。雖然不愛唸書,但我認真聽了自己份內的課。因為徐道長喜歡認真的人。

雖然這樣讓我更忙,但徐道長寵溺的揉我頭髮時,我就覺得,一點都不累了。

在某個期中考後的下午,難得我的成績讓徐道長露出欣慰的笑容,我抱著他的胳臂,正在跟他講龍霸天跑來找小東小西玩,而且興致勃勃的要參加cwt的cosplay。

「哦?那他要cosplay誰?」徐道長也覺得好笑。

「就為了這個,大家吵成一團。還有人提議他cos一個女殺手…」

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十三 玫瑰刺(上)

之十三 玫瑰刺

我翻身,枕畔卻沒有人。

張開眼睛,徐道長應該剛起來,正在仰頭灌水。大概是很渴吧,所以喝得急了一點,水滴沿著他形狀優美的下巴滴到厚實的胸膛,襯衫的釦子全開…

他的身材真是好,肌肉精壯而不外顯,腰線根本就引人犯罪,氣質又飄逸沈穩。平常他嚴肅而一絲不苟,總是穿得整整齊齊。現在剛睡醒,眼神朦朧,頭髮凌亂,顯得不拘而放蕩,又年輕好幾歲。

幸好他不易動心,不然天下的男人都得回家吃自己了。真的不能怪我對他如此垂涎,實在是他的美色只展現在我眼前。

我難得看到他如此衣衫不整的站在我面前,一整個好吃極了。

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十二 寒假(下)

你不用指望在徐道長那兒得到什麼早安吻。沒有刷牙洗臉之前,連早飯都不肯給我做,何況早安吻?想都別想。

他先梳洗完,就催我去洗澡。等我頭髮滴水的出來,他已經作好簡單的早餐了。真的不要太指望他,蔬菜沙拉配白飯的人,會殘存多少味覺?所以桌上只有超簡單的荷包蛋和土司,他還貼心的給我一罐自由女神牌草莓果醬。

這個時候我才感覺到他的確是中老年人…自由女神。

不過他親手調配的果菜汁驚人的好喝,奧妙極了,我喝了兩大杯。

「頭髮也不先擦乾,就忙著吃。」他搖頭。

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十二 寒假(中)

哄了半天,他才好一點,笑著問我寒假好不好玩。其實才分別半個多月,不知道哪來那麼多話好講。

等我報完流水帳,我問他寒假過得如何。

「還不錯,只有兩個仇家來尋仇。他們都還活著。」他想了一下,「老奎的傷重一點。」

…真是不尋常的寒假生活。「多重?」

他含蓄的說,「斷了背梁骨…將養個三五年就活蹦亂跳了。」

…很好,背梁骨。為什麼我會喜歡這種結仇無數,得罪遍了眾生和人類的暴力份子呢?

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十二 寒假(上)

之十二 寒假

寒假明明很短,但我卻覺得好長好長。明明我很高興到爺爺家過年,也很高興可以鬆鬆筋骨…

但看不到徐道長卻讓我出現嚴重的禁斷症候群,動不動就想磨磨牙齒,親個誰這樣。爺爺家養的老狗來喜就遭了大殃,天天被我狼吻。

「…阿燕,來喜的年紀大了。」爺爺嘆氣,「妳明明知道牠討厭這樣…」

但我環顧我五個白目的弟妹,和正在打情罵俏的爸媽…我發現我寧可親來喜。

「我想念我男朋友。」爺爺一直最疼我,我也最愛他,所以我很直言不諱。

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十一 師門(下)

當然啦,她是徐道長的同門師妹,我還是很謹慎。過了幾招,我就放心了。

有幾分能力的眾生和人,都不免依賴能力,拳腳工夫不扎實。這位師妹的招數真是優雅好看,但又不是國際招式大會,誰管妳好不好看。

我爺爺就說,招式只是個基礎,打架就是要贏,懂得變通,只知道招式不如去學跳舞,還好看多了。我覺得我爺爺真的很睿智。

我想她們只是想讓我知道厲害,不是真的想打傷我,但覺得我只是個文靜的小女孩,那就錯了。只要她們別用法術,想打贏我?多練練吧,起碼要到徐道長那種苦功才行。

我根本不管她那些好看的招式,只踢了一只椅子過去她就手忙腳亂,三拳一腳,她就上牆了,輕鬆簡單。

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十一 師門(中)

我是被談話聲吵醒的。

身上蓋著徐道長的外套,頭還枕在他的頸窩,所以他說話的時候,聲音雖小,卻很清楚。

「…師兄,她是路祭時,帶著沈默力抗九千孤魂野鬼的那個小學妹?」客人的聲音清亮,似乎年紀不大。聽聲音似乎是個開朗的少年。

「帶著沈默力抗沒錯,但驅除九千孤魂野鬼,是讓陳龘兄弟請下來的慈雨使者所為。」徐道長對外人說話都有些冷漠,沒想到對師弟也是這樣。

「…我聽夢魘說,師兄有了個相當厲害的心儀之人?」少年的聲音像是在忍笑。

「你跟眾生不要混得太熟。」我都可以想像徐道長皺眉的樣子了,「沒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