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侯君

燕侯君 (完)

長慶十六年秋。

李玉和李璃納悶的會合,趕往別莊。他們的娘突然派人過來急請,說要找他們一起賞荷,而且要他們別帶家眷或友人。

天知道,秋天賞什麼荷花…連荷葉都沒得賞吧?娘這是出什麼妖蛾子…

燕侯君 之四十二

翼帝一紙聖旨,逼死垂危的燕侯君。

雖然追悔莫及的翼帝試圖掩蓋這個消息,但是紙終究包不住火,隨著老御史的回京,迅速的蔓延開來。

向來溫謙從容的李玉聽到這消息時,正在兵部辦公,哇的一聲吐血了,污了半張桌案。

燕侯君 之四十一

惆悵的看著大軍盡出的煙塵,李瑞默然很久才淡淡的說,「我若是北蠻可汗,絕對不會把所有兵力押在一路。勤王令一出,燕雲空虛…只要有一路偏師…」她苦笑了幾聲。

「這支偏師應該還負責後續糧草,所以會挑肥的州吃。」阿史那平淡的回應,「然後席捲大批糧草,剛好去燕京會師,在勝利的天平押上份量十足的砝碼…」

「剛好跟在勤王之師的腳後跟…應變起來挺靈活的,進可攻退可守。怎麼糜爛也是燕國…」

燕侯君 之四十

大雪災是從秋末就開始的,一直到冬初範圍之大,為禍之烈,重災區的北蠻草原已經凍餓死不少牛羊了,老弱更是死亡甚多。這種惡劣天候,商隊自然是不出門的,但某些有遠見的部落,背著他們的大可汗,從嚴酷至極的雪地長途跋涉,悄悄的將毛皮拿去燕人手裡換糧食。

因為他們知道,大可汗和薩滿的話不能夠吃。凍死的牛羊馬匹,在冰天雪地裡能保持肉不腐壞,就算能撐到開春雪融,沒吃完的肉鐵定不能吃了。而損失了大批牲口,春天能放牧繁衍的馬匹牛羊銳減,更不能拿來當糧食。

燕侯君 之三十九

雖然有「為臣不易」的覺悟,李瑞還是被迫很不容易的間接替翼帝收拾部份爛攤子。

原本她和阿史那仔細從頭到尾推敲了一遍,品咂出點兒翼帝表面震怒實則保全的滋味兒,打算從善如流的進入雪藏階段…讀書人就是麻煩,什麼彎彎拐拐不直講,都講究什麼「會心」、「隱喻」,跟他們打交道,非得吃個幾瓶天王補心丹不可。

「七公主長史,」李瑞皺緊眉頭,「這個由頭,不怎麼妙。」

燕侯君 之三十八

寫在前面:

這章可能有點枯燥…

其實可以跳過,只是不寫我又覺得手癢。為甚麼我要寫這個呢…明明爆字數了…(牢騷ing)

—–

長慶八年春末,李瑞祕密再嫁,仲夏回返賢良屯的途中,前往京城拜訪兩個哥哥,只停留了幾天,就返回幽州。

燕侯君 之三十七

阿史那和李瑞,在蘇州消磨了短短的一段時光…他那特別的丈母娘稱之為「蜜月」,堅持他們非去玩上一段時間不可,而且悍然拒絕李瑞提議的家族春遊,只把他們倆趕出門。

江南春色正好,但這兩個一輩子除了打仗和教打仗的教官,饒有興味的蜜月旅行,除了晚上的春宵外,其他的時候,還是三句不離本行。

燕侯君 之三十六

但事後的發展卻讓慕容燦非常失望。這兩個廝殺漢根本沒有花前月下的戀愛覺悟,而是用一種簡易軍事會議的態度商量了後續,非常公事公辦的跟她報告。

她真的很想撬開這兩個死孩子的腦袋是不是少了根名為「戀愛」的弦。

簡單說,他們倆要成親了,但不打算操辦,準備隱瞞起來。若不是李瑞還有點燕朝女子的覺悟,搞不好連娘親都不會知道。

燕侯君 之三十五

可她全身緊繃,進入全面備戰狀態時…阿史那卻出人意料之外的向慕容燦謙恭的示意,他有重要公事要上稟「燕侯君」,而且是重大軍事。

知府夫人慕容燦聞弦音而知雅意,立刻從善如流的撤出所有使女和僕從,並且把花廳嚴格的看守起來,不准人接近。

如果不是面上帶著詭異異常的笑容和滿臉的看熱鬧,倒也符合一個知書達禮的知府夫人形象。

燕侯君 之三十四

至於她娘說的,是她娘親那學究天人的奶娘所教…李瑞七歲就嗤之以鼻了,完全是騙小孩…慕容燦的奶娘只養到她五歲就因病去世了,這還是舅舅親口證實的。

但李瑞也知道,問也問不出來…她娘最強的一點就是離題千萬里,而且還擅長先下手為強。等被她繞得暈頭轉向,扯到完全忘記原始問題,直到想起來,都不知道是幾天以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