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降說愛妳(小情人)

投降說愛你(完)

「你騙我有小孩了!」久違的怒吼響遍了長巷。

紫薇無奈的想伸手掩耳,需要這麼大聲嗎?「我什麼也沒講,都是你自己在講的。」她俏皮的挽住務觀的手臂,「不過……你該感謝寶貝,不然還要多等幾年呢。我原本打算等大學畢業後才要去找你的。」

「那到底是誰的孩子?」務觀有點頭昏。天啊,他可憐的心臟……怎麼禁得起這樣的折騰?他一定會早死——被這個可惡的小妖精整死!

投降說愛你(十)

回到在公司附近租下的小套房,務觀疲倦的把鑰匙一丟,隨手把床上的衣物推到一邊,躺了下來。

鐘點女傭放假兩天,他的房間就凌亂到幾乎看不到地面,到處都是東倒西歪的酒瓶和滿滿的煙灰缸。

紫薇就這樣消失了。兩個月了……費盡苦心也找不到她。唯一知道的是,她還安好。

若不是紫薇曾打電話給月季,他根本沒有她的任何消息。

每次接到紫薇的電話,月季總會張牙舞爪的痛斥他一番。但是,讓她罵兩句會怎樣呢?至少罵完了,她願意告訴自己,紫薇一切安好。

投降說愛你(九)

「你要幹嘛?你弄痛我了……」務觀的神情讓紫薇害怕,她從來沒有看過他這麼恐怖的樣子。

「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愛上別人?還是我最好的朋友!」被背叛的憤怒淹沒了務觀的理智,讓他失去冷靜的判斷力,「你為什麼這麼做?就因為我沒有時間陪你?」

「才不是這樣!你胡說八道!你根本不關心我!」她被拖進務觀的房間,忿忿的想要跑出去,卻被拖回來。

「他就很關心你?怎麼關心?這樣嗎?」失去理智的務觀抓住她,凶暴的吻她。

這和以往溫柔甜蜜的吻不同……在他的肆虐豪奪下,紫薇被嚇壞了,拚命掙扎,還是不敵他粗暴的力氣。

投降說愛你(八)

好不容易放了寒假,這天,紫薇昏沉的睡得晚了些,卻被粗暴的敲門聲吵醒。

「范小姐,」揉著眼睛打開門,林嫂冷淡的臉色把她嚇了一跳。「夫人要我叫你起床。年關近了,夫人要教導你陸家的新年怎麼過。」

一大早,陸夫人已經坐在飯廳裡喝咖啡。見紫薇出現,只是冷漠的看她一眼,「瞧瞧,年輕人真好。在我們那個年代,敢比婆婆晚起,簡直該死!」

廚房裡,為了伺候陸夫人而增加的傭人們都笑了起來,那輕蔑的笑聲,讓紫薇漲紅了臉。

接下來,陸夫人要她負責籌畫陸家盛大的小年夜晚宴。雖然不用她下廚切切洗洗,但是龐雜的宴客名單,哪些賓客該安插在什麼位置,哪些人該請、哪些人不該請,什麼時機要送出請帖,密切注意哪些人要特地打電話去邀請,還有令人心力交瘁的菜單……上百個賓客各有各的禁忌,要在這些禁忌當中妥協,著實不是件容易的事。

她才十七歲,怎麼處理得了這些複雜的事?

投降說愛你(七)

紫薇沒事,倒是醫生被務觀嚇個半死。

只是盲腸炎不是嗎?腹腔是開始發炎了沒錯,但是也沒到病危的地步啊。這個偉岸的男子卻像是要痛打他一頓似的,凶著臉要他說實話,逼問著是不是該送加護病房?

