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仙歌-大明朝

洞仙歌 (完)

後來我被幾個奉「主人」之命而來的祭司撿回去,他們自稱是歸虛神民。大概是修仙者內建翻譯米糕的關係,我們倒是沒有什麼溝通上的困難…甚至因為我那半吊子的巫,讓我和這群神民相處得還不錯。

我居然抵達了慧極,超奇妙的。

這裡照凡人的說法是黔郡,但歸虛神民卻尊稱為「地根」,據說修仙者畏懼的稱之為「寂滅之地」。

洞仙歌 之三十七

我不知道無名為什麼沒有瞬移…也許是太耗力氣,也可能是雲夢大澤的哀鳴造成了五行更糾纏而混亂狂暴,雖然追得很緊,但真正抓到我只有一次。

無窮說得對,他犯了絕大禁忌墮入魔道了,所以無盡惡意和死氣冒了出來。但我可是…可是雲夢所託的巫!扭曲逸脫大道的跳樑小丑…不要太張狂啊!

洞仙歌 之三十六

百年之後,我們又回到起點的雲夢遺跡。

沒想到當初的巫陣依舊完好如初,借來的規則沒有被收回,完美無瑕的繼續運轉。雖然構成巫陣村落的人們一個都不認識了…但我從他們的臉上,看到過往的熟悉。

沒錯的。是百年前我認識的村人們…的子孫。跟他們的祖先相同,楚人就是楚人。依舊稱我為「神子大人」,為土地祈禳,替孩兒祝福。

洞仙歌 之三十五

除了陸家老二這個可怕威脅外,這百年真的很好玩。也是這段時間我們重逢了朱煐(那個傀儡八王爺),同時被他雷個半死…跟很多人與非人,相識、分別、重逢。

其實修仙也不是很沒意思…或許是因為,我是個修仙皮巫婆骨的傢伙吧?我到這世界都一百多年了,還沒學會長期入定閉關。一直是饒有興味的與各式各樣的人和眾生打交道。

洞仙歌 之三十四

無窮出關後,跟著我在雲夢視察以前他們家老二留下來的法術痕跡,搖了搖頭。「嘖,傷好得也太快了…但很笨,缺少記憶也只是式神的料…如果是我或陸修寒,才不會送這麼個拙劣的法器而已,起碼也要做到覆蓋性廣域攻擊,或者是乾脆混亂雲夢大澤…反正啟濛地祇都衰老到很好欺負了…」

「…喂。」我目光不善的瞪著他。被他整怕了的阿花縮在我後面狐假虎威的發出嘶吼。

洞仙歌 之三十三

寫在前面:

設定之一,不寫不行。但若真的看不懂,請告訴我我設法修改看看…

我知道很枯燥,我也很恨自己為甚麼這麼追求合理性…追求得腦漿沸騰好幾天。

真的有病欸我…(哭)


因為凝嬰了,所以無窮比較常跟我聊道門的注意事項,不免常常提到慧極。

據說慧極的命名是因為當中最大的陸塊就叫做「慧極大陸」,不像地球陸塊這樣四分五裂,慧極星的大陸塊只有慧極和太極兩大陸,包圍著星羅棋布、數以千萬計的星繁諸島。

洞仙歌 之三十二

我以為閉關十年百年已成常態的無窮會表現的比較平靜,事實不然。等知道錯打了我的屁股以後,立刻輕聲軟語的道歉,又化身為袋熊之類,把我抱在膝蓋上非常親暱,蹭得我脖子直發癢,笑個不停。

「別這樣!」我用力推開他的頭,「有什麼好聞的?你狗啊?!」

「鸞鸞好香,」他一臉陶醉,「有花、青草、風的味道…生命的味道…」

洞仙歌 之三十一

十年,並不像別人想像的那麼難熬。事實上,我覺得一天天過得極快,每時每刻,每日每月,春夏秋冬。

被我祝福過的嬰兒,轉眼就會走,會跑,會說話。草木春萌、夏繁、秋熟、冬藏。閉上眼睛,感受著古老的雲夢大澤,像是和所有生命與非生命在一起,無聲而響亮的呼吸。

洞仙歌 之三十

那次閉關讓他跨入了出竅期,並且從出竅初衝入出竅中期。所以他熊抱我的時候,能夠一拳將阿花打入牆壁,終於佔了上風。才短短五年…實在太厲害了。

但他也受了不小的驚嚇…五年的光景,我也跨了兩階,進入預備凝嬰的階段。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搔頭,「大概是嗑藥嗑夠了?」

洞仙歌 之二十九

我們在雲夢大澤遺跡附近滯留的時間比我們想像的長…足足十五年。也不是有什麼特別緣故,而是無窮藥嗑夠了,內傷養好了,境界超過,非閉關衝等不可了。

一開始,這個喜憨兒還硬壓抑著抗拒,短短的入定就會掙扎著醒過來,甚至有幾次差點走火入魔。

等我領悟到他是害怕一閉關就失去我…不禁啼笑皆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