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蝴蝶起舞時(舊作收錄)

最愛(完)

「天下無不是的父母!」什麼都不知道的姑姑對著她吼,「哥哥這麼疼妳,不學好跟男人廝混就算了,居然連眼淚都沒一滴!妳是不是人哪?啊?妳是不是人哪?」衝過去要撕打她,讓叔叔們勸住了。

望著躺在棺木中的父親,她反而淺淺的微笑起來。

帶著恍惚的笑容,她看著父親下葬。秋紡的行李根本沒打開過,整個房間像是沒住過人似的,只有床的中央,有著蕾絲躺過的小小凹痕。

抱著蕾絲,她就要離開。

最愛(四)

電話那頭的聲音,很是熟悉,卻也陌生而森冷。

「怎麼會有我的電話?」高漲的情慾瞬間熄滅的只剩一堆灰燼,開始積著冰霜。

「打去公司問的。」

拿著話筒,兩個人隔著遙遠的電話線,沈默。

「回家吧,秋紡。」電話那頭先屈服了,「妳爸爸要見妳。」頓了一頓,開始有哭聲,「媽媽也非常想念妳。」

最愛(三)

第二天,琉璃見了她,張嘴像是想說什麼,秋紡耐心的停下來,等她說。琉璃卻紅了眼眶,哭出來。

靜靜站了一下,她遞了面紙,回到打樣台。工作時,隱隱約約聽見了琉璃的啜泣。

秋紡卻不很關心她的哭泣。

終究,琉璃還是放秋紡回到成衣廠去。她苦澀的笑了一下,秋紡沒有一絲不捨,就像她來的時候一樣。

但是琉璃的心,卻像是開了通光的大洞。無法痊癒的痛。

最愛(二)

這個禮拜,顯得分外的漫長。

日日裡坐立不安,總要穩住自己往工廠跑的衝動。往往不過中午不起床的琉璃,居然在星期一十點不到,就出現在秋紡的打樣間。

她連頭都沒抬,指了指掛得整整齊齊的外套。沒有量過尺寸,居然如許合身。在打樣間的落地鏡前面,連琉璃自己都愛上了穿上一襲春天的自己,雖然是秋裝。

「真好看。」

「當然。」秋紡還是不說話,繼續剪裁著手上的布料。

最愛(一)

前言:看起來會心情沈重,所以…

心情不好的請跳過該標題,害怕異常的請跳過該標題,道德感高尚的也請跳過該標題。


琉璃站在成衣廠涼爽的辦公室,等得有點不耐煩。她在心底暗暗的咒罵著,若不是看在過往合作愉快的份上,早該甩頭就走。

她拆開一包新的維珍妮,讓薄荷的香氣驅走部份不快。

等經理進來時,一整個煙灰缸都是維珍妮的屍體。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詹小姐…」

可愛的情人(完)

臨回家,又下雨了。向來不愛戴傘的我,只好狼狽的躲在屋簷下望天。

隔街看見應當出差去的方,我高興的叫他……

我想他沒聽見。因為他正俯身聽著身邊矮他一個頭的金髮女子說話,撐著那把熟悉的黑雨傘。他的表情。她的表情。將世界隔絕在傘外。什麼也聽不見。

我聽見了,玻璃在心房裡破裂的聲音。緩緩的流出後悔的滋味。主任。對不起。我不該,喋喋不休的說那些廢話。

全身的力氣像是被抽乾了一樣。

可愛的情人(八)

「哦?倒是沒有聽妳說過。」烈拖過一張椅子,反過了跨坐著聽。

「我和方是網路上認識的。」輕輕嘆了口氣,「那時我在花蓮。」

「是嗎?」烈低頭思索了一下。

「不用算了。那時我還在婚姻中。如果你要譴責我的不忠……」

「我幹嘛譴責妳?還有,什麼叫不忠?如果因為愛情變成貞操的交易,那還是早早了結算了。妳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對不對?」

我盯著烈笑笑的臉幾乎一分鐘,說,「對。」

可愛的情人(七)

這是四天前的事了……我一再回想,看不出有什麼不尋常的訊息。

彷彿跌入茫茫人海之中,心裡一陣陣的發著冷。

每天每天,我如常的上班下班,如常寫稿理家。沒人知道,時時刻刻,我讓焦慮煎熬著,苦苦等著,等著。

為何,為何我又會愛上了方呢?難道摧心的感覺沒有讓我學到什麼嗎?為何…… 總是等我安心了…… 篤定了…… 相信了…… 才冷不防的,猛然被驚醒?

從被愛戀的迷夢中,殘忍的,驚醒。

可愛的情人(六)

「你總要給她個交代。這樣混下去,也不是辦法阿。」因為太過度疲勞,我在沙發上睡著了,迷迷糊糊中,聽到青書跟方說話。

交代?

「交代?結婚嗎?」

「那當然。要不然,沒事就跑到我家過夜,鄰居會怎麼想?萬一弄出小孩來,怎麼辦?」

這小鬼……不能說話像小孩點嗎?

「是阿,方叔叔,多個弟弟是沒有什麼,不過勒,以後推算生日和結婚紀念日,不免會覺得尷尬。」

挖勒……青棋……你被青書帶壞了。

可愛的情人(五)

「一個人會怕嗎?我有事得離開。」方看著我,很不放心。今天書和棋到道館去了,家裡只剩我一個。

「你得擦藥阿,我是不害怕…… 」他不放心的看著還在發抖的我,勉強對他一笑。

「我們去烈哪兒擦藥,我會在那呆到書和棋回來。你可以放心去做你要做的事。」

走進烈的咖啡館,樣子著實狼狽。方的額角被K破皮了,匆匆上過藥便抱了我一下,急急的走了。

烈透過墨鏡看著我們,「要這樣難分難捨,就不要打架打得頭都破了。」

他笑笑格起胳臂擋著,沒提防我沈靜的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