醫生哭笑不得,若是這樣的病例都要送加護病房,恐怕加護病房擴建十倍也不夠用。

「先生……先生!你冷靜點,小姐……」醫生瞄了一眼病歷表,「范小姐沒事的,她現在只是麻醉昏迷而已。手術很成功,真的很成功!你先別這麼擔心……」

醫生的保證並沒讓務觀安心多少,他寸步不離的守在病床邊,希望紫薇清醒的時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

投降說愛你(六)

「你……」月季瞪著侷促不安的紫薇,實在很想拿手上的書敲醒她,「我第一次看到這麼蠢的女主角!我教了你半天,你是聽到哪裡去了啁?豬腦袋!」

「你這樣說不公平喔。」紫薇抗議了,「我演講和作文比賽都是全校第一唉,還代表學校出去比賽——」

「連『我愛你』這三個字都說不出口,枉費你的口才啊!我問你,你到底是去打架還是去示愛的?你有沒有一點少女天生的嬌羞和熱情啊?老天爺……」

紫薇望著地板,小臉紅通通的,「啊就……人家已經暗示得這麼明顯了,他還聽不出來,我有什麼辦法……」

這兩個……一個是木頭,一個是笨蛋,她這個軍師,真是苦命唷……

「先等我抄完數學作業。」月季無可奈何,「我們等等再研擬下個階段的計劃。」

投降說愛你(五)

終於升高三了——地獄般的苦日子。

開學都一個禮拜了,月季的心還沒收回來,趴在桌子上,咬著鉛筆瞪向殺千刀的數學習題。

說到這個,就不得不佩服她那「戀愛不忘讀書,讀書不忘戀愛」的好友了。

紫薇天天都為了要怎樣感化那塊大木頭而傷透腦筋,可書照念,作業照交,學校推她的網站出去比賽,手上還有兩個演講和作文比賽要準備,又要開始煩惱推甄的事情……每樣都弄得好好的,有條不紊。

真不知道她是怎麼擠出這麼多時間的。

投降說愛你(四)

務觀去了美國,留在台灣的子敬就是他的眼、他的手。他們這對意氣相投的好友,從大學時代分別擔任學生會會長和副會長開始.就一直是好夥伴。

子敬生性淡泊,不喜歡名利所帶來的沉重壓力。他樂於當個總裁秘書獻策,卻不願被一大群人逢迎拍馬。

「……其實,當個秘書是委屈你了。」務觀偶爾會為好友惋惜。

「不,我很喜歡這個職位。」子敬總是輕鬆的揮揮手,「事少錢多離家近——老闆還供應豪華膳宿,不輸五星級飯店——讓你們去作牛作馬、勾心鬥角就好了,我喜歡隔山觀虎鬥。」

務觀拿這個沒野心的老朋友沒辦法,不過,少了他還真的不行。

投降說愛你(三)

從宜蘭回來後,紫薇顯得有那麼一點悶悶不樂。

務觀還以為她無精打采是因為期末考的關係,但是期末考都過了,她還是沒有精神,這就讓他擔心了。

望著堆起來好幾尺高的教養叢書,他有種書到用時方恨少的感覺。故意逗她,她也只是哀怨的望他一眼,又低頭繼續寫她的功課。

這太不尋常了。

他是絕對不相信自己的管束起了作用——紫薇的意志像是鋼鐵打造的,根本撼動不了半分——那到底是什麼問題呢?

投降說愛你(二)

「陸務觀是個大混蛋!」紫薇一到學校,馬上對著月季怒吼。

月季無奈的掏掏耳朵,紫薇去陸家多久,她就聽了多久同樣的開場白。「他又罵你喔?」

「罵?他罵得過我嗎?是他用小人步數欺壓我!」她越想越氣,「我早上又被扣點了!從來沒見過那麼龜毛的人!我的房間整不整理關他什麼事……再說,我明明收拾得整整齊齊的啊,不過是桌上放了一支鉛筆,他居然也要扣點!你說這有道理嗎?他比訓導主任還煩人,他以為他是誰啊……」

月季打了個呵欠,覺得耳朵都快長繭了。她這位好友終於見到心目中的長腿叔叔,甚至還被收養……其實她是很替好友高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