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的日常

殿下的日常 之十一 神與人之間

在白目事件後一個月。

暑假比較清閒的文昌君邀殿下來喝茶。從旁邊小道走過去,就是文昌君休息的竹舍,幾竿翠竹滴綠,在炎炎夏日中沁出清涼。

蟬鳴細細,豔陽流金。

在神明的後堂只感到凡間無比鮮豔的夏季風景。

「聽說是日月潭紅茶,試試看。」文昌君勸茶。

殿下卻沒有喝,好一會兒才遲疑的說,「真的嗎?曾經有凡人在某個神明的大殿自焚,並且縱火燒掉了大半個大殿?」

文昌君的表情停滯了一下,輕嘆口氣,點了點頭。

殿下的日常 之十 狂徒

「所以,殿下真的叫妙娘?」文昌君好奇的問。

昭殿下僵住,考慮要不要將有些沈重的茶碗砸在文昌君的頭上。

這樣不太好。殿下想。文昌君畢竟是很照顧她的「學長」。

所以說,人情債還不完。連想要豪邁的砸人都辦不到。像是欠她人情債的阿黑就簡單多了。

殿下的日常 之九 化厄

這片小森林所在,與其說是個迷你公園,還不如說是個大型安全島。兩旁都是雙線道,最初始的部份正好和一條四線道成丁字形。因此很神奇的兩個紅綠燈相距不到二十公尺。

順著安全島森林一直走下去,盡頭是在哪裡呢?有時路過的時候,少年會這樣想。

雖然住在附近而已,奇怪的是,一次都沒踏入過。兩旁的樹木筆直秀麗,護衛著當中的紅磚道。磚縫有著古意盎然的青苔,氣氛閒適。有時多雲的晴天早晨,只有安全島森林會蒙著乳白色薄紗般的輕霧。

在當中散步一定很舒服。

即使這麼覺得,還是一次都沒有實行過。

殿下的日常 之八 麻煩

常常在神明社團fb露面的虎爺,其實是中部虎爺神格最高的「總將軍」,聽說他是天上白虎神君的凡間化身(也有一說是影子),但他總是笑而不答。

整個中部所有的「虎爺」其實都是他的屬下,編制有些微妙。

就像是不管誰家的五營軍將都是朝凡間遊蕩的孤魂野鬼(人類)招募,虎爺招募實習幹部也是朝有大願或有功德的動物亡靈招募。

大部分是貓,這跟虎爺的出身有關,但也有小部份是其他動物…最普遍的是狗。所以偶爾有人見到廟裡「虎爺」的真身居然是黑犬,也不用太懷疑,這是因為虎爺頭頭並沒有太強烈的貓科沙文主義的緣故。

殿下的日常 之七 酬神

擔任中壇代班的時候,往往會看到花車鋼管秀。

殿下表示不可思議。凡人不但供品很有創意,連酬神賽會都超乎想像。

fb社團上。

昭:…鋼管辣妹沒有問題嗎?我以為照凡人的法律是不許可的,風化罪之類?

月老:殿下是看哪年的律法?太過時了,趕緊扔了吧。

城隍:沒事兒。早年還慢慢脫光呢,現在還有衣服遮掩。

殿下的日常 之六 殿下的成長

下凡滿四年沒多久,殿下突然變得話很少,原本天生的微微笑意也不見了。雖然依舊認真而盡忠職守,但也只是公事公辦而已。

眾神明以為她只是想家。這是每個下凡神明的必經歷程,誰也幫不上忙。

擾攘的人間,紛亂並且繁重的工作。會思念安靜並且井然有序的天界勢在難免。而且武神調任文官,那就更困難了。

後來是某個小秘書悄悄的在案件裡夾了張陳情書給文昌君,他才發現案情其實不單純。

殿下的日常 之五 神祕的供品

殿下剛下凡代班的時候,每天供桌上都有仙草蜜。

這種浸著糖水、黑色小軟塊的罐頭,她只嚐了三天就膩了,只有小秘書們很愛吃。

據說會流行起來是因為某間大學的土地公愛吃。至於為什麼供桌上天天有…是因為剛搬到附近的新居民誤認這間小廟是土地公祠。

這個誤會一直持續了一年多,讓殿下對於「明明不是文盲」,卻對廟名和碑文視而不見的信徒刷新了新視野,很快就淡定了。

沒問題,名字不過是個符號。

殿下的日常 之四 人生的黃昏

從殿下代班的第一天起,就知道這間小廟有很多義工。

所以在大馬路邊吃灰塵的小廟,總是意外潔淨。尤其是當中一個阿伯,幾乎是風雨無阻,每天早上都來掃地擦桌子,每個角落都細心清理。

他動作很慢,看得出曾經受過風疾…呃,中過風。但他還是這樣不懈的前來,如果有幾天沒到,一定是病得起不了床。

起初殿下看到他總是會有些不安。但是他從來沒有祈求什麼…最多的是祈求兒女的平安順適,從來沒有替自己求過什麼。

翻閱記錄,這位阿伯直到中風後才如此虔誠。也是因為中風才提前退休。

…但是神明總有其極限,再虔誠的信徒,神明也無法為他破例。

殿下的日常 之三 無序的晉級

月光在河面上跳動,宛如流動的銀,潺潺悅耳的流水聲,尚纖弱的柳樹輕擺著清涼的風。

如此宜人的,雨後晴夜。

河岸邊開闢的小小步道,行走其間,令人心曠神怡。

原本應該是這樣。

但是此時,卻只有個少女悠然漫步。長而簡單的鐵灰色長洋裝,外套一件寬鬆、下襬不規則,前低後長的麻布長袖襯衫。一頭長髮綁成高高的馬尾,讓月光照亮了半邊的臉沒有表情,卻天生帶著點笑意。

殿下的日常 之二 神明的fb

下凡兩年,殿下終於清理出頭緒,雖然要常常噹收來的五營軍將,但廟小轄區窄,也還算遊刃有餘。

她一直都是很有堅持的人,所以不管在天上的身分如何,既然是代臨水夫人的班,她自覺得更有禮謙遜些,遇到案子也不推辭,跟附近同儕的關係很融洽。

像是附近媽祖廟實在忙不過來請她去顧簽筒,她也欣然而往。

一開始是有點無言,因為不是主神媽祖忙不過來,是陪祀的月老忙不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