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夜書II

姚夜書 第二部 第四章(四)

在阿太還小的時候,大約七八歲吧,鄰近數個村子爆發了一次痲瘋病的流行。

這古老的病症伴隨著歷史,從文獻得知,第一個得到痲瘋病的名人是王粲,主要症狀是眉毛脫落、侵犯神經支配區皮膚之感覺消失、神經腫大、皮膚有特別形狀之病灶。主要是痲瘋桿菌所引起,世界上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有天然免疫力,而且現代醫學已經可以治癒了。

姚夜書 第二部 第四章(三)

「說故事?」姊姊破涕而笑,「你從小就愛瞎編…什麼時候了,我哪有心情聽什麼故事。」

「…我一直想說給媽媽聽,但不可能了。」我模糊的笑了一下,「但我想說給妳聽。」

姊姊定定看著我,她歪著腦袋的神情,很像媽媽。嗯,這可以抄進筆記裡,當作寫作的材料。

姚夜書 第二部 第四章(二)

放下電話,我安靜了一會兒,往辦公大樓走去。

我是個很曖昧的病人。說重病,大部分的時候我都能夠自理生活,足以出院,但我還是自費住在這裡;說沒病,我卻常常會突然「發作」,更糟糕的是,我會突然失蹤,引起許多麻煩。

所以我試圖請假的時候,大夫冷淡卻不太自然的看我一眼。上回從樓梯一路滾下去的陰影太深。

姚夜書 第二部 第四章(一)

第四章 鬱結

沒有什麼緣故的,我病了。

住院一年,不是失蹤,就是傷病,但那只是肉體上的折磨。我說過,我很能忍痛,或許是我喜歡細細分析疼痛的感覺、深度,試著用文字解析這種感受。當專注於分析的時候,很自然而然的,會忘記真正的疼痛。

說明姚夜書二時序

姚夜書發瘋之後沒多久,吞下微塵。後來因為微塵清醒。

楊瑾對他特別照顧,也是因為微塵的關係。

死而復甦的殷曼和君心雙雙失蹤,楊瑾此時已經被革職了,但他不認為愛鈴活著。為了這個,還跟狐影起過很大的爭執。

姚夜書 第二部 第三章(四)

最後我躲在網咖發呆。

過往的行人會好奇的看我一眼,又撫著雙臂快速逃逸。弄得這麼冷也不是我願意的,我猜阿梅跟在我旁邊,但她不肯現身,我也不想強迫她。

瞪著螢幕,我把名為「夜叉」的故事叫出來看。到了結局,那片漆黑…我發現漆黑是有一段時間的,雖然不長,但也有幾秒鐘。

姚夜書 第二部 第三章(三)

屋子的溫度在下降。

下降的速度非常快,快到我在這樣溫暖的夜晚呼出白氣。山裡風大,陣陣的呼嘯,吹著陰森森的口哨。

有種東西無聲無息,卻挾帶強烈的冰冷直襲而來。像是牆壁、圍牆,這種有形的障礙都不能阻止她。

等我轉過眼時,我只能感到逼得很近,但我看不清楚。「鍾秋離,停住!我為妳說個故事!」

姚夜書 第二部 第三章(二)

等我知道老吳帶他們去偷看日劇,還是搞笑黑社會日劇的時候,我發出一聲呻吟。

他們很純真(我不忍心說蠢),在生前都是鐵錚錚的戰士,遠古時代也不見得有太多娛樂。來到資訊爆炸的現代,他們會茫然是應該的。關在無盡的迷宮徘徊,好不容易回到人間,人事全非,實在很蒼涼。

姚夜書 第二部 第三章(一)

第三章 夜叉

我醒來時,楊大夫在我房裡,望著窗外搖曳的樹影。

眨了眨眼睛,我確定不是看錯。當然,也有可能是幻覺什麼的…但我會出現幻覺?別鬧了。我又不是第一天發瘋。

他轉過身來,看著我的眼睛。這段日子我陷入一種遲鈍的憔悴,所以沒有好好看他一眼。我這才發現原本近乎永恆的泰然自若產生了一種類似哀傷的動搖。

姚夜書 第二部 第二章(三)

我開始在光滑的鏡面,用自己的血,不停的寫故事。

額頭的血很快就乾涸了,我扯開傷口幾次,都沒辦法再流血,身體的癒合力真是頑強。

撿起地上銳利的骨片,我割破食指,繼續寫。流不出血來,再割。寫滿一面又一面光滑的鏡面,這是我最奇特的寫作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