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姑兒-大明朝

蠻姑兒 現代小番外

二十一世紀初,魔獸世界。

一個叫做「墨餘君」的人類男術士正在大河之心釣魚。為了釣那隻該死的龜座騎,他已經耐心的釣了十天的魚了。

什麼情人節任務他都無心去做…應該說,情人節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蠻姑兒 之三十一(完)

正確來說,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一直都迷迷糊糊的。

巨大的疼痛撕碎了我,我真的很努力,但我生不出來。我知道一定是出了什麼差錯,我猜是胎位不正之類的…但三個穩婆,卻束手無策。

我還記得的是,仙心不顧禁忌衝進來,在陣痛和陣痛中的緩和期,我緊緊握著他的手,希望汲取一點勇氣。

蠻姑兒 之三十

這是王家二十年來第一次「有了」。

等我知道這個正確數據,默然無語好一陣子。仙心說什麼都不肯去浙江了,二哥也不幹,他說小侄子出生他沒看到怎麼辦?

(二哥,還有五個月啊五個月。而且小侄子出生你在要幹嘛?你會接生?)

蠻姑兒 之二十九

其實我還真不知道我有了。當然仙心也不知道。他剛有這張高背椅,正是興致勃勃的時候,要不是二嫂和四個小妾正式開打,二哥回來救火,他得去浙江坐鎮,他還捨不得走哩。

以前浙江難搞,就是因為浙江州牧不但貪,還貪得很愛面子。這種人超難搞的,管事不知道換幾個,實在沒辦法,這攤生意又不比江蘇的小,只好讓二哥辛苦往來,才算是鎮住陣腳。

蠻姑兒 之二十八

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皇帝把進士們邀去吃飯喝酒,當然沒我什麼事情。

仙心拿到狀元坦白講,我沒什麼感覺。反正仙心是大神級人物,做什麼我都不會意外了。想想之前那個蠻姑兒眼神真差,其他姑娘也沒眼光。這麼好的神級人物卻因為面目平凡,少條腿而已就不知道欣賞,太太膚淺。

蠻姑兒 之二十七

抵達京城時,已經日暮。

京華煙雲原來是這樣…薄薄一層塵土浮在北京城上,讓夕陽一照,像是暈黃的雲靄。

我一下子看呆了。突然想起我唯一一次的去一○一,是我妹帶我去的。輪椅還卡在電梯口很尷尬,好不容易才觀景台。我妹還抱歉的說,應該晚上來,但老媽不讓我晚上出門。

蠻姑兒 之二十六

仙心的身子一直都弱,但他畢竟是個血氣方剛的青少年。即使天一冷他就會有點鼻塞頭疼,但要求一個初試情滋味的青少年,身邊躺著老婆卻不動念…其實還滿難的。

但大夫凝重的警告過,所以我們勉強維持三天一次的頻率(還常常守不住)。

蠻姑兒 之二十五

炸得最兇的,是葳蕤院。

這次我已經下定決心,甚至好好回想了「這不是肯德基」的廣告,非常努力的抓住精神與要訣,讓王仙心先生很是目瞪口呆了一回。

「…不行!」他撈起滿地打滾的我,「十天都沒捨得讓妳去,去京裡要走個把月啊!怎麼可以,說不行就不行…」

蠻姑兒 之二十四

但我沒辦法阻止他之前腹黑的副作用。

我想應該頂多去周大人家唱KTV,我覺得還滿有意思的。結果是所有有園子的人家都來請我們去唱KTV了。所以說,有個太有才華的丈夫是很辛苦的。

經過周大人的宣傳…我敢說有擴音器他會乾脆去大大放送,省得要一講再講。總之就是把我們倆都捧到天上去了,說我們是什麼比翼鳥連理枝,誇張肉麻到我想一頭撞死。

蠻姑兒 之二十三

在這個男尊女卑、嚴守禮教的社會裡,咱新科榜首的宣言是很有殺傷力的,也讓他的聲名下降不少。

至於詳細是非議些什麼,我這深宅大院的已婚婦女哪會知道,只模模糊糊聽說幾句。說他懼妻如虎的有之,說我馭夫甚狠的有之,講得最難聽的就是我婦德不修,整天只想拋頭露面,仙心怕我只好依從之類…

雖然跟事實一點都搭不上邊,但邀約就減少到等於無。本來我還有點安慰,但我忘了周大人了…