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Seven 後記

當龍族和排行第五的洪荒結盟的時候,SEVEN以為又得迎接一次硬仗。這次不同以往,洪荒很低調,要收集情報不是那麼容易,而他們一定被研究的很徹底…兩次公會戰早就成了經典。

曼珠沙華營運這麼久,時時有微調。系統的最高原則就是「平衡」。雖然就遊戲總人口數來說,一百人以上,三百人以下才算是小型公會,避免大型公會用人海戰術壓迫小型公會,所以公會戰的參戰人數每公會只能百人參與,但也不是說,百人以下的公會就完全沒有招架之力。

Seven 之三十一

侯君入牢,連國主都去探監,他們SEVEN當然更不意外…只是玄單獨去探監,探到自己也坐牢了…這個「探監」到底是怎麼探的,實在令人納悶。

「沒什麼,」玄淡淡的,「我沒管系統警告,朝他丟板手。」

「………」

啞口了一會兒,漱芳謹慎的問,「唔,玄,你是不是反對我和他在一起?」

Seven 之三十

雖然說,夢境過渡系統對他們來說不是很有用…最少不會把現實和曼珠沙華搞混,像是某些夢境過渡系統無效的患者。

夢境過渡系統,顧名思義,就是退出遊戲,會經過一小段淺夢清醒期,緩和的轉換現實與夢境(全息遊戲)的認知,不至於混淆的系統。

Seven 之二十九

因為有過一次經驗了,這次他們自己人倒是很淡定。

打完以後開了次內部會議,只是多了兩個國主級的嘉賓,大家套好話以後,才各自解散,讓玄專心寫戰記。

於是論壇暴動兩個鐘頭後,署名為「SEVEN 玄」的公會戰記,已經平靜的發上去,鉅細靡遺的說明了這次公會戰的部署和戰略,甚至連龍族公會的公會性格側寫都如實報導,什麼都沒有保留。

Seven 之二十八

EU也不是真的沒腦子…沒腦子怎麼可能統合起這麼大的菁英公會?他率領剩下的五十八名好漢回返主城途中,一面聆聽被殺出去的會員會報,並沒有發脾氣。

他在人格上讓漱芳的側寫拿捏得極為準確:被寵壞的幼稚孩子王。但不能不提他也應對機靈,智商極高。不然光憑著長得好嘴甜哪能因此獲得父母師長朋友夥伴的歡心與信賴,能夠趾高氣昂的欺負看不順眼的人包括自己的親弟弟…長輩幾乎都偏向他,頂多笑罵他一聲「太頑皮」?

Seven 之二十七

能讓「偉大存在」的陌桑國主青眼有加,自然是這群SEVEN的縝密戰術和情搜能力高強,又能在看似最平淡無奇的隊長漱芳手底下徹底整合、徹底執行的緣故。

進入曼珠沙華一年多,他們早就用各式各樣的方式克服了路癡這個幾乎等於無解的障礙。像是鍵乾脆的把整本詳盡地圖集背下來,玄靠指南針默計距離,漱芳牢記各大標的為方向並乾脆的擴大「感受」…總之,不管是用什麼方法,已經克服了這個嚴重的障礙。

Seven 之二十六

頭暈的漱芳想辦法勸退他們倆。他們是知道些什麼的人,並不想因為這種小孩子玩意兒害這兩個國主級的「偉大存在」因此坐牢或其他更嚴重的懲罰。

陌桑國主溫和的舉起手,莫名的威壓讓夜沁和漱芳都閉上了嘴。他依舊俊秀纖雅,淡然自若的說,「自然是申請過關了…不然也不能來幫你們。系統並不如你們想像那麼不近人情…只要有合情合理的理由,就能申請並且通過。」

Seven 之二十五

靠著疊加到三倍速的疾行丹效果,這個斯文的機關術大師劍俠,錯身時飛快的支解破壞了木馬流牛的部份關節,牽一髮而動全身的破壞了EU手上最後的王牌。

所以說,這個時代,不只是知識才是力量,資訊更是力量中的力量。身為一個機關術大師,在龍族和他們開始起衝突的最初,就開始注意龍族的動向,發現負責採買的單位正在收購幾樣非常稀有罕見,但幾乎沒什麼用處的機關術物資。

Seven 之二十四

他怒氣勃發的衝進鐵匠鋪想翻桌…可惜翻不動。人家鐵匠鋪的工作桌是精鐵鑄的,不是他這麼一個蛟族聖殿勇士(狂戰士之類)能隨便翻的。

何況中都的npc鐵匠鋪老闆和夥計虎視眈眈、目光極為不善的瞪著他。

貳連眼睛都懶得瞄他,繼續打他的鐵。殺了這小屁孩太多次了,他開始覺得無聊。雖然衝動易怒,但他不真的是個二貨。他的志願的確是當個庖丁解牛的屠夫,但不是發瘋的殺人狂。

Seven 之二十三

曼珠沙華不是很鼓勵使用傳送陣,所以隨著等級提升,傳送陣的價格節節高升。

官方認為已經有了可以御劍飛行--雖然有撞山墜海的危機--又有海陸空多種座騎可供選擇,甚至還開放了大眾交通工具:比較慢的各式驛站,又有記點可快速飛回的爐石。曼珠沙華的基調還是著重在「第二種人生」,長途旅行也是人生的一部份。

所以傳送陣四通八達,但價格也是驚出人眼珠子的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