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女王陛下

《親愛的女王陛下》第十章

相對無言。沒想到再見面的時候,竟是相對無言。

嘈雜的機器隆隆作響,光均抬頭看著狂風捲起沙塵,美麗的夢芯在這狂沙中穿著破舊的工作服,臉上一點胭脂也沒有。

粗魯的司機來來去去,開口就將檳榔渣呸在地上,每個人說話像是在吵架般,嗓門一個比一個大。

《親愛的女王陛下》第九章

等車子開到了玉里,夢芯才覺得自己太莽撞。她沒跟任何人說一聲,只打電話給趙管家,然後把趙管家的薪水匯去她的戶頭,連房東都還沒通知。

比象猛砂石場在哪裡,她也不知道,只知道在玉里而已。

就這樣貿貿然的從陰沉多雨的台北,開到這個烈陽藍天的花蓮玉里。

《親愛的女王陛下》第八章

夢芯覺得頭痛極了。

哪對男女朋友不上床的?上床……就只是上床而已嘛!再說,她又不要他負責,你情我願,自己也還養得活自己,何必呢,相煎何太急?

但是……第二天,光均終於心甘情願的起床了,可第一件事情不是去上班,而是拖著她去挑戒指,不由分說的把戒指往她手指一套,當著售貨小姐的面向她求婚。

《親愛的女王陛下》第七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詹慶義活著的時候幾乎沒人去探望,死後倒是備極哀榮,喪禮辦得風風光光的,之前沒空去看他的親戚,突然間全蹦了出來,整個靈堂哭聲震天。

夢芯只去了一次,然後就回公司,不再聞問。

《親愛的女王陛下》第六章

為了說服夢芯,光均不斷的在心裡沙盤推演,翻來覆去到夜深才睡去。好不容易睡熟了,卻被陌生的手機鈴聲驚醒。

他摸索了好一會兒,摸到了夢芯的手機,渴睡的應了一聲:「喂?」

「我打錯了嗎?」電話那頭是慌張的女聲,「對不起對不起,我太慌張了……」然後就把電話給掛了。

《親愛的女王陛下》第五章

光均醒來的時候,摸著頭上的腫包,有點莫名其妙。

是了,他昨晚喝醉了,大慨是在哪兒撞到頭。他已經很久沒喝醉,昨晚破天荒的喝個爛醉,居然還有辦法自己回家,實在了不起……

昨夜的記憶凌亂的回到腦海,有印象的實在不多,但是,他記得夢芯來接他。

《親愛的女王陛下》第四章

進行了三天的道德勸說,夢芯依舊無動於衷,光均終於火大了。從柔性勸導的「容易感冒」、「夜間安全」列舉到恐嚇性質的「強暴案件」,都不能動搖她絕不穿襯衫的決心,他失去了所有的耐性。

「難道妳冬天也不穿?妳根本就是喜歡男人垂涎的目光!這樣露胸、露大腿讓妳覺得很虛榮嗎?女人這種要不得的虛榮真是無藥可救!」光均恨不得把她打暈過去,幫她穿上襯衫算了。

《親愛的女王陛下》第三章

十點整。壓抑著滿心的不甘願,夢芯到停車場取車。反正一個人搭跟兩個人搭都差不多,就把他當成一個特大號的行李好了。

只要把這件可惡的「行李」載回社區,她那混亂的小套房就有找到地面的希望。

一個無所不能還會做菜的鐘點女傭!當她累得要死的回到家,她的房間將會窗明几淨;只要開啟微波爐,就可以吃到熱騰騰的飯菜……

《親愛的女王陛下》第二章

那筆土地標案,又開了第二次的標。這次力華以五百萬的差距,很驚險的標到了這筆土地。

這個好消息讓公司上上下下都陷入了嘉年華般瘋狂慶祝的氣氛,總是冷冰冰的夢芯終於笑了,也因為這個空前的大勝利,今年的尾牙宴特別豪華,但是身為總裁的夢芯,也被整得特別厲害。

酒量很好的她,被部屬灌了又灌,李秘書盡全力幫她擋酒,很快就先陣亡了。雖然喝了不少,夢芯的意識還是很清醒,悄悄的打了電話給李秘書的家人,要他們把睡著的李秘書接回去。

《親愛的女王陛下》第一章

今天這筆東區土地標案,幾乎吸引了各大企業集團的企業主和總裁,勢在必得的

人自然不在少數,但是過來湊熱鬧的也不少。原本只需要總經理出馬的公司,大老闆們還是搶過標單,興致勃勃的參與投標。

豪華的雙B轎車幾乎停滿了附近的停車場,標案現場清一色都是剪裁優雅得宜的西裝筆挺,只有秘書們穿著嬌嫩的春裝。各家老闆暗暗欣賞著,私下也不忘彼此較勁,就怕自己的秘書被別人比